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5

    累積人氣

  • 6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45H--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聖圭,我愛你。」輕輕吹在金聖圭耳邊,像是催眠一樣安穩而甜蜜的音調:「聖圭,我要你。」
  被拉到臀部下方的褲子少了能卡住的支撐點,順著金聖圭白嫩的雙腿往下滑落在地上,南優賢握住那曾經造訪過一次的部位,緩緩套弄。
  「唔…哈啊……」跟記憶中一樣,顫抖般的喘息,簡直就是引人犯罪的呻吟。
  只要是男人,腿間被人如此摩擦,非關自己的意願,金聖圭雙腿打顫的只能被南優賢抱在懷裡,撫弄、搓揉。
  手裡握住的部位很快滲出水來、興奮的頂開包覆的皮層,露出粉色的圓弧狀頂端。
  「優賢……啊……」
  金聖圭的呼喚簡直是要人命的糖,就算是陷阱,南優賢也會義無反顧的往裡跳。
  將礙事的上衣從金聖圭身上扯開,讓這個令人憐愛的哥裸身被抱在自己懷中,南優賢咬著他的後頸,將人往臥室帶。
  即使是在宿舍客廳,全裸的羞恥感湧上心來,被迫移動的同時雙腿間依然被人掌握,走路的晃動中又加上南優賢所帶來的顫慄,從未體驗過的挑逗舒服又刺激的讓金聖圭幾乎要哭出來。
  「不……」完全是依靠著南優賢才能移動,金聖圭癱軟的靠著南優賢的胸膛,氣息一口一口的緊促起來,雙腿軟的沒有力量,被南優賢握住的地方卻精神的越來越挺,一點一點的水珠往下直滴。
  「聖圭,靠著我。」南優賢也扯掉了自己的衣服,兩具同樣高溫的身體赤裸著貼在一起,隨著移動而彼此接觸、磨蹭。
  「嗯…不……優賢,放開……啊嗯……」
  南優賢一手攬在金聖圭腰間,從懷裡人緊繃著的肌肉就知道他快到了,不但沒有放開,腰上的手反而往上掐住乳尖用力轉了一下。
  「呀啊!」金聖圭尖叫著,兩腿一軟,南優賢趕緊撐住他才讓他沒趴地上去。
  精神的肉柱已經把他的手染的一片全濕,滴滴答答的落著一點一點白液,看著臥室就在眼前,南優賢卻不想等,手指彎起,往頂端那因為勃起而露出的小口摳著。
  「不、不要……」微微刺痛,但更多的是被撫慰的快感,金聖圭緊繃著忍著,南優賢卻不如他意,放在胸口挑逗乳尖的、與下方掌握快感中心的手指同時,以相同的頻率左右搓揉。
  「嗯、啊、啊啊……」
  推著金聖圭往前走,讓他隨著步行,就像是自己將下身往他手裡抽送一般,距離臥房只剩僅僅幾步路。
  掌心裡漲到極限的肉柱不能更濕,南優賢側過頭,含住金聖圭的耳垂:
  「聖圭,我愛你。」
  手縮小了圈握的範圍,用力滑動一次來回,緊繃著的肉柱接受到強烈刺激,南優賢甚至可以感覺到上頭憤起的血管硬度。
  「嗯──啊啊──」
  金聖圭達到高潮的呻吟迴盪在空曠的客廳,一股白色的液體噴向半空,斷斷續續的噴發,讓他真的沒了力量支撐自己,南優賢把人打橫抱起,直接放到下舖,白色的體液隨著兩人移動一路滴落在地板上,顯得情色滿滿。
  南優賢沒有給金聖圭喘氣的時間,被沾染的濕潤的手直接探向後方穴口,金聖圭全身癱軟的想要推拒。
