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5

    累積人氣

  • 6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你是時宇我是成烈5--偽洙烈(時宇X黃成烈)H

[infinite]你是時宇我是成烈5--偽洙烈(時宇X黃成烈)H
  時宇笑了,這個笑臉比哭還難看,混著酒精味道的唇落在黃成烈唇上,輕輕的貼上只是一瞬間,然後就是沒有遲疑的攻城掠地。
  「來憲……」時宇捧著他的臉,吻著、吮著、舔著、喊著,親密的如同戀人之間的動作讓黃成烈一時之間愣住,傻傻張開的嘴讓時宇有機可趁,舌尖帶著酒香溜進他口裡,帶來酒精的熱辣與麻痺,還有,情慾的增長。
  「嗯……」仰躺著、被動的讓時宇在自己口中恣意來去,濕潤的水聲又曖昧又突兀。
  他們不是戀人,他不是姜來憲。
  可是他是時宇,他是他喜歡的人。
  「唔……嗯……」黃成烈攤在床上的手握成了拳,卻捨不得推開時宇,時宇的眼裡就跟他一直看到的模樣一樣,有著全世界最美的星星。
  而那漆黑的星空今晚卻下著雨,水潤的淚在眼眶裡打轉卻硬是不肯落下,即使醉了,也不讓任何人看到他脆弱的樣子。
  「時……嗯…嗯嗯……」好不容易找到空隙換氣,名字才喊一半又被時宇霸道的吻住。
  感覺到時宇舔過他的齒列、磨蹭他的唇,舌尖調皮的往口腔深處探索,噘起嘴的吸吮發出可愛又清脆的啾聲。
  「嗯……」迷茫中吞下不少時宇的口水,那裡面混雜著的酒精,似乎也讓黃成烈醉了。
  「來憲……」
  時宇的一聲低喊,讓他回到現實,差點要一起陷入情慾的眼神順間清明許多,他是黃成烈,不是姜來憲。
  「唔…時宇,放開我……」
  小力的推著時宇的肩,想讓他清醒些,可時宇非但沒有清醒,反而更熱情的親吻著他的臉、他的眼、他脖子上的黑痣。
  「來憲,來憲……」
  時宇喊著的名字不是他,而時宇的力量其實也不是很大,黃成烈只要用力,一定能推的開他,可是放在時宇肩上的手卻猶豫了。
  推嗎?推開這個現在抱著他、就像溺水者抱著浮木一樣渴求著他的時宇嗎?
  「唔……嗯!」就在黃成烈一閃神的時間裡,時宇的手拉開他褲子的拉鍊,輕而易舉探入內褲裡,握住腿間柔軟的柱狀體。
  「啊、時宇、嗯、嗯啊……」時宇的動作太熟練了,除了自己來以外沒嚐試過真正情事的黃成烈一下子就軟了腰,劇烈又陌生的熱浪快速席捲著他的理智。
  「舒服嗎…嗯?來憲啊……你……教我的……」時宇甜甜的笑了起來,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
  「太…嗯啊……時宇……不、不啊……」只是嘴上的掙扎對時宇起不了任何阻擋作用,血氣方剛的少年身體很快被挑逗的激動不已,黃成烈下意識的捉住時宇那纖細卻有力的肩膀簌簌發抖:「不要……嗯──!」
  與緊繃的顫抖同時襲來的還有鋪天蓋地的快感,黃成烈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在時宇手中達到高潮,時宇顯然是情場高手,被射了滿手黏膩動作卻不中斷,握著黃成烈還在噴出白色體液的火熱部位繼續上下套弄、摩擦。
