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5

    累積人氣

  • 6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J]有心無意--圭雲純H/雲雲退伍賀文

  心情好的人都要飛起來了,不過,現在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情要處理,金鐘雲將電腦連上飯店網路,將通訊軟體打開時,不意外的看到年幼戀人的頭像邊有著為數不少的訊息提示,這孩子,不過是兩年,更黏他了呢,不過就是故意漏掉他嘛,這麼急吼吼的給他發來訊息了呢。
  按下視訊要求,金鐘雲並沒有馬上坐在電腦前,而是調整了一下鏡頭,足以拍攝到包括床在內的半個房間,然後好整以暇地脫外套,視訊通訊接通的瞬間他正好彎腰將外套掛到椅背上,看著年幼戀人噘的可以掛幾斤豬肉的唇,輕輕笑了幾聲,湊到鏡頭前給了個無聲的吻。
  「圭賢啊,想我嗎?」
  「哥!你──」曹圭賢想抱怨,但又沒能說出什麼實際上的抱怨話,把沒說完的話吞回肚子裡,憋了一臉委屈:「你飛去雅加達了。」
  「嗯,鐘真在等我嘛,飛機時間又不剛好,就直接飛來了。」金鐘雲睜眼說瞎話,反正曹圭賢也不可能回去查已經過去的飛機班表,而且事實都已經造成,還糾結這麼做什麼呢?
  果然曹圭賢皺皺臉,沒反駁,不過那委屈的樣子還是看得金鐘雲忍不住笑了出來。
  「別那個臉,不想要禮物了嗎?」用手指點點鏡頭,就像是在點曹圭賢的額頭:「乖孩子有獎品。」
  「哥,不要把我當孩子。」雖然他們的確差了四歲:「不要禮物跟獎品,只要你。」
  「嗯,禮物。」金鐘雲笑笑,往後退了兩步站在床與桌子中間的走道上,雙手交叉抓住衣服下襬,往上一掀,棉製上衣簡簡單單輕輕鬆鬆便被脫了下來,在旅館偏黃的燈光照射下,白淨的肌膚彷彿被抹上一層奶油般泛著鵝黃鵝黃的色澤:「想我嗎?」
  曹圭賢的臉色微妙起來,雙唇用力地抿了下。
  金鐘雲輕笑,往後坐到床上,雙腿毫無防備的打開,就像他們做過無數次的正面體位一般,緊身牛仔褲包裹著纖細雙腿勾勒出誘人的線條:
  「想我嗎?」又問了一次,丹鳳眼瞇成細細的一線,上揚的嘴角帶了些挑逗與自傲,妝粉半點未施,卻硬是用氣質輔佐著劉露出一股媚態,看著螢幕裡年幼戀人的表情他得意的笑了起來,緩緩拉下褲頭拉鍊。
  「雲……」曹圭賢對他的稱呼變了,不是以弟弟的身分親暱的喊他哥,而是壓抑著慾望的屬於戀人的聲線,金鐘雲很得意的,關於這種改變,是只有他能做到的影響曹圭賢。
  「不做嗎……」將長褲脫了一半,一條腿光滑白淨的出現在鏡頭範圍裡,另一腿則還被長褲包裹到膝蓋位置,深色的布料在動作之下坨成一團:「我想要你……也很想你。」
  是了,即使他是相對來說輕鬆的勤務兵,即使他們也還是經常見面,但是脫去了這一層束縛,金鐘雲仍是「離開」了曹圭賢兩年。
  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的兩年。
  一手覆上自己腿間已經微微頂起布料成一包的位置,搓揉,氣息很快變的不穩,畫面上,抿著嘴的年幼戀人在他的引誘下也開始作同樣的事。
  「嗚嗯……」在自己的撫慰下內褲白色的料子很快沁出一片半透明濕潤,淺淺的低吟聲從喉裡吐出,透過麥克風傳到遠在韓國的另一端。
