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5

    累積人氣

  • 6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你是時宇我是成烈6--偽洙烈(時宇X黃成烈)H

  陽光灑在不遠處的地板上,沒能灑上床來,但清亮的天色也已經足夠讓黃成烈認知到已經天亮了的事實。
  背後來自另一個人的氣息太過強烈,時宇的手佔有性的攬著他的腰將他圈在懷裡一起睡,沒有裸睡的習慣讓他無時無刻不感覺到肌膚相親的曖昧以及皮膚上、雙腿間過於黏膩的觸感。
  動著難得不太清醒的腦子回想,昨天時宇每次都是在高潮前夕硬生生退出,射在他腿間,而沒有將激情留在他體內,他自己……黃成烈想了想,決定放棄回想他們到底做了幾次,弄的現在全身痠軟。
  輕輕嘆了一口氣,想要不驚擾到時宇悄悄拿開他的手先去洗漱並收拾這亂七八糟的房間,好裝做昨天沒這回事,可是他才一動,腰上的手立刻施力將他圈了回去。
  背後抵上時宇溫熱的胸膛,兩人的體溫彼此加乘,成了最好的溫存。
  「去哪裡?」時宇的聲音有點沙啞,或許是早晨剛清醒的關係,那聲音裡帶著笑意,心情似乎很好。
  「去洗澡。」黃成烈不敢回頭,他猜不到時宇心情好的原因,只知道自己心情不太好:「放開我吧。」
  時宇已經醒了,不會再把他誤認為姜來憲了。
  「呵呵……」背後傳來時宇的低笑,還有,一個個吻細碎的落在他光裸的肩膀上:「你昨天很難過吧?我叫著別人,卻抱你。」
  黃成烈身體一僵。
  時宇他記得?不對,時宇到底──?
  猛然轉過身,腰間傳上的痠軟讓他忍不住呻吟,但同時,映入眼簾的是時宇通紅而充滿血絲的雙眼、疲憊卻甜甜笑著的臉龐。
  「你……沒睡?」
  「避免你一睡起來就跑,時宇大人守了你一夜,感激我吧。」時宇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我跟來憲的關係,用老死不相往來這句話來形容應該最恰當了──所以成烈,要不要用你聰明的腦袋想想,昨天怎麼回事?」
  黃成烈的腦袋是全大學第一聰明,學級成績從沒拿過第一以外,快速將所有線索串在一起,臉色一青一白的很精彩。
  「你──你試探我!」除了這個沒別的解釋了。
  黃成烈抓起枕頭就往時宇臉上砸。
  時宇哈哈大笑著躲過,緊緊抱住黃成烈的腰,攬著他又是一個早安深吻。
  「嗯……唔嗯……」黃成烈被吻的脫了力,只能軟軟的靠在時宇懷裡喘氣。
  「我身邊不能有信不過的人。」時宇得意的小力咬著黃成烈的鼻尖,又像撒嬌,又像任性:「你很愛我,我只是要證明這一點──」
  「你、你──」
  「醉酒演技我演的很好吧?」時宇笑咪咪的有點炫耀的意味,精緻的臉蛋又可愛又可惡:「其實我只喝了一瓶,其他都是倒掉的。」
  何止好,逼真的讓黃成烈只想揍他一頓。
  黃成烈咬牙,卻說不出什麼反駁,他也知道時宇必須安全,時宇的身分讓他連一次冒險都不行:
  「渾蛋!」最後只能將所有雜七雜八的情緒綜合成這一個詞。
  時宇笑著吻了吻他的臉頰。
  「再來一次吧,陽光下的你一定也很美。」一邊說著求歡的下流話,一邊將手滑到黃成烈腿間:「昨天怕你發燒,都沒射在裡面,今天行吧?讓我射裡面。」