  「孩子們…成烈…他們會……回來……」
  但他上氣不接下氣的聲音即使是氣急敗壞,聽在南優賢耳裡只有藏在高溫呼吸中那還沒散去的熱潮。
  「他們在醫院陪明洙,沒那麼快回來。」
  「嗯嗯──」後方入口被探進了一指,金聖圭繃緊了夾住,卻被南優賢一掌拍在屁股上,清脆的啪一聲,錯愕的同時也放鬆了緊繃:「等…不要……嗯啊……」
  被南優賢抱起來、翻了身,半強迫的趴在床上、翹高屁股,金聖圭只能抓緊雙層床舖前方的橫桿,感受到那只侵入的手指開始翻繳著讓穴口擴開。
  「嗚……」酥酥麻麻的顫抖強烈襲來,符合年齡的年輕氣盛讓金聖圭前方軟軟垂在腿間的部位又再次挺立。
  下意識的搖著腰去配合南優賢侵入的動作,滾燙的腦子裡居然還有時間懷疑南優賢是什麼時候進步的技術,彷彿一瞬間而已順著第一指開拓的道路第二指也跟著闖進禁地。
  「聖圭。」伴隨呼喚,南優賢的吻落在背後,一點一點的被咬著的小小刺痛也不痛,只是辦著性慾一起上桌的小菜,給逐漸升高的體溫又加上一層熱能。
  「啊…啊……優賢……嗯……」感覺不出後面到底是多少隻手指,金聖圭只能軟軟的趴著喊,胸口與床被的摩擦讓他覺得乳尖很漲、很腫,想要被人狠狠掐揉,說不出口的羞恥希望讓他只能自己偷偷動著,想要藉由摩擦被子減緩那種渴求。
  只是金聖圭不知道,他自己以為的偷偷,在南優賢眼裡看來是多麼明顯,被欲望折磨的開始挑逗自己,泛起粉紅的白嫩肌膚上蒸蒸的出了一層薄汗,在被子上磨蹭著乳尖的動作又可憐、又放蕩。
  「該死……」南優賢低咒,騰出一手去,用力掐住那沒得到撫慰而紅腫的乳頭:「你根本不知道你有多誘人。」
  「嗯啊啊啊──」突如其來的刺激正好對上無處宣洩的熱浪,金聖圭全副精神都只有被掐上了的位置,脹痛的乳尖被人掐在指間裡拉扯,下腹緊繃著,奔上第二次高潮。
  「嗚──嗚嗯嗯──」隨著精液噴發在被子上,金聖圭繃緊了全身,背後的肌肉線條被拉緊、繃直,白嫩的色澤就像是最漂亮的藝術品一般引誘著南優賢湊上去啃咬。
  金聖圭被咬住的瞬間又是一波繃緊、下身滴滴答答的流著水,臉頰埋進枕裡的動作讓南優賢不滿,強硬的把他臉抬起來,如願以償聽到抽抽搭搭的嗚咽聲。
  「嗚嗚……」軟軟的哭泣著,金聖圭連抓住床頭橫桿都沒了力,連續兩次高潮讓他全身癱軟、散發著高溫的餘韻。
  南優賢撤出手指,抓住他的腰骨,等待許久的肉刃直捅入穴。
  「優…啊、嗯啊──啊、啊──」猛烈的撞擊將金聖圭撞的說不出話來,
與亂七八糟的第一次不同,這一次他好好的做了擴張、將金聖圭挑逗到全身癱軟,後穴很容易的便吞下他,一張一合著隨著呼吸引領他侵入到秘密的地帶。
  腿間還在滴著水,後穴卻又是另一波高潮,金聖圭覺得自己幾乎要斷氣了,腦子裡什麼都無法思考,只能隨著南優賢的動作晃著腰、放聲喊。
  「嗚、優賢…嗯啊──啊──」
  好舒服。
  後方的熱量被一下一下撞進身體裡,腰上不屬於自己的力量強迫性的配合著律動,傳遞一波一波快感。
  身下人已經軟的沒有力,只任由自己撐著、隨心所欲的進攻,從他的角度能看見金聖圭因為趴跪的姿勢將白嫩臀部與粉橘色的穴口暴露在他視線中,完全征服的滿足感與身體上契合的快感加乘,南優賢更是欲罷不能的深深的捅入那個小小的穴口。
