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5

    累積人氣

  • 6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ABO]花落誰家--周葉

  那天是這樣的,一輛高級轎車直奔興欣網吧,在門口急煞急停,通體黑亮的車身、反窺視的車窗,還有車頭那個平常人家怎麼也買不起的品牌標誌再再讓人感覺到這輛車的不平凡,看場小弟包榮興擼起袖子就往外衝,興欣眾人也來不及阻擋,但是在那輛黑轎車門一開、車後座下來一人,包榮興那股衝上去就要狠揍的氣勢瞬間沒了,畫風變成失散多年血親相認──包榮興一把抱住車上下來的人嗷嗷亂嚷嚷。
  一時間畫面變得有些滑稽,被抱住的人一身筆挺西裝被揉成一團鹹菜,一眼看出問題在哪的蘇沐澄在旁邊掩嘴偷笑,包榮興聲淚俱下控訴老大拋棄嗷嗷待哺的他們將近一年,好不容易等到觀察力入微的喬一帆看出問題點,夥同羅輯、安文逸將包榮興從人家身上拔下來,車子裡才傳出他們熟悉的笑聲。
  「怎麼樣?笨蛋弟弟跟我長得很像吧?」正牌葉修抱著個小奶娃跨下車,笑嘻嘻地站在葉秋身邊,嘴上沒有咬菸,這不科學!
  「混帳哥哥!」冒牌葉修,也就是葉秋,氣急敗壞的拉整著身上的西裝,兩兄弟一個嚴謹一個散漫,擁有同一張臉氣質卻完全不同。
  蘇沐澄接過葉修手上的小奶娃逗著玩,唐柔、陳果也經不起綿軟白饅頭嗚嗚嚶嚶的可愛模樣瞬間被收服,自動自發從車裡拿下嬰兒用品,上二樓休息區逗娃去了,但是全明星選手方銳、退役後的技術部人員魏琛,兩名猥瑣流的大師卻沒這麼好糊弄,連拉帶揣把葉修弄上二樓──葉秋是自己跟上去的──就著小年輕一輩的面前開始對前隊長嚴刑拷打。
  娃娃誰的?──哥生的啊。
  一年去哪了?──回家生娃。
  娃爸爸是誰?──你們猜?
  娃多大了!──剛滿兩月。
  幾人掐指一算,感情懷上的時間是世界盃!難怪葉修一回國就鬧失蹤,還真的是回家生娃去了,這麼說,娃爸爸要不是419的外國人,要不就是國家隊的!
  立刻整理出新問題──娃爸爸是哪國人!?打不打榮耀?這個倒楣的Alpha是誰!?
  葉修咯咯咯笑的歡,說,中國人嘛,榮耀打得特別好,欸你們怎麼就認定是Alpha啦?也有可能是Bate啊。
  次噢,葉修說的榮耀打得特別好,那準是世界盃國家隊選手沒跑了,幾個人急急吼吼的開始推測娃爸爸是誰,只有蘇沐澄發現了葉秋臉色不對勁──從下車到現在沒有一點笑容,一直都是眉頭深鎖。
  把娃娃交給陳果抱上,蘇沐澄走到葉秋身邊,笑問,似乎不太開心?怎麼突然回來了?葉修哥不是說待在家裡好吃好喝還有人養嗎?
  葉秋眉頭皺得更緊,答,他不肯說孩子是誰的。
  這問題很重要嗎?
  原本連我爸都已經放棄問了,但是──現在變得很重要。
  這話蘇沐澄就聽不懂了,連葉家大家長葉爸爸都放棄從葉修嘴裡敲出答案,可是現在又變得很重要?
  所以你希望我們幫你問出來?才送他回來?