  房間內的空氣瞬間變的熱燙起來,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只是看著螢幕、專心做自己的事,光是這樣就讓人感覺到視線的黏糊以及對方對自己的渴望,金鐘雲拉了個枕頭放在身後讓自己不至於往後軟倒下去,雙腿小幅度的踢動著,大腿肌肉隨著快感一波波上升時不時拉出漂亮的線條。
  「雲……」
  曹圭賢喚了一聲,金鐘雲睜開瞇細的丹鳳眼看著,眼裡水光流轉,微微暈紅的眼角說明著現在不是那麼從容的時候。
  「我想看你。」曹圭賢的要求很直白,慾望很坦率,金鐘雲低低笑了幾聲,手指搓揉幾下之後便乾淨俐落的將內褲也脫下一邊,在單邊膝窩處跟長褲一起掛著作伴。
  腿間抬頭的地方就跟每個男人都有的一樣,飽滿的傘狀頂端、沖血硬挺的柱身,滴著水,在暈黃燈光照射下水光潤潤,一點也不猙獰,被金鐘雲修長的五指再度攏住、上下滑弄的動作使的一點點黏液越發多了起來。
  「哼嗯──」興許是有心,也可能是無意,金鐘雲的指甲刮過柱身脆弱的表皮,拜他咬指甲的壞習慣所賜,他的指甲並不是那麼圓潤而是有著一點一點不規律的凹凸起伏,這麼一刮,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
  雙腿踢成了緊繃的線條,人往後一仰,險些要射。
  手指趕緊停了動作,大喘幾口氣緩過神來就看到螢幕裡小男朋友似笑非笑的舔著唇。
  這回有點玩大了,回韓國大概要糟。金鐘雲心情愉悅的這麼想著。
  趁著這一停手,金鐘雲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將卡在一邊腿上的長褲內褲給脫了乾淨,全身赤裸、雙腿大開,腿間濕漉漉的一片,挺著的部位看起來隨時可能噴出一發熱潮。
  「嗯……我們繼續?」甜笑,在曹圭賢至熱的目光下坦然的再伸手握住自己套弄,本來再持續刺激下男人達到高潮的時間就不需要太長,頂端冒著水的同時金鐘雲的呼吸也不再平穩,身體緊緊的繃著,卻不忘雙腿大開讓曹圭賢看的清楚、看的性愈高張。
  一時間房間裡又是只有呼吸聲,你看我、我看你,雖然隔了個螢幕,還真有那麼點在跟對方做愛的感覺。
  「唔──」壓低了聲、拉長了氣,金鐘雲繃緊身子即將營來高潮的瞬間房間門鈴不解風情的響了起來,伴隨著金鐘真的出遊邀請,兩人都是一愣一錯愕,一瞬間的緊張與羞恥讓金鐘雲直接射了出來:「嗯──」顧忌著金鐘真就在門外,死命咬住了下唇,原本應該洩出的美妙呻吟就這麼被吞在了喉嚨裡,讓曹圭賢的表情非常不滿。
  金鍾真砰砰的開始敲起門問著哥你在不在,金鐘雲朝鏡頭安撫的笑了笑,暫時離開鏡頭範圍往門口走去,偽裝著疲憊的聲線表示自己想休息哄走弟弟,泛著淺淺粉紅的身子回到鏡頭下時手裡多了個細長的保養品罐子。
  罐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握在手裡剛好,長度大約二三十公分。
  看著曹圭賢露骨的打量眼神盯著罐子看,金鐘雲終於有了那麼點羞恥感,高潮餘韻下熱燙的身子趴回床上跪下,臀部高高抬起,將身後穴口的風景全讓給了鏡頭另一端的曹圭賢。
  「鍾真只是想我,跟你一樣……」
  弟弟跟戀人怎麼能一樣,跟弟弟絕對不會做這種淫靡的視頻連線。
  雖然看不到曹圭賢此刻的表情,金鐘雲想也想像的到小男朋友臉上會有多憋屈,心裡得意臉上卻一片燒紅,將手上還溫熱的精液抹在罐子上後,探出一指摸索著自己身後的入口。
  他相信曹圭賢知道他要做什麼,他心裡也很清楚自己要做什麼,學著曹圭賢平時的動作,指尖探入體內開拓,同時感受到異物進入跟手指被包覆的兩種觸感讓金鐘雲很不適應,向來習慣於由曹圭賢進行的事前擴張自己做來不只彆扭,還有一點點羞恥的興奮,知道年幼戀人在看,雙腿不由自主的打起顫來。
