*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5

    累積人氣

  • 6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50--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剛剛還哭得一蹋糊塗的南優賢在情敵面前馬上收起亂七八糟的糟糕形象,除了紅通通的眼眶跟鼻頭以外全都回覆成一本正經的模樣,學著金聖圭的不知變通,給尹斗俊來了個死板板的折疊鞠躬。
  「前輩好。」尹斗俊真是來看F的話把花交給F經紀人就行了卻刻意交給金聖圭,這如果不是居心不良他南優賢就跟他姓改叫尹優賢。
  「喔…嗯……」尹斗俊看著金聖圭,吞吞吐吐的問:「聖圭最近有空嗎?想找你一起吃個飯……」
  不要用這麼低劣的泡妞技巧在我面前約我的聖圭哥!
  南優賢一秒把準備要齜牙的表情收起來,占有性的摟住金聖圭的腰,表面上看起來只是弟弟跟哥哥撒嬌,金聖圭給他摸頭抹眼淚的動作也加強了這個視覺效果,但是號稱眼見力之王的外星人南優賢完全沒有露看尹斗俊那打量著他們的眼神。
  金聖圭這下更覺得是兩隻一大一小的兩隻狗正在爭寵,不過這根本用不上比較,他從來就沒考慮過除了南優賢以外的人,於是朝尹斗俊甜甜的笑一笑:
  「最近行程很滿沒什麼休息時間……」
  以行程為由是藝人在委婉拒絕時常用的手法,而且對方也無法得知是否真的很忙,金聖圭順了順南優賢頭頂翹起來的頭髮,也一併順了順南優賢因為尹斗俊出現而浮躁的嫉妒心。
  看著尹斗俊垂頭喪氣離開的背影,南優賢得意的把金聖圭抱進懷裡:
  「哥,最近有空嗎?想找你一起吃個飯。」用著跟尹斗俊一模一樣的台詞,也不知道是在耀武揚威給誰看。
  臉頰蹭著臉頰,過於親暱的動作讓金聖圭有些害怕的推開他、小心翼翼的探看確認周圍沒人看到才鬆了口氣,顏色漂亮的菱唇似乎想說什麼,又嚅囁著吞了回去,只是紅透了耳根。
  面對尹斗俊時自信滿滿、揮灑自如的一面在南優賢面前自動消失的無影無蹤,不爭氣的心臟又趕上了速度不斷往上增加著心跳數,南優賢也不介意他沒有回答,只是抱住他隨意找了個沙發坐,親暱的用鼻尖蹭著他的頸側。
  「哥,回宿舍我煮給你吃,一輩子都跟我一起吃飯吧。」
  「……嗯。」好啊,一輩子都一起吃飯的約定,但是……看南優賢甜甜的笑容,金聖圭抿了抿嘴。
  把他欲言又止的表情看進眼底,南優賢知道金聖圭又開始了,想著要怎麼拒絕他。
  懷著各自的心思直到F結束演出,整個後臺鬧哄哄的開始善後,F與工作人員後面還有聚餐的預定,V則是為了明天的行程決定先回宿舍休息,兩人來到停車場出口處,等著經紀人取車出來,南優賢看著金聖圭從尹斗俊走後就一直有些恍神有些悶悶不樂的表情──金聖圭偽裝的很好,應該也只有他發現了他的情緒低落──伸出手握住金聖圭的手。
  牽上手的瞬間,金聖圭一震,手反甩,南優賢早有心理準備,抓穩了沒讓他甩掉。
  「哥。」南優賢低聲輕喊,在冷清的只有偶爾經過的車子的停車場出口,他這聲呼喚像是唯一有溫度的存在:「我是認真的,我想跟你在一起。」重複又重複,只想知道到底是什麼讓金聖圭不肯對他點頭。
  金聖圭眨著眼,厚厚的眼線與亮橘色的眼影將他的眼睛勾勒出一種清純的無辜感,跟著眨眼動作而上下扇動的睫毛微微顫動著,眼神裡轉著,都是掙扎。
  南優賢一瞬間也不眨眼的只盯著他看,他沒有一次這麼希望自己真的有超能力,想要再次看透金聖圭的心。
  「……我不會跟你在一起。」
  金聖圭的眼裡逐漸積蓄淚水,軟軟的唇被自己咬著、咬著,南優賢伸手去想阻止他自虐的行為,卻被他躲開了。
  「你必須放棄我,我也是。」
  金聖圭轉過頭去不再看他,拉下帽子阻斷他觀察他的視線,但小小的帽子卻擋不住微微顫抖著聲音與不斷深呼吸的胸膛。
  「哥,你想答應。」南優賢肯定,金聖圭在害怕,他不是不想答應,卻有什麼事他怕的寧願傷害自己也不願意點頭:「哥,是我,不是別人,是我,不用怕……」靠過去想要抱一抱金聖圭。
  「我沒有怕!」金聖圭大力揮開南優賢的手,整個人轉到背面,拒絕溝通:「我只是不想跟你在一起!」