  「唔…你不要、嗯…啊……」早晨,本來就是男人容易衝動的時間,被時宇這麼一握一搓,昨天半夜嚐過的酥軟再次放倒黃成烈,沒幾秒鐘就滿臉潮紅,只能偎在時宇懷裡喘息:「你…啊…為什麼……技術…嗯……這麼……嗯…好……」
  「我呢,不會的事情沒有,就是這麼厲害嗯?」時宇也不折騰他,很爽快的讓他先去了一次,滿手黏膩的摸上還留著昨夜痕跡的入口:「張開嘴。」
  黃成烈不明所以的張嘴,立刻聽到時宇的低笑聲。
  「不是那張。」用手指戳進窄穴入口淺淺的抽插:「是這張。」
  「……低級!」黃成烈羞罵,還是乖乖照他的節奏深呼吸、配合他放鬆全身的緊繃:「你…嗯……啊啊!」手指彷彿看的見裡面,鑽到深處,認准了連黃成烈自己都不知道的敏感點快速戳頂。
  「不、不──嗯啊──啊──」
  被高溫蒸成粉色的身子泛著水光,時宇就像幾分鐘前說的話一樣,好好的欣賞了一把黃成烈在陽光下的樣子,扭著腰的白嫩身子穠纖合度、充滿力與美的性感。
  「成烈,你真美。」低下身,在黃成烈耳邊低語,滿意的聽到他害羞的悶哼、身體更劇烈的咬緊了體內的手指:「別咬這麼緊,我要進去了。」
  在他體內作怪的三指在撤出前曲起、用力在內壁上彈了一下,那種來自體內的挑逗讓黃成烈舒服的只能顫抖著哼唧,接著就是時宇巨大的陽物頂住入口。
  「你這張嘴含著我……」時宇很故意,非常故意,一邊用黃成烈絕對能感覺到的緩慢速度擠進黃成烈體內,一邊在他耳邊說著挑逗的話:「好像希望我快點進去……是不是?嗯?」
  「唔……」黃成烈滿臉漲紅,撇過臉拒絕回答,但是身體止不住的微抖跟時宇前進的速度完全一致,高溫的內壁咬住入侵的肉柱,一點一點往裡吞進:「時…時宇……嗯……」
  下身一點也不痛,只是很漲,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時宇的那個地方正被自己完全包裹,時宇故意的慢讓兩人都被情慾灼燒著,他額上的汗珠滑過臉頰滴到黃成烈身上。
  「時宇……」窄穴將肉柱吞到了底,時宇終於停下往內擠的動作,黃成烈也才有時間喘口氣,體內吞進另一個男人的感覺太過鮮明,讓他怎麼也無法像時宇那樣坦蕩蕩的直視對方:「唔……」
  時宇彎下腰,在黃成烈嘴上啵的吻了一聲: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什……麼……」不只腰,整個人都軟了,黃成烈迷迷糊糊的想著剛剛的對話。
  「讓我射裡面。」時宇很好心的幫他回想起來,壞心的頂了頂柔軟又火熱的窄穴,讓黃成烈發出投降般的呻吟聲:「快說,讓我射裡面。」
  「唔、唔……」黃成烈臉紅的都要滴出血來,咬著下唇猶豫掙扎:「我……」
  「快說。」時宇往後退了一段,猛力撞上敏感點。
  「唔啊──!」猛然襲來的快感太強,從幾乎靜止到瞬間頂峰,這像是極限體驗般的落差讓黃成烈瑟瑟發著抖,用全身訴說著他感受到的快感。
  「不說的話……時宇大人不介意跟你玩上幾個小時。」
  體內的兇器很有警告意味的磨磨蹭蹭,知道這個人說到做到而且只會比說的更惡劣的個性,黃成烈掙扎了半天,還是放棄了矜持。
  「讓、讓你…射……」聲音極小,害羞的斷斷續續,卻足以挑起時宇所有的衝動:「射在…我裡面……」
  軟軟的答應,與平時經常冷著俊臉的高冷形象不同,現在這個滿臉通紅、唯唯諾諾的用全身在害羞彆扭的黃成烈讓時宇滿意得不得了。