  葉秋嚴肅的點點頭,與此同時,葉修突然大力的咳起來。
  「混帳哥哥!」跟嘴上罵的相反,葉秋直線急衝到葉修身邊,把咳到彎下腰的葉修整個人護在懷裡──如果不是親兄弟,這麼親密的動作都可以說是戀人了──葉秋從行李裡抽出一個密封袋遞給葉修,不一會,那袋子裡裝滿了粉色的小花:「混帳哥哥!你再不說真的會死啊!」
  除了葉修咳嗽的聲音之外,一室寂靜,孩子生父的身分之所以現在變得很重要了的原因是。
  葉修得了花吐症。
  願意給他生孩子,願意自己帶孩子,願意灰頭灰臉的回到葉家尋求庇護,就是不願意說出那個人是誰。
  「哥沒那麼容易死啊,這花都咳了兩個月了。」葉修還有興致開玩笑。
  怕他想不開逃跑,葉修幾乎是被押送回的上林苑,有了孩子還有個葉秋,還為了孩子戒了菸,自然不能再跟魏琛這大煙腔住一間,興欣眾人聯手收拾出一間空房,把雙胞兄弟跟奶娃娃一起安置進去。
  葉秋說,他猜,孩子生父在四強賽的四支戰隊裡。證據是葉修從不漏掉任何一場比賽,可見孩子生父還沒被淘汰。
  也有可能是障眼法,說不定孩子的爸早就淘汰掉了?
  幾個人算一算,這四強裡有霸圖,輪迴,微草跟藍雨,霸圖韓文清不在國家隊名單中,張佳樂、張新杰跟藍雨黃少天都是Omega妥妥的刪除,輪迴出的兩個Alpha周澤楷、孫翔,微草的王杰希也是個Alpha,再加上藍雨的喻文州,嫌疑人剛好可以湊一桌麻將。
  興欣網吧的傳統是遇上比賽就放比賽,藍雨客場打霸圖,微草主場迎戰輪迴,兩場半決賽都是不得錯過的精彩,為了找出真正的兇手、咳,孩子的生父,陳果特意架了兩組投影同時撥放兩場比賽,稍稍拉了一點距離出來,美其名是聲音不會互相干擾,實際上是看看葉修會挑哪場看去,結果葉修遠遠的坐在聽不見聲音卻可以同時看見兩邊螢幕的位置。
  來興欣看比賽不但可以看比賽,運氣好的話還能跟興欣戰隊的選手們一起看比賽,這幾個月下來客人是越來越多,萬頭鑽動的把螢幕給擋了大半,葉修看了半場,就自己開了台機子,點開兩場的網路轉播,縮在一個角落自個兒看去了。
  半決賽結束,藍雨、輪迴雙雙晉級總決賽,好久沒做複盤的葉修一邊給興欣眾人複盤一邊稱讚喻文州發揮的是好上加好,依這個勢頭說不定能拿下今年總冠軍,再轉過頭來又說說王杰希放開了手的魔術師非常精彩卻被周澤楷拉出去玩了BOX-1,沒了單親好爸爸的微草被輪迴眾人打了個滅,江波濤江大大的心也是越來越髒了,有褒有貶的,興欣眾人猜上了,該不會是喻文州吧?一心向著自個男人的可能性是很高的,一句壞話都沒說,但是在猥瑣流有極深造詣的方大大與魏大大同時表示,葉修大大可是心髒四人組之首,被批評最慘的王杰希說不定才是正主兒。那周澤楷跟孫翔就沒有嫌疑了嗎?前後榮耀第一人、一葉之秋接班人,不管哪個看也還是都很有可能,唉唉,猜不出啊猜不出。
  葉修沒臉沒皮的笑嘻嘻窩到旁邊吐花去了,葉秋及興欣眾人眉毛皺的都要夾死蚊子了,最後還是老薑辣,魏琛看看葉修又看看葉秋,說,我們這不是還有一個葉修嘛!
  葉.冒牌葉修.秋,一頭霧水。
  葉.正牌真人.修,一瞪眼,把弟弟拉回房間,說,別鬧,讓他好好打總決賽,不管他們讓你做什麼你都別做。
  得到第一手最新情報的葉秋立刻轉頭出賣自家哥哥,四強淘汰的王杰希沒戲!嫌疑人在藍雨跟輪迴裡!