  「圭……」金鐘雲自己沒有意識到這聲呼喚裡帶著柔軟的示弱,只是聽到曹圭賢安撫的聲音後才稍稍軟下身子來,一開始的逞強在被對鏡頭後似乎都消失無蹤,只剩下心跳如擂鼓。
  「雲…繼續……加快一點……」
  聽著指揮,在後穴進出的手指加快了速度,噗滋噗滋的水聲廳在耳裡也停不下來,他自己起的頭,自己受著果。
  「可以了……」
  後穴柔軟的吞吃著四指,金鐘雲聽話的將手指抽出,被擴張到綿軟的後穴還吸著、蠕動著將手指再往裡面引──金鐘雲現在可算是親身體驗了一次曹圭賢總掛在嘴邊的「你咬著我不放」是什麼意思。
  前面斷斷續續滴下的精液都抹在了細長的瓶子上,金鐘雲故意的,挑了這麼個跟曹圭賢尺寸相仿的長圓柱體,反手,慢慢推了進去。
  聽見曹圭賢吸氣後不再有聲音。
  知道那是多聚精會神的只盯著自己看,心裡羞恥,不管不顧的一個重手,將瓶子桶到底。
  「唔啊──」太過劇烈的動作讓後穴緊繃的傳上一點點頓痛,沒能忍住而喊了出來。
  「雲,別急,慢一點……」聽著曹圭賢呼了口長氣,金鐘雲慶幸著自己選的姿勢讓年幼戀人看不見他的臉,羞恥到連表情都無法好好控制,全身燒燙。
  插到了底的瓶子被自己拉著緩緩抽動,腦海裡浮現的卻都是曹圭賢操著自己時那隱忍的表情,冰冷的瓶子逐漸被體溫捂熱,到底不是真正被人壓倒在床,因而還有心思分心想著不同於人體的堅硬觸感果然比不上真人好。
  沒有什麼花樣,只有跟曹圭賢平時作的一樣,將瓶子快速在後穴裡抽差,刻意磨過敏感點的時後總讓自己一陣陣的腿軟。
  「圭…嗯、圭啊……」空下來的另一手揉捏著射過一次的肉柱,金鐘雲蹭著完全趴在床上的上半身回頭看了眼螢幕──他只是想看看曹圭賢,卻連自己的模樣也一併看了進去。
眼角暈紅、帶淚,大開雙腿自己操著自己,興奮的肉柱泊泊滴水,發紅的後穴在瓶身不停進出的情況下自主收縮著配合的自己。
  有鑑於小男朋友很乖,平時不敢亂玩什麼花樣,金鐘雲這還是第一次看到自己陷入情欲的樣子,鳳眼微微的瞪大了些,在曹圭賢察覺到異樣之前趕緊轉回頭。
  這樣的自己──
  「嗚……」被那一幕衝擊的有些心神不寧,金鐘雲低低的哼哼,加快了手上的動作,用瓶子操弄著體內敏感的軟肉,快感一波波累積到腿間增加著勃發部位的硬度。
  「雲…你好美。」
  幾乎每次做愛都會聽見的台詞,這一次卻不像以往那般過耳即忘,腦海自動連接起剛剛所看見的景像──大開著雙腿,用後穴吞吃冰冷堅毅的無機質柱體,不是被戀人操弄也依然那麼興奮的身體。
  「嗯、啊啊──」累積的快感宣洩而出,這一次沒了顧忌金鐘真,達到高潮的綿軟呻吟清晰可聞,後穴緊緊咬著瓶身連抽動一下都難,金鐘雲模模糊糊想著這是真正意義上的「你咬著我不放」維持著臀部翹高的姿勢讓白濁液體隨著地心引力一波波噴射在床單上留下濕潤痕跡:「嗚…圭……圭……」
  喇叭傳出曹圭賢同樣混亂而急促的呼吸聲,金鐘雲喘著好一會才慢慢爬起來,沒有將後穴咬著的瓶子拔出,而是轉個身,回到最一開始面對鏡頭雙腿向兩側岔開的姿勢,比起趴跪翹高臀部,正面坐姿將那個瓶子被咬得更緊,毫無滑出的跡象。
  金鐘雲勾唇笑了笑,鏡頭裡的他顯得有些媚態。
  「圭,等我回韓國,我們繼續……這個瓶子,送你也可以喔。」

----------

金雲雲一回來 我就只知道上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