  「嗯嗯……啊、啊……」快感被延續的比自慰要久太多,黃成烈緊繃著的噴射的高潮彷彿沒有盡頭,被強制推上的高潮令他全身顫抖、喉嚨低啞,彷彿要喘不過氣:「時、時宇──嗯──」
  好不容易時宇終於放開他,脫離刺激的肉柱幾乎是彈跳著達到最後的噴射,噴出的白液不只弄髒時宇的手,更往半空射到趴在他身上的時宇的襯衫上。
  「哈啊、啊……」明明只是一次射精,卻刺激的令黃成烈懷疑起自己以前是否從沒體驗過真正的高潮,滿臉通紅只能癱軟在床上喘氣,任由時宇俯下身在他臉頰上一口一口的舔吻。
  「…來憲……」
  已經數不清時宇這是第幾次呼喚這個名字,明明胸腔裡心臟還因為生理性的刺激而劇烈跳動,卻覺得一片片冰涼從這快速跳動的地方散開、擴到全身。
  時宇看著的不是他,是將他誤認成姜來憲的回憶。
  「呵。」輕笑,笑自己。
  從李瑟菲,到時宇,結果他黃成烈就是當一個替代品的命。
  算了。
  「時宇……」伸手環住時宇的脖子,主動展開身體迎接時宇下一步的探索,替代品也沒關係,時宇現在需要他就行了。
  時宇的手很溫柔,也很熟練,帶著黏膩的體液在他身上游走,黃成烈一想到那是自己的精液就無比羞恥,想要躲開,時宇卻總是比他更早一步。
  胸前敏感的乳尖被重點關照,時宇濕潤又火熱的唇舌像是在吃糖果一樣又舔又吸,已經放棄反抗念頭的黃成烈順從身體的感覺扭動著將呻吟吐出,身後從沒被人造訪過的窄穴也被時宇輕易探入。
  時宇的指尖有些微涼,帶著一點點黏稠感擠進穴口時那異樣的感覺令黃成烈忍不住輕吟,卻好像讓時宇更興奮了。
  「真好聽,我喜歡你的聲音……」
  貼在耳邊吹著氣的讚美黃成烈已經不去思考那到底是在說姜來憲還是在說他黃成烈,只是張開腿,讓時宇更輕鬆佔有他。
  時宇的手指在他身後進出,仿性交的動作讓穴口發出噗茲噗茲的水聲,像是吸吮一樣的收縮著含入時宇的手指,聽著羞恥,卻也慶幸時宇醉了,不會記得是他,只會記得是姜來憲。
  「時宇……」他的天使。
  當時宇將手指抽出、那張漂亮的臉邪魅的舔著下唇時,黃成烈拋掉所有羞恥心,主動將腿環上時宇的腰,無聲的催促著。
  偷偷瞄了一眼,時宇的尺寸超乎他想像,火燙的巨物頂上入口,黃成烈不由得緊張。
  「…時、時宇……」連黃成烈自己都不敢相信柔軟的彷彿求饒的撒嬌聲音出自他的嘴,但還沒有來的急閉上嘴,時宇已經挺腰衝了進來:「啊、啊啊──」
  好大、好燙。
  經過充分放鬆的部位雖然有些辛苦,但在時宇沒有後退的一股作氣下順利的吞下了全部,內壁收攏著將時宇咬緊。
  「唔、唔唔──」黃成烈緊繃的夾著屁股肉,感覺到時宇又變得更粗大,下一瞬間,腰被抬起,迎接他的是來自時宇製造的狂風暴雨:「啊、啊、嗯啊啊──啊啊啊──」
  原始的律動將兩人捲進欲望的浪潮,黃成烈真的像溺水般什麼也抓不到,最後只能抱住在他體內逞能的時宇、在時宇背後留下一道道鮮紅的抓痕。
  「嗚嗚──時宇──嗯啊──啊啊、啊──」放聲浪叫出一聲高過一聲的呻吟,所有意識都集中在兩人不斷抽插的部位,在快感中仰高了脖子、感覺到被人啃咬的微痛,只有身體的對話讓黃成烈引以為傲的理智全部消失,熱騰的彷彿被放在蒸籠裡般的高溫襲捲著他、將他拉進欲望的深淵裡,不斷沉淪。
  因而錯過了,時宇那雙異常清醒的眼,一瞬也不眨的緊盯著他看的眼神。
 
----
情人節上肉
本章訊息量略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