  「聖圭,你好棒……」由衷的讚美聽起來是那麼帶有情色意味,南優賢額上也同金聖圭一樣,冒著珠珠汗水,伸手握住金聖圭疲軟的地方,快而使勁的套弄強迫他第三次興奮起來:「我們一起……」
  「嗚嗚…不行了……」金聖圭哭著求饒,雙手緊緊抓著被子:「太…啊……太快……嗯嗯……」
  已經噴了兩次的地方被南優賢一意孤行的挑逗著又興奮起來,金聖圭覺得自己再沒有更多體力配合他。
  「你好美。」南優賢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個牙印,繃緊的肉刃無視金聖圭求饒,往那陣陣縮緊、次次收攏的穴口衝頂進去,擠壓著戳到裡頭的敏感處,不意外的聽見金聖圭一聲尖叫。
  「嗯啊啊啊啊──」
  隨著手裡被金聖圭再次噴的濕黏,包覆著南優賢的甬道也狠狠的縮緊、咬合,強烈的快感同時襲捲兩人,南優賢強硬的在收縮著的小穴裡頂到最裡,才放鬆的噴發在他體內。
  「嗚嗚、嗚啊…啊…嗚嗚……」金聖圭已經無法壓抑哭聲,南優賢一放開便整個人癱軟在床上,只能放任南優賢繼續留在自己體內。
  南優賢舔著唇,輕輕吻過金聖圭光裸的背。
  「哥…舒服嗎?可以再來一次?」
  其實別說現在金聖圭累的不會動,就算金聖圭清醒也不會回答這種問題,南優賢只是想這麼問,看著明顯是很舒服的金聖圭雙頰瞬間通紅就覺得心情很好。
  「哥,我抱你去清理。」南優賢用鼻尖蹭著金聖圭耳朵後方,親暱的撒嬌:「我愛你,全世界最愛你。」
  雙手施力正想抱起金聖圭,卻被一巴掌打在臉上,不痛,也不大力,在南優賢看來,金聖圭只是害羞。
  「先、收拾…外面……」
  他這麼一提,南優賢才想起來剛剛邊走邊脫、邊走邊做,從玄關到房門口,一地板的衣服跟精液。
  「好,我先去收,哥你躺一會。」南優賢隨便扯了條褲子穿上,一踏出房門就被門邊兩個人嚇到:「你們倆回來為什麼不開燈!」
  「哥你們在忙,開燈怕打擾……」李成鐘無辜的眨眨眼睛:「因為房門沒關啊……」順便捧上折好的衣服,地板上也已經擦拭乾淨一點痕跡都沒有。
  腦子裡缺了一根叫細心的神經的李成烈倒是歡快,蹦起來就往房間跑:
  「哥你們忙完了,可以進房間了吧?」
  「不可以!」
  南優賢大叫也來不及,李成烈已經衝進房間,南優賢跟著進來,只見還趴在床上全身赤裸的金聖圭正用手撐起上半身,全身上下只有南優賢剛剛隨手給他被上的浴巾掛在腰間,小腹以下若隱若現,白嫩肌膚上沾染滿情慾痕跡,身上一點一痕的牙印、紅痕,半趴半仰的姿態就像出水的人魚般艷麗,小小的眼睛還掛著淚、紅潤鼻頭一抽一抽的吸著,跟李成烈對上眼,臉色一陣紅一陣青比什麼都精彩。
  李成烈這下知道自己看到不該看的,遮著眼睛逃出去:
  「哥對不起我什麼都沒看到,我有明洙了真的相信我!」也不知道是在跟金聖圭道歉,還是跟南優賢道歉。
  南優賢一腳踢在李成烈屁股上,扯過浴巾把金聖圭包了個結結實實,抱著人就往浴室走。