  「沒問題。」時宇抬高他的腿、架到肩膀上,一眼就能看清黃成烈股間被撐開的菊穴,毫無遮掩的、隨著呼吸一張一合的咬著他:「絕對餵飽你,讓這張嘴滿到裝不下為止。」
  「啊、嗯啊啊──」
  與剛才如果不是兩人還相連著、安靜到不像在做愛的空間成了強烈對比,時宇架高黃成烈的腿,快速頂撞著腰,一下又一下,把黃成烈頂的只剩下呻吟。
  「時、時宇──啊──啊啊──嗯啊啊──」
  陽光下,時宇可以清楚的看見那窄穴是如何吞吃著自己、如何被沾滿水光漉漉、如何饑渴的收縮又張開,火燙的兇器直往內衝,每一下都頂在敏感點上。
  黃成烈哭著求饒的聲音他也充耳不聞,只是兌現自己的話,在黃成烈體內高潮一次又一次,直到黃成烈連呻吟都沙啞無力、連緊抓床單的力量都沒有,白色的體液澆灌在窄穴裡,被退出的小時宇帶著流出來滴落在床單上。
  黃成烈癱軟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感覺的到後穴有什麼在流,羞恥的想拉過棉被遮掩,卻被時宇阻止。
  「這樣多好看。」飽餐一頓的時宇神清氣爽,彎腰咬著黃成烈的耳朵,在那已經紅成一片的耳廓上留下一個個不明顯的齒印:「成烈,跟我在一起吧。」
  好。
  黃成烈的回答被時宇的手機鈴聲給噎在喉嚨裡來不及說,時宇親了親他,讓他等會。
  「什麼事?我正在忙。」
  「成烈?找他做什麼?沒有,他沒在我這。」
  聽著單方面的對話,黃成烈猜測應該是時宇的經紀人在找他,或許是有工作要交代?勉強坐起身來,半夜與清晨連續的縱欲讓他現在全身上下都痠痛不已。
  「……什麼?他不是成烈?」
  時宇突然拔高了音量,瞬間轉過來看向自己的凌厲眼神讓黃成烈心涼了一半,他差點都要忘了,他當初是冒用別人的身分──那個叫做李成烈的工讀生。
  時宇按下手機的擴音通話鍵,經紀人的聲音從話筒裡傳出:
  「李成烈那個孩子在別的公司當練習生,正在準備以七人組出道,根本不可能來AnA打工,這段時間來打工的那個成烈,不知道是誰。」
  時宇切斷通話,冷冷的看著黃成烈。
  幾分鐘前的溫存跟曖昧就像假的一樣。
  「你是誰?」
  「……我叫黃成烈,我真的叫成烈。」黃成烈低下頭,迴避時宇的眼神:「對不起,騙了你。」
  「走,不要讓我出來的時候,看到你還在。」時宇撿起地上的衣服扔到黃成烈身上,走進浴室裡關上門:「結果,從頭到尾都是個騙局,最不可信任的就是你。」
  黃成烈啞口無言。
  是的,他是個騙局,他能遇見時宇、能到AnA打工,從一開始,就是一場誤會。
  穿上衣服隨便整理了一下,讓自己不要看起來太狼狽,看著半透明的玻璃門裡那個正在洗浴的身影,歛下眼神,沒有道別便離開了無限動力飯店。
  一夜未歸,剛進門便被家人包圍在中央噓寒問暖,極大的落差讓黃成烈心中五味雜陳,只得推託熬夜加班,匆匆洗了個澡便睡下,這一睡,大病一場,等他再醒來,已經是兩天後。
  誤會結束,夢也該醒,或許,他只是做了一個遇到天使的美夢。
 
 
-----------
成烈身分敗露
過年前最後一更
然後年假我很忙所以應該不會更新
有更就當撿到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