  沒把葉修的警告放在心上、只把葉修的生命放在心上的葉秋很快跟猥瑣流大師們同流合汙,商討起如何利用跟葉修一模一樣的這張臉,他們還沒商談出個結果,新聞先爆了個大頭條出來,藍雨招牌劍與詛咒中的劍,活潑好動陽光開朗嘴巴打開就跟機關槍一樣的劍聖黃少天將缺席總決賽,這消息一出來整個榮耀圈子都震驚了,發布記者會上,藍雨隊長喻文州笑咪咪的否認了。
  劍聖黃少天在正式名單內,而基於各種考量,包含戰術與狀態等,任何一名選手都有可能不出場,所以少天不上場的消息是錯的,只是也不能保證少天百分之百會上場。
  如果是這點程度的錯誤消息,藍雨根本沒必要特別召開記者會,還由喻文州出席,有百笑不穿的遇隊長鎮守,一旁的新聞官根本是擺設,這之中一定有問題。
  喻文州笑著笑著,也不賣關子,十足十的大炸彈就這麼炸了出來。
  會有這個流言應該是那天陪少天去醫院檢查被看到了吧,嗯,無論如何這個消息都希望由我親口公布,而不是透過其他人──對,少天懷孕了,我的孩子,我們將在總決賽後宴客並正式組成家庭。
  藍雨正副隊長修成正果!
  興欣眾人看著電視轉播眼珠都要掉下來了,魏琛一把抄過蘇沐澄的手機塞到葉秋手裡:
  「快打!打給文州!就照我們剛剛說的那樣說!說不定就是因為少天所以葉修才那副死樣子!」
  葉秋猶豫半天,一咬牙,還是撥了電話,電視裡喻文州還在進行記者會,他的手機倒是立刻被人接通。
  「喂喂喂,沐澄你是打來恭喜我的嗎?嘿嘿看到我們隊長的記者會了對不對,隊長只要擺出笑臉底下的記者就什麼都不敢亂問了哈哈哈,隊長皮笑肉不笑的時候超可怕的啦,整個藍雨都沒人敢吭聲,當然本劍聖除外,隊長看到新聞的時候整個表情那可真不是蓋的,我從來沒看過隊長笑的那麼漂亮真是嚇死我了,雖然不知道是誰放出的消息不過這樣也好啦反正我們本來就打算總決賽後解決一下這件事情宴會廳都定好了到時候發帖子給你們一定要來啊一個都不准跑──」
  「少天等一等,我是葉修。」
  葉秋很痛苦的發現自己根本找不到黃少天閉嘴的時候只好什麼都不管的直接打斷。
  「喔喔喔,葉不修你居然還沒死,我跟你說──」
  不等黃少天的我跟你說到底是要說什麼,葉秋硬著頭皮說出剛剛對好的台詞:
  「我有孩子了,文州的。」
  黃少天想都沒想馬上哈哈大笑起來:
  「唬什麼呢,隊長每天跟我形影不離連洗澡睡覺都在一塊,就是世界杯那時候也沒分開過,一天二十四個小時我們有二十四個小時都在一起,老葉你不是知道的嗎,這笑話太沒水準啦一點也不夠看,我一定要跟隊長說你老了不行了連玩笑都開不好了──」
  「是啊,就開個玩笑,祝你們新婚愉快。」葉秋沒再聽下去,直接掛了電話。
  這下喻文州可以排除在外,這麼說只剩下周澤楷跟孫翔了,興欣眾人又開始愁,這兩人是哪一個呢?