  金聖圭從浴巾裡伸出一隻手,狠狠掐住南優賢的耳朵: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我剛剛說什麼了!!我說他們會回來!我叫你不要!我說過他們會回來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哥哥哥哥我的耳朵很珍貴啊啊啊啊啊」南優賢一路痛叫著把金聖圭好好抱進浴室裡放在小凳子上才敢空出雙手來拯救自己的耳朵。
  「你的耳朵珍貴我的屁股就不珍貴嗎!!」
  「哥的屁股最珍貴!我這次有先準備好哥你放心比上次還舒服而且沒有受傷!」
  「誰跟你說舒不舒服的問題!!」金聖圭咆哮著才想起外面還有兩個大活人,滿臉通紅的住了嘴,把南優賢兩邊耳朵都掐紅了甘心放手:「出去!我自己洗!」
  「不行!我洗!」南優賢謹記李成烈贈送的小冊子上的教誨,即使金聖圭要求自己洗也絕對不能答應,打開水龍頭調整水溫:「哥你看不到,我絕對不能讓你再發燒!就算你說什麼都不行!」
  「你──」
  「沒得商量。」南優賢面對面抱起金聖圭,讓他雙腿環著自己的腰,走到水幕下:「不管哥你說什麼我都不會讓你自己洗。」
  「你!」金聖圭氣結,但他住嘴的更大原因是,他珍貴的屁股底下,感覺到南優賢的下身又硬挺起來。
  溫熱的水流灑在身上,忍不住一縮,雙手抱住南優賢的脖子。
  「你、你…你只可以……你不可以……」臉上的溫度都快要比水溫還高,金聖圭埋頭在南優賢頸邊,結結巴巴。
  可是他不知道,他這樣根本就是在南優賢頸邊吹氣、把只發洩過一次的南優賢挑逗的更忍不住。
  「……哥。」南優賢托高金聖圭的臀,雙手分開渾圓的臀辦,略帶懺悔:「等一下一定幫你好好清理。」
  「咦?啊,你──嗯啊──」
  借姿勢之便,南優賢雙手往下一沉,輕而易舉的再次闖進金聖圭後方溫軟的穴口,除了南優賢以外沒其他支撐的金聖圭只有抱緊他這個選擇,剛剛才被完整開拓過的穴口還沒有收攏起來,南優賢一次就頂到最深,金聖圭仰高了脖子無聲顫抖。
  南優賢捧著他的臀瓣,把人抵在浴室牆上,快速抽插起來,背後的牆很冷,沖刷在身上的水溫暖了一點背後的冰涼,但兩人相接的地方炙熱無比,金聖圭被擁在南優賢霸道又強硬卻帶著一絲溫柔的懷裡,感受著他勃發的部位有多硬挺。
  「嗚…優賢……嗯……」被動的配合衝刺,金聖圭不懷疑如果南優賢放鬆支撐,他一定會馬上摔到地上。
  「聖圭,你好棒……」南優賢聲音原本就低,這下又刻意壓低了在金聖圭耳邊呢喃,水聲也無法混淆他的話清晰的聽進金聖圭耳裡。
  「嗯、嗯嗯……」
  看著懷裡的人只能蜷縮著被自己不斷往上頂,臉上有掩不住的疲憊,南優賢舔著唇加快衝刺的速度,沒有花俏的動作,就只是最簡單最原始的律動。
  金聖圭被動的被南優賢頂在牆上,跟溫暖的床被不同,冰冷的磁磚就像是在提醒他,他們是在什麼地方。
  平時只用以洗浴的區域被南優賢強制的染上情慾味道,熱蒸蒸的水氣裡混著兩人高溫的吐息。
  「優……嗯……啊啊……」腰部以下瑟瑟的發著抖,只能圈住南優賢的腰,更像是主動配合他的入侵:「不…啊……」
  後穴裡被有規律的衝撞,明明已經很累了,身體卻還是本能的收縮、咬合,把侵犯自己的男人帶到更深處。
  「嗚…深……太深了……嗚嗚……」
  眼淚才剛剛流出就被溫水沖走,南優賢卻湊上來親吻著他的眼角。
  「哥……很舒服吧?舒服到要哭了?嗯?」
