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6

    累積人氣

  • 6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30--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優賢?」金希澈啜了口酒,順手也給金聖圭拿了一杯:「聽我們鐘雲說他很不錯啊。」
  「藝聲前輩?」
  「嗯,說是長得帥,歌也唱得好,還很有抱負。」
  「這、太感謝前輩……」金聖圭趕緊鞠躬,替不在現場的南優賢向金希澈道謝。
  「就是!那舞台,不像第一次上不朽。」一旁跟著龍俊亨來玩的梁耀燮也插話過來:「歌唱得穩、聲音也很好,他在唱的時候,待機室的氣氛不是開玩笑的。」
  聽著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稱讚南優賢,金聖圭多日來笑不出來的嘴角終於稍稍往上了一點角度,仔細的聽著兩位前輩的好評,想著回去後要說給南優賢開心。
  南優賢很強,做得很好,絕對不是沒有用的人。
  他一定要告訴南優賢,前輩們多麼喜歡他的舞台啊。
  「聖圭!來唱一首!」
  前面玩瘋了的人把麥克風塞進金聖圭手裡,金聖圭笑著朝金希澈梁耀燮點點頭,伴隨龍俊亨幫他插播的搖滾舞曲一頭栽進人群裡,跟著節奏嘶吼起來,適合樂隊主唱的爆發性嗓音帶起聚會的另一波高潮。
  一群瘋起來沒有底線的藝人們又跳又喝,要不是有隔音恐怕他們製造出來的鬼吼鬼叫足以炸掉半個地球,連續的睡眠不足讓金聖圭在幾杯酒下肚後就昏昏沉沉的坐回到沙發上,止不住的哈欠連連,不只眼皮,身體也覺得沉,明明是吵雜的環境還是慢慢的軟下了身體。
  「睏嗎?」身邊的人低聲問了一句。
  「嗯……」金聖圭軟軟的點點頭,瞇著眼在略昏暗的環境裡勉強認出那是Beast的隊長尹斗俊,似乎是看來整個Beast都跟著龍俊亨來玩了:「連著幾天…呼啊……」哈欠打斷了話,終於是撐不住,靠著尹斗俊的肩膀打起小呼嚕。
  比想像中輕淺的呼吸吹在肩頭,尹斗俊不禁低下頭仔細看了看這個獲得金唱片新人獎的話題人物。
  小小的臉,似雪又似凝脂般的白皙皮膚找不到一絲瑕疵,隨著呼吸輕輕顫動的睫毛給緊閉的雙眼加上一絲楚楚可憐。
  「聖圭睡了?」龍俊亨來到金聖圭另外一邊坐下,手裡還拿著一杯酒。
  「…嗯,累了吧。」
  龍俊亨伸手,輕輕的將金聖圭的頭挪到自己這邊:
  「你去玩吧,聖圭我來看著就可以了。」
  「…嗯。」尹斗俊應聲,但並沒有離開座位,與龍俊亨對視一會才拿過龍俊亨手裡的酒重新跟人群會合。
  「嗯……」金聖圭睡得並不安穩,軟軟的蹭動著,臉頰在龍俊亨的肩膀上擠壓著變成奇怪卻可愛的肉團型狀:「…優賢……」
  從呈現漂亮菱線的唇中呢喃著被吐出的名字是自己的成員,龍俊亨將他的臉托住,給了他一個支撐的力量可以躺的舒服些。
  「……優賢……」但金聖圭並沒有因此睡熟,依然蹭著龍俊亨的手,很是不安的皺緊了眉:「不要…傷心……」
  龍俊亨看了看周圍,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將金聖圭攬進懷裡、抱起金聖圭悄悄的離開,讓服務生開了隔壁包廂,安安靜靜的只有他兩人,讓金聖圭枕著他的大腿平躺在沙發上,解下外套給金聖圭充當棉被。