  這時電視直播裡突然閃光燈一片閃,是黃少天抓著手機蹦到喻文州身上,仗著公開了就一點顧忌都沒有的親親我我咬耳朵,當了很久擺設的新聞官終於找到機會做事──宣部記者會結束──喻文州攬著黃少天的腰退場,閃瞎所有人。
  接著蘇沐澄的手機就響了,來電顯示喻文州,興欣眾人像是看炸彈般的看著手機,最後還是葉秋硬著頭皮接了,順手開擴音。
  「你好,應該是葉修前輩的弟弟葉秋吧?我是藍雨隊長喻文州。」喻文州也不管他們倒抽一口氣,只是自顧自的繼續說:「葉修前輩有了孩子卻不知道父親是誰嗎?關於這點我倒是可以提供一點線索──去年世界盃期間,葉修前輩經常跟孫翔聊天,雖然每次都是孫翔被氣的蹦蹦跳,我得帶少天去休息了,希望有幫到你們。」
  從葉秋對黃少天說的短短兩句話居然能推測出事件真相,喻.心髒.文州好可怕!但是他提供了很有用的訊息!葉修經常跟孫翔聊天!
  魏琛正指示葉秋趕緊的,再打給孫翔,如法炮製──看到葉修抱著奶娃出現,所有人都迅速回到電腦前,該做什麼做什麼,葉修咳咳咳的邊走邊掉花瓣,葉秋臉色直接沉了下去。
  「混帳哥哥!」三步併兩步抓住葉修:「總決賽直接去S市看!」輪迴主場,就不信還抓不到兇手,咳,生父。
  葉.宅男.修很不想動,但坳不過,周末還是被架上飛機,直飛S市,興欣作為職業戰隊就有這好處,雖然已經被淘汰,但還是拿到了貴賓席的入場票。
  入場前,葉修死活不想,但身為戰鬥力比不上一隻鵝的宅男,輕輕鬆鬆被在家鍛鍊了好幾年的葉秋壓制、直接拉進場內,雙胞兄弟的臉一刷,再加上興欣眾人跟著入座,榮耀粉尖叫的那是一浪一浪,貴賓席距離舞台可不是一個近字可以說明,台上輪迴藍雨兩戰隊成員的表情那是一個看的比一個還清楚,興欣眾笑嘻嘻的揮手打招呼,台上也揮回來,和樂融融,嗯,孫翔除外。
  孫.激動小青年.翔蹦到台邊,還沒說話,就被葉修懷裡的小奶娃給嚇著,眼神轉了好幾轉,才發著抖問:
  「你、你、你你你生的?」
  葉修聳聳肩:
  「不然是你生的嗎?」
  孫翔不敢接話了,縮著頭衝回戰隊座位區,場上很快就看見一葉之秋被夜雨聲煩壓著打的畫面,除去一葉之秋,索克薩爾跟一槍穿雲狀態好的不像話,夜語聲煩大概是受到懷孕影響,操作一下靈一下不靈的。
  葉修一邊看,一邊嘖嘖嘖,說,看吧,影響到人家狀態了吧。雖然似乎有點擔心的味道,但表情還是沒心沒肺,一邊順手把掉下來的花瓣塞進密封袋裡,這孫翔到底是不是正主兒,還是很難判斷。
  輪迴獲勝的輪迴主場就這麼給葉修矇了過去,興欣眾人心有不甘,魏琛、方銳、蘇沐澄加上葉秋,抱著小奶娃去後臺圍堵孫翔,其餘人壓著葉修回飯店。
  雙胞兄弟故意穿的一樣,葉秋把頭髮抓散了些,偽裝親哥哥,抱著孩子就去找孫翔,還沒開口呢,孫翔一臉驚恐。
  「別別別別別找我!我會被我們隊長打死!」
  會被隊長打死,孫翔的隊長,也就是輪迴隊長,也就是,周澤楷!感覺似乎更接近事件真相,葉秋還想追問周澤楷去哪了,孫翔就一溜煙跑了。
  「隊長已經走了!不要問我我不知道!」只留下這麼一句。
  於是等到總決賽第二輪,輪迴客場打藍雨,興欣一群人又再度出現在藍雨會場的貴賓席上,期間,可以看到輪迴眾人包括隊長周澤楷在內,時不時探頭往他們這邊張望,指指點點,周澤楷臉上有著顯而易見的紅暈跟猶豫。
  這是要找到孩子的爸了嗎!?