  「誰…嗚……」露骨的話就像無形的手撫過皮膚,引起一陣陣羞恥的顫慄。
  「舒服的…說不出話了……嗯?」
  低沉的嗓音一口氣吹在耳邊,金聖圭即使想要否認也否認不了,南優賢帶給他的歡愉遠大於他們亂七八糟的第一次,羞恥的想挖個洞埋起來,白嫩皮膚因為羞憤與快感泛起一片片紅。
  「胡扯……嗯啊啊──」
  南優賢盯著他開口的瞬間,肉刃擠開內壁上頂,如願以償的聽見甜甜的一聲長長呻吟。
  「哥的聲音好棒……」南優賢惡質的改變衝撞的速度,把金聖圭頂的只剩下呻吟聲。
  「啊、慢一……啊、不、不啊……」快感將大腦弄的迷亂,金聖圭從滿滿水霧的視線裡只能看見南優賢壯碩的肩膀,肌肉用力而突起,充滿男人力量的性感:「別──啊──」
  腦子怎麼努力也忍不住呻吟,只能一直一直吐出代表愉悅的甜膩聲音,在回音效果極佳的浴室裡聽起來更像是重複播放一樣,聽的金聖圭自己連頭都抬不起,羞的一口咬上南優賢的肩膀,試圖阻止自己無法停下的呻吟,卻不知道這簡直是挑逗南優賢身為男人的底線。
  就像交歡中被人在背後留下抓痕是勇猛的勳章一樣,金聖圭又哭又喊的這麼一口咬下,南優賢遏制不住自己內心沖出的興奮與激動,也不管肩上是不是會被咬出傷來,架著金聖圭的腿將自己往他體內更深更深更深的頂入。
  雖然少了悅耳的呻吟,但肩上隨著衝頂而一口一口咬緊的力道也是另一種滿足,南優賢將金聖圭頂到只能發出嗚嗚哽咽聲,全身顫抖著連抱住他的雙手都不住發顫。
  「哥,你越咬,我只會越想狠狠愛你!」
  南優賢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心底最真的實話似乎嚇到了金聖圭,緊咬不放的潔白牙齒一張,終於放開被咬出血痕的肩膀肌肉,但金聖圭已經沒了組織語言的能力,只剩下一陣一陣的甜蜜淫叫。
  「啊、啊、啊啊──」後穴像是與疲憊的身體不是同一個現實一樣,不知停頓的收縮、咬緊,越來越快的痙攣讓南優賢知道他快要再次攀上頂峰。
  「哥,舒服嗎?」故意,咬住金聖圭的耳垂,吸吮著低問,深埋對方體內的硬挺立刻被死死咬緊,難以前進一分,金聖圭下身噴出有些稀薄的精水,才剛沾上南優賢小腹就被熱水沖走。
  達到高潮的金聖圭緊繃著死死抱著他,頭埋在南優賢頸窩發出憋不住的哭泣聲,即使看不見,也是說不出的性感,南優賢拍打著他的臀,強硬的再衝刺幾回才將熱燙的液體灑在他體內。
  等到南優賢將金聖圭洗乾淨,他已經累得睜不開眼,更別說反抗清洗,對南優賢來說也算是逃過一劫──誰知道金聖圭是要有體力的話,搞不好會把在外面聽的兩個小的跟他一起剁了都不一定。
  把金聖圭放在兩個小的已經很有眼力的幫忙換好床單被單的下舖上,不到一秒的時間金聖圭就沉沉睡了下去,南優賢拿著吹風機用最小風速給他吹乾濕淋淋的頭髮,雖然不知道金聖圭不願意跟他在一起的原因,但是金聖圭顯然沒辦法真正拒絕他,就算金聖圭嘴上硬梆梆的咬著拒絕也改變不了他們兩情相悅的事實,金聖圭已經屬於他,是他一個人的,看著金聖圭迷濛著蠕動小嘴的睡顏南優賢心裡是說不出的滿足。
 
------
說好的上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