  「優賢嗎……?」龍俊亨自言自語,輕輕幫金聖圭順整有些散亂的劉海,還帶著妝的細長雙眼微微顫著。
  「……唔……」金聖圭輕輕的低吟著,還是從無法熟睡的狀態中睜開了眼,視線焦距沒有對上,一臉迷濛:「…嗯…嗯……?」
  看他一臉還沒有回到現實,龍俊亨將人抱高,彎下腰親上金聖圭淺淺低吟著的唇。
  「……嗯……優……賢……」金聖圭沉浸在睡眠跟酒精裡的身體遲了幾秒才緩衝過來不對,一把推開龍俊亨,力道過猛的讓龍俊亨後腦撞到牆壁發出砰一聲,自己也沒有好到哪去,失去平衡的從沙發上一路滾下地。
  「啊……」忍住痛站起來,看著痛得摀住後腦的龍俊亨冷冷的問:「其他人呢?我睡了多久?」
  「南優賢,V的成員,你的成員……」龍俊亨扯起笑容,一把拉住金聖圭的手腕將他往自己的方向帶,卻被強硬的抵抗並甩開:「你是因為他而不答應我嗎?」
  金聖圭用手背擦了擦嘴,沒有回答,打開包廂門就要走,龍俊亨的聲音從後面告訴他答案。
  「希澈哥他們在隔壁包廂,你大概只睡了半小時。」
  這次換金聖圭沒有回答,只是關上包廂門,隔開與龍俊亨的連繫,沒有馬上回去還在喧鬧著的包廂,而是先往洗手間去,用冷水狠狠的洗了臉,將彩妝擦掉大半,只剩下些殘餘。
  八字眉搭上沒有眼線的細眼睛,誰看都是一臉委屈倒楣,用紙巾擦去滿臉水珠,雖然還剩了些殘妝不過將瀏海撥下來之後看起來還行。
  金聖圭乾乾的笑了幾聲。
  今天即使不是稍病幫的聚會,他也會答應單獨喝酒的邀約,明明沒有打算答應龍俊亨,卻給了對方欲拒還迎的空間,甚至被看穿心意……他快弄不清自己在做什麼了。
  「你到底在做什麼…金聖圭,打起精神來吧。」露出個訓練有素的笑容,金聖圭打算轉身又一頭撞上人:「抱歉……」
  「你沒事吧?」打過幾次照面的尹斗俊順手扶住他還有些腳步虛浮的身子:「你跟俊亨突然不見……」
  「我跟俊亨沒有關係。」不禮貌的打斷對方,金聖圭規規矩矩的九十度折疊鞠躬:「我先回去了,前輩。」
  回到包廂裡在金希澈身邊坐下,大前輩的眼光只是在他臉上停留幾秒,沒有多問還順口叮嚀了句別再喝,金聖圭反而心虛了起來,乖巧的推開酒杯,發現手機亮著訊息光。
  ──哥,在哪呢?不來陪我嗎?行程延後了?優賢好寂寞昂。
  來自南優賢的消息,充滿南優賢風格的撒嬌,彷彿能看見南優賢嘟著嘴扭動的模樣,訊息發送時間……差不多是跟龍俊亨單獨在一起的時候。
  覺得唇上還帶著點觸感,金聖圭又再次用力的擦了擦嘴,按著鍵盤輸入回覆──在稍病幫的聚會,要回去了──發送前猶豫了一下,躊躇再三,將稍病幫的聚會,改成了跟龍俊亨喝酒才發送。
  南優賢,討厭。
  南優賢,喜歡。
  還是要回去陪他啊,不然這笨蛋又要熬夜練歌……
  向金希澈為自己的提早離席道歉,金聖圭安靜的從包廂離開,本想直奔公司,聞了聞身上的酒味還是決定先回宿舍一趟再去陪那個又討厭又喜歡的人──但是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金聖圭回到宿舍時,被縮在宿舍門口的人嚇了一跳。
 
---------
斗圭終於暗搓搓的端出來了
圭哥到處睡人(不是好嘛!!
 
宿舍門口的人是誰呢!!!
 
明天要買SMT台灣廠的票
求哥哥保佑神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