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6

    累積人氣

  • 6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情3--韓張/ABO肉

[全職]情3--韓張/ABO肉
  張新杰的信息素是槴子花的香味,鮮明的清爽中夾帶蜜般的甜,明明是足以窒息的甜味卻不會令人感到發膩,就像他這個人,冷靜自持的同時也有擁火一般的熱情意志,謹慎嚴厲也是魅力點的一環,平時幾乎不會讓人聞到的槴子花箱這個時候像是被打翻的香水一樣毫無收斂的散開整層樓,張新杰那足以帶領霸圖收穫冠軍的絕頂智慧現在只剩下他需要一個Alpha的想法。
  不過清爽的槴子花甜香並沒有蓋過外套上沾附的松木清香,對發情中的Omega來說沒有任何味道能蓋掉Alpha的信息素,即使那只是像是經過早晨露水洗刷的清新木香一樣清淡、甚至還只是殘留的沾附信息素也一樣。
  張新杰喘息著將臉埋入外套裡,無法遏止自己幾乎是飢渴的嗅聞著韓文清的信息素並渴望著有Alpha來到自己身邊,然後張新杰真的被擁入了一個懷抱裡,口鼻間充滿韓文清的松木清香,視線所及全是霸圖制服外套的純黑色,像是整個人被扔進儲滿Alpha信息素的罐子裡一樣,讓他雙唇間溢出一聲滿足的嘆息,同時被對方抱起並放到自己床上。
  是一個Alpha。
  與其說是腦子認知到對方是Alpha、用理智決定要如何應對,不如說是張新杰Omega的本能在支使著他動作,也沒有將覆蓋著頭臉的外套扯下雙手便已經掛到對方頸間,全身發軟的哼著氣卻還能榨出力氣來去磨蹭對方的身體,試圖引誘出Alpha的易感期,本能的發出哼哼聲,張開雙腿祈求對方的碰觸。
  當對方跳過所有碰觸愛撫階段,直接扯下張新杰的褲子並將Alpha傲人尺寸的肉刃捅入不斷分泌自體潤滑的後穴時張新杰仰頭繃緊了身子吐出一串帶著性慾的氣音。
  順從的張開腿、挺起腰,早已準備好接受侵入的後穴歡欣鼓舞的吸吮吞吃著,張新杰被對方兇猛的節奏撞的搖搖晃晃,跳過前戲直接進入重點只是讓他的本能更加活躍,每當對方為了下一次衝撞而短暫後撤,肉穴總是會可憐兮兮收縮起來,吸著往外退出的肉刃直到剩下圓潤的傘狀頂端還在體內也一點都不放棄的含吮著想將對方再吃進來,而後撤到入口的肉刃也會毫不耽擱,再次勇猛的沖開後穴,擠開軟嫩的穴肉一頂到底,囊袋拍打在挺翹的臀肉上發出啪啪聲響。
  「嗯嗯……啊、舒服……嗚……」饒是平常意志力過人的張新杰也脫離不了本能,顧不上扯下遮蔽視線的外套,手腳並用的纏掛在Alpha身上,隨著對方撞擊的力道發出淫聲亂語:「再來……插…插壞我…啊……」
  Alpha沒有親吻他,沒有撫摸他,只是掐著他的腰不斷往內深頂,張新杰被頂的神智迷亂,前方在缺乏照顧的情況下硬生生被插射了幾次,發情熱非但沒有減緩,還因為接觸到Alpha而更加兇猛。
  受到Omega鼓舞的Alpha越發賣力,深限於肉慾掌控,張新杰清爽的槴子花甜香越發濃厚,如果用液態來表現信息素的密度,可以說是到了一個黏稠的境地。
  肉穴像是有自主意識般不知饜足的吞吃著Alpha,當Alpha開始改變角度尋找生殖腔入口企圖標記他時張新杰還沒能意識到危險,圓潤的龜頭在腸道裡前前後後的滑動著,不同於剛才勇往直前的衝撞,這種帶了些迂迴卻同樣舒服的刺激讓張新杰半軟著的肉柱再次挺了起來。
  「哈…啊……啊……」不同於奔馳的快速,像是在熱水裡浮載的綿軟讓張新杰的呻吟也放緩了點,但當對方終於頂到最為柔嫩的那塊軟肉時,他呼吸不穩的拔尖了聲音,幾乎是尖叫著吐出呻吟來。
  生殖腔的入口是所有Omega後穴裡最為敏感的地方,發情期的影響讓那邊已經微微敞開,Alpha只需要挺入成結並射精,就能標記他,但現在的張新杰根本沒有這一層面的思考,他只剩下本能,本能讓後穴歡愉的、近乎痙攣的收縮,恨不得Alpha立刻狠狠貫穿生殖腔帶給他最棒的快感。
  「啊、啊……」龜頭在入口處徘徊,惡意戳頂著軟肉,讓張新杰連呻吟都只剩破碎,斷斷續續的喊著他清醒時絕不可能吐出來的話:「給、給我…嗚…快……啊……」
  當肉刃如他所願的衝入生殖腔,張新杰再次被頂上高潮,爽的連聲音都發不出,仰頭只剩顫抖,白色的精液噴在已經滿是痕跡的小腹,被劇烈的動作影響著流淌到胸口、滴落到床單。
  Alpha的肉刃在體內又膨脹了一圈,將生殖腔塞的滿滿,就像張新杰要求的那樣狠狠操著他,沒有退出沒有退讓,只有往前再往前,房間裡除了張新杰不受控制的呻吟之外沒有人聲,只有肉體交纏的水聲,張新杰身上一片狼藉,沾滿精液、自體潤滑。
  感覺到對方有成結的徵兆,他顫抖著擠出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抓住Alpha的手,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激動的抓痕,順從本能的敞開雙腿,邀請對方在自己體內成結、進行標記,第一次體驗到的慾浪將他整個人都掀翻了,不再是冷靜理智的戰術大師,只是一個單純的陷入發情期的Omega,對Alpha無條件的順從、依賴。
  身體已經作好準備,對方卻在猶豫了一會後果斷撤離,一次都沒發洩的熱燙貼上張新杰還滴著水的肉柱,用手擼著一起射了出來。
  直到這時,激烈的性愛讓發情熱稍稍散去,張新杰才後怕了起來──如果不是對方撤出,他現在已經被人標記了,他甚至還不知道對方是誰,視線被外套遮蓋、鼻間充斥的是韓文清松木清香的信息素味道。
  張新杰害怕,也慌張,但是──忘了是誰說過,這股令人安心定神的清淡松木香與韓文清本人表情一黑就像來搶劫的凶狠長相一點都不搭調,張新杰卻不這麼認為,韓文清一直都是他們霸圖最可靠的大樹,只是矗立著就能讓他安心。
  深深吸了一口氣,儘管指尖的顫抖還是透露著手足無措,張新杰依然撐起身體,不準備以逃避來面對這一切: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謝謝你沒有標記我。」
 
------
4還沒碼
我要去吃宵夜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