  說謊,金聖圭明明就在說謊。
  南優賢覺得自己似乎快想到了,只要告訴他再多一些──但是金聖圭拒絕溝通的背影卻讓他猶豫是不是真的要衝上前去、強硬的去猜測金聖圭的內心,莽撞的猜出金聖圭的心事是不是真的好……
  「聖圭,怎麼在這?」
  一聲喇叭聲插入他們倆之間,從停車場裡取了車要離開的尹斗俊降下車窗,一臉擔心。
  金聖圭回過頭,只留給南優賢一個欲哭卻依然強硬憋著的眼神,衝過去坐上副駕駛座:
  「開車!立刻!」
  「哥!」南優賢發誓!尹斗俊在金聖圭看不見的角度,露出令他討厭的笑容。
  「聖圭!金聖圭!」南優賢氣的跺腳,卻無法攔住人:「金聖圭!不准逃!」
  副駕駛座的車窗被迅速關上,性能良好的跑車一下子就消失在南優賢的視線裡。
  金聖圭坐在尹斗俊車副駕駛座上一語不發,隔壁尹斗俊也不敢說話,車子行駛的路金聖圭認不得,也懶得去認。
  他只想著從後照鏡看到的南優賢,氣的跺腳的樣子。
  「……嗎?」
  恍神著,尹斗俊的聲音只聽到最後一個疑問音。
  金聖圭也沒抬眼,朝窗外側著臉,不想讓尹斗俊看見自己一定泛紅的眼:
  「你說什麼?」躺在椅背上,一動也不想動,對是前輩的尹斗俊很失禮,但是他真的不想動。
  看見尹斗俊藉由正中間的後視鏡想要看他的表情,於是又把臉再轉的更過去,聽見尹斗俊有些緊張的呼吸聲。
  「你跟優賢……怎麼了嗎?」
  「沒什麼。」
  金聖圭覺得自己真是沒用,該切的切不斷,一直想著,放棄不了。
  「呵。」低聲的嘲笑了自己,金聖圭把眼淚逼回眼眶不想讓尹斗俊看見,他還記得自己是誰,也記得隔壁的人不是南優賢,要端好表面的架子:「我想喝酒。」
  「耶?」尹斗俊訝異的一聲。
  金聖圭沒有等他說話,只是堅定的重複:
  「我想喝酒,隨便找一家店放我下車就可以了。」
  「不可以。」尹斗俊話裡的堅定與他相仿,手上方向盤轉了個方向:「一起喝。」
  「……隨便你。」金聖圭躺在椅背上,深呼吸著,直到確認自己的表情正常,才轉回頭,車子已經停在店前。
  與尹斗俊並肩走進店裡,看著他熟練的跟侍者要了包廂、再跟著他走進包廂裡。
  尹斗俊點了幾樣小菜,金聖圭不想吃,卻被對方搶了酒。
  「空腹喝酒傷身。」尹斗俊將筷子塞進他手裡:「你吃,我就不攔你喝酒。」
  不乾不願的夾起小菜放進嘴裡,被搶走的酒杯也回到眼前,金聖圭咬著、喝著。
  覺得還是南優賢做的好吃。
  覺得自己真的很沒用。
  「嗚……」縮起肩膀、低下頭,憋不住的眼淚落在酒杯裡,死死的不肯發出聲音,幸好對面的尹斗俊也很安靜,一句話沒說、沒有安慰沒有遞上手帕,就像不存在一樣。
  就像全世界只剩自己。
  大勢新人又怎麼樣,只能喝酒。
  還是好喜歡南優賢。
  還是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
  尹斗俊靜靜的一言不發,只是看著金聖圭喝悶酒,原本說著一起喝,但其實他喝的只是水。
  金聖圭很能喝,高酒精度數的洋酒一瓶一瓶乾,尹斗俊不心疼錢,卻心疼金聖圭的身體,直到金聖圭軟軟的醉倒、趴在桌上小聲的哭,尹斗俊這才拿走他手中的酒杯。
  抱起癱軟的像水一樣的金聖圭,尹斗俊聞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酒香味、體香味、保養品的甜香味。
  「……那一次你也是睡著。」那一次在練歌房包廂裡累壞了的金聖圭也像現在這樣偎著他睡,臉頰也是這樣貼著他、擠成奇怪卻可愛的形狀:「在男人身邊這樣醉倒、睡著…有多危險……你知道嗎……」
  「唔……優賢……」輕輕的呢喃,屬於金聖圭那清亮而特別的聲線沒有受到酒精影響,還是悅耳好聽。
  看著金聖圭粉嫩的薄唇在眼前蠕動著喊出南優賢的名字,尹斗俊暗了暗眼神,將他放進副駕駛座。
  「南優賢……嗎?」手指描繪著金聖圭軟軟的菱唇,尹斗俊踩下油門。
 
 
------------
 
最近用電腦的時間劇減
今天有開電腦就趕緊來更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