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5

    累積人氣

  • 6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32--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金聖圭希望他拒絕他嗎?不久前金聖圭傳來的訊息躍進腦海,讓他沒有辦法專心練歌,連續失誤好幾個小節不得不停下來審視自己的那個訊息。
  金聖圭是希望得到拒絕、讓自己死心,然後打算轉而投入龍俊亨的懷抱了嗎?
  ──不行那樣!
  南優賢笑不出來,他沒辦法像金聖圭那樣違心的笑,一想到金聖圭打算離開他,南優賢就只想把這個人牢牢鎖在自己身邊。
  無論如何,金聖圭是他的。
  即使他還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麼也一樣,他唯一清楚知道的就是金聖圭不能離開,不能讓給其他人,被說幼稚也無所謂,只有金聖圭,誰也不能跟他搶。
  金聖圭得是他的。
  「──一邊跟龍俊亨『前輩』去喝酒,一邊說喜歡我嗎?」刻意加重前輩的發音,讓注重禮節的金聖圭沒有辦法挑他毛病:「你的喜歡,是嘴上說說而已嗎?」
  他知道不是,金聖圭的喜歡,就跟他小心眼的個性一樣執著,可是金聖圭喜歡他,是他唯一的籌碼,他不會把這個主動權還給金聖圭,絕對不會。
  他要牢牢握著這個喜歡。
  南優賢靠近金聖圭,感覺到對方像是受驚的小倉鼠一樣向後縮瑟。
  「我說過吧?他想追你,叫你不要跟他在一起。」抬起金聖圭漂亮卻寫著不知所措的臉,視線停在白嫩的脖子上:「為什麼不聽話……」
  手指滑過曾經被咬出吻痕的位置,南優賢解開金聖圭襯衫的領口,一個、兩個,敞開的衣襟底下,是跟記憶中同樣光滑的、泛著蜜般光澤的白皙肌膚。
  「還要錄影……」南優賢低下頭,將金聖圭的衣領大幅度扯開,吻上震動著心跳的胸口處:「這裡的話就沒關係了。」
  金聖圭一步一步退後,南優賢一步一步前進,直到金聖圭的背抵上牆,再沒有地方退,他想推開南優賢,卻被對方先一步看穿、抓住雙手壓制在牆上,丟臉的呈現雙手高舉的投降姿勢、光憑力量根本贏不過南優賢。
  「優、優賢……」微抖的聲音,怎麼聽都是欲拒還迎。
  吹在心口的熱息、舔咬吸吮著皮膚的唇舌,無一不讓他顫抖,南優賢的牙齒時不時在他身上小口小口的咬著,夾帶著偶爾偶爾的舔拭,一陣陣酥麻的熱浪從曖昧的吮吻處散開,彷彿被人疼愛的錯覺也跟著情慾一起擴散到四肢百骸。 
  他得推開卻根本捨不得推開,南優賢比他強勢許多的箝制給了他一個不反抗的最好理由。
  南優賢,討厭。
  南優賢,喜歡。
  南優賢,最喜歡。
  他好喜歡南優賢。
  「……這樣就行了。」南優賢從他胸口抬起頭來,失去了接觸的體溫,金聖圭死死的壓抑自己不能不要臉的貼上去。
  心口處略微脹痛的濕潤,金聖圭不用低頭也知道那邊生成了一個紅色的印子,到了明天,會轉變成紫紅色的曖昧痕跡,就在左邊胸口,心臟的位置。
  不願逃避而鼓起勇氣的告白,換來一個說不清什麼意義的吻痕,金聖圭看著南優賢轉身的背影,知道了逃避的人不是他,而是南優賢。
  為什麼,為什麼。
  他沒有南優賢那樣敏銳的觀察力,他無法從南優賢轉身前、漾著濕意彷彿要哭要哭的桃花眼裡看出南優賢的想法。
  可身體比理智誠實多了,金聖圭撲上去抱住南優賢又想離開宿舍的身影,雙手環著他的腰、臉頰貼在他背上,覺得自己實在是沒救,無可救藥的喜歡著這個人。
  南優賢的身體一瞬間僵硬,接著金聖圭感覺到自己的手被他握住,沒有強硬的扯開,只是那樣用手包覆著他的手。
  「我…我有話跟你說。」金聖圭忍著波動的情緒,把鼻子也戳在南優賢背上,吸聞著南優賢身上的氣息:「對不起,我拿了新人獎,讓你那麼痛苦,對不起。」