  比賽開始,葉修也跟著開始狂咳,一地板的花瓣多到清理不完,越咳人越軟,攤在椅子上猛喘氣,葉秋只好妥協,先讓他回旅館休息──魏琛跟上,壓著他回去,以免是金蟬脫殼。
  但是葉修狀態似乎真的很不好,回了旅館往床上一躺就不動了,咳的滿房間花辦,捏著手機看著魏琛傳來的消息,葉秋不只一次有衝動想要跳上台去打斷比賽把周澤楷帶回旅館給他哥哥當藥。
  這一場,不只夜語聲煩,連一槍穿雲的狀態也不是很好,號稱回血以外無所不能的槍王大大跟狀態一跳一跳的夜語聲煩打了個不相上下,最後被索克薩爾一個死亡之門,加上藍雨眾人集火一波帶走,輪迴客場打藍雨終究是輸了,等著第三場最終總決賽兩隊再廝殺。
  賽後記者會周澤楷沒有參加,輪迴方面只說明他有急迫私事──周澤楷用最快的速度趕到興欣眾人下榻的旅館,看著小奶娃的眼神哀傷的都像隨時會哭出來,黑幽幽的眼睛水水潤潤,不善言語可憐兮兮的問著葉修在哪裡。
  蘇沐澄沒耽擱,房卡一遞,眾人就只看到槍王大大那直衝樓梯、連電梯都等不了的背影。
  總決賽第三場,還是藍雨主場,只是選圖為隨機,平衡了兩隊的優勢,槍王大大狀態滿點,除了回血無所不能,荒火碎霜左右開弓,整個畫面像是被子彈填滿一樣,輪迴與藍雨惡戰到只剩下一槍穿雲百分之十、索克薩爾百分之四十,神槍手對術士,簡直是欺負喻文州手速不行,又欺負術士擅場控不擅單挑,整個賽季都超常發揮的喻文州在這最後的最後又超超超常的發揮了一把,居然仗著場控優勢硬是繞著圈子把神槍手放了風箏,血量雙雙下降到只剩不到百分之五的時候,整個會場都要燃燒了,喻文州卻知道自己要輸,沒其他原因,只因為沒藍,雙雙沒藍的神槍手與術士,還需要探討哪一個職業的普通傷害更強嗎?
  當一槍穿雲以百分之二的血量在場上站到最後,也代表了第十一賽季的冠軍是,輪迴戰隊。
  賽後記者會,記者對喻文州跟周澤楷問了同樣的問題,沒想到兩人的回答竟然是一樣的。
  請問喻隊長對自己本場的超常發揮有什麼看法?──因為要結婚了,很開心囉,大概是少天的靈魂附在我身上幫我打的吧,呵呵。
  請問周隊長這一場發揮這麼好的原因是什麼呢?──嗯……結婚。
  喻文州已經公開與黃少天的戀情,這沒什麼好八卦,但是聯盟第一臉!周澤楷的對象是誰!記者炸開了鍋,周澤楷倒是笑的純良又無害,任誰來看都能在他臉上看到幸福與甜蜜。
  與此同時,窩在飯店看轉播的興欣眾人又把葉修抓來嚴刑逼問──槍王大大這不是愛你愛的要死嗎!你在這邊裝死裝了一年還嚴重到得花吐症到底為什麼!
  葉.花吐症已痊癒.修逗弄著小奶娃,聳聳肩:
  「那是我趁著小周易感期誘惑他,哪知道小周是自願還是被逼啊……」不看他那副慵懶的臉、不聽他那無所謂的表情,火眼金睛的興欣眾同時發現葉修那從來不曬太陽的白嫩嫩的耳根整片紅了起來。
  出生到現在沒害羞過的葉修竟然是因為害羞!
  葉秋表示,他這一年根本白擔心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