  還叫金明洙不要逃避,他自己就又做出了逃避的舉動了,簡直就是不及格的哥哥,一認知到南優賢在逃避,不管理由是什麼,就放棄的隨對方去了。
  「今天、希澈前輩說…藝聲前輩很欣賞你的舞台……在不朽的名曲上。」
  滔滔不絕的說著前輩們對南優賢的讚揚,不管突然改變話題這個舉動有多奇怪,金聖圭只想趕快擺脫尷尬的氣氛,曖昧也算了、單戀也算了,只要南優賢開心,南優賢還在就好。
  「還有耀燮也是,他們都說你唱得很好……你不是沒用的人……」
  南優賢遲遲不說話,金聖圭惴惴不安的不知道是不是該收回手,就像偷聽到南優賢跟金起范的對話一樣,他這次也沒辦法解釋他為什麼會知道南優賢在煩惱這個,但是還是想告訴南優賢他很好,他做得很棒。
  「聖圭哥……」南優賢的聲音壓得很低,金聖圭快速在腦子裡編排著藉口,可南優賢提的問題卻是他想都沒想到的:「你今天是去稍病幫聚會,而不是單獨跟龍俊亨出去?為什麼要騙我?」
  靠!他又忘了南優賢是鬼!到底從哪一句聽出來的!
  「我沒有騙你!」金聖圭裡面很心虛但嘴上很理直氣壯反駁:「俊亨也去了啊!」
  「你明知道這兩個不一樣。」南優賢拔開金聖圭互握的手,反過身來質問。
  「哪、哪哪、哪裡不一樣!」當然有不一樣,所以他才會故意那麼寫,但金聖圭才不會承認自己的小心思,不要逃避是什麼東西又不能吃一點也不重要,男子漢能屈能伸,金聖圭轉頭就往房間逃:「我去看看明洙他們!」
  搶在南優賢捉住他之前,先開了房間門,闖入哭成一團的F三人彷彿與世隔絕的世界裡。
  「哄好明洙了?」金聖圭開口,卻發現他們三人的視線集中在自己胸口上──啊靠!他忘記扣釦子了!
  新鮮出爐的吻痕曝露在空氣中,在認定他們兩是一對的F三人眼中看來恐怕剛剛他跟南優賢是進行了不可告人的身體對話吧。
  「南優賢!都是你!」
  金聖圭一邊尖叫一邊手指不靈活的扣著釦子,南優賢倒是很颯爽,攔腰把人抱住順手捉住他的手不讓繼續扣釦子。
  「你是我的,我留記號有什麼不對?」
  哪裡都不對啊啊啊我們根本不是那種關係──
  在F三人面前,金聖圭只能啞巴吃黃蓮的被南優賢從頭到腳佔便宜佔了乾淨。
  這天金聖圭將自己的下舖讓給了F三人,自己則跟南優賢一起擠上舖,說真的,睡兩個人就夠窄了,他真不知道三個人是怎麼擠在他的床上好好睡了一夜,因為多了三個人留宿,身為屋主的兩人隔天特意起了大早,南優賢主廚、金聖圭打下手,準備一桌豐盛早餐才叫醒根本是疊在一起睡的三人來吃飯。
  三人看到一桌早餐的第一反應就跟當初金聖圭發現室友會煮飯一樣震驚,開吃後反應更是讓南優賢得意的鼻子都要戳到天花板了。
  「這個什麼!為什麼這麼好吃?」
  「優賢哥做的嗎?哇、大發!」
  「聖圭哥好幸福,優賢哥這麼會做飯!」
  一人一句稱讚,把南優賢的心情都捧上了天,哼著奇怪的小調開始吹噓:
  「要是沒有我,聖圭哥大概早就餓死了。」
  「呀!你還敢說!」金聖圭打斷南優賢的自賣自誇,朝F三人散播正確知識:「這小子一開始做的多難吃知道嗎?是我忍著忍著讓他練習才有今天的成果啊!」
  「哥!怎麼這樣說。」
  南優賢一手攬住金聖圭肩膀,沒預料到這個動作,金聖圭一僵,滿湯匙的湯水灑落桌面。
  「啊!快點擦擦──」李成烈號令,老小李成鐘認命的找來抹布卡進金聖圭、南優賢中間幫忙擦去湯水。
  被李成鐘隔開兩人的距離,金聖圭低下頭安靜吃飯,不想知道南優賢是不是有感受到他那一瞬間的僵硬,撫上心口處正在慢慢轉為深紫色的新吻痕,金聖圭苦笑。
  他猜不到南優賢的心,不過他至少可以掌控自己,不要再沉淪下去。
 
 
----------
怎麼覺得花花開始往渣攻路線前進了哈哈哈哈
.
過了個年假真愉悅
開了全職來看之後電腦基本就沒開過了...
總之我收假了嗯
全職還沒看完勢必影響更新速度(笑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