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5

    累積人氣

  • 6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29--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充滿整個演播廳的掌聲讓南優賢不斷鞠躬,然後跟前輩金鐘雲同時站上舞台上一紅一藍的方型小站台。
  聽著觀眾投票時按下按鈕的聲音,南優賢只能等待結果,偷偷看了眼旁邊的金鐘雲,雙手在背後不停交握著,但臉上的表情沉穩、淡然,帶著淺淺的笑容。
  南優賢想像過拿一勝,甚至拿全勝,如果前輩這麼緊張,是不是代表他的舞台不壞,有機會能贏?彷彿超能力一般的想像力在腦中膨脹起來,他想贏,想贏,想贏。
  「好了,投票已經結束了──」
  主持人申東燁的聲音南優賢集中著全部的精神聽,然後看到連接著兩個站台的燈光階梯一階一階亮起,最終只會有一邊連上,勝出的只有一方。
  「請看、結果!」
  燈光階梯亮起的音效彷彿跟心跳同步,登、登、登。
  登。
  南優賢的眼睛有點適應不了突如其來的黑暗,隔壁金鐘雲的位置仍然保持著光亮,趕緊趁著還在黑暗中深呼吸一口氣才掛上笑容握上金鐘雲的手恭喜他勝出。
  殘酷的淘汰機制,無關資歷,只看能否抓住觀眾的心。
  原來不朽的名曲是一個這樣的地方。
  扯著笑容撐完錄影。
  南優賢相信他的笑容很完美,從小到大還沒有人識破過。
 
   §§§
 
  金聖圭等訊息等了整整一天,行程跑完後更是手機不離手的就怕錯過南優賢發來的訊息,多次打開螢幕確認最後訊息還是停在早上,沒有新消息。
  不朽的名曲早就錄完了,南優賢一點消息都沒有,甚至沒有回宿舍,金聖圭焦躁的去了趟公司又去了趟漢江,都沒見到人。
  「去哪裡了……」眼看時間越走越晚,金聖圭咬著下唇決心打電話給經紀人問問南優賢去哪了──看情況也有可能變相的變成是報備南優賢不見了。
  手指撥出電話的前一刻,手機突然一秒的停頓,然後切換到電話待接畫面,來電名字正是金聖圭等了一白天一晚上的南優賢。
  「呀!優賢啊!你去哪裡了──」
  話說到一半,聽到南優賢對著電話狠狠一親的聲音金聖圭瞬間消了音。
  『嗯嘛──My范想不想我嗯嗯……』南優賢的聲音軟軟的,有些大舌頭,金聖圭很輕易可以辨識出他喝了酒,而且醉意已經讓南優賢分不出來他打錯電話了:『My范來陪我嘛……我在我宿舍附近的…嗯…酒攤……嗯嗝。』
  聽著南優賢迷迷糊糊的說著路怎麼走,金聖圭腦子裡很快浮現出那個路邊的攤位,他們曾經路過許多次,南優賢自顧自的說完就掛了電話,金聖圭愣愣的看著手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
  南優賢找的是金起范不是金聖圭。
  還是不要去好了,他是金聖圭,不是金起范,即使接錯了電話他也不會變成金起范。
  把手機收回口袋裡,金聖圭靜靜的盯著牆上的時鐘看。
  五分、十分鐘,再過一秒就十五分鐘。
  「真是……」金聖圭抽了下鼻子,覺得自己只是太冷了,於是拉過棉被披上。
  縮在棉被裡,鼻子還是一直在抽,金聖圭才不想承認是因為覺得只看著時鐘慢慢走太無聊了,他只是眼睛有點乾澀需要一點生理性淚水來滋潤。
  憋著氣、只讓眼淚維持著滋潤就夠了的程度,一滴也沒有落下。
  看吧,他才沒有哭。
  「真是太難看了……」
  嫉妒。
  失落。
  茫然。
  一點也不灑脫。
  說好的全州男人不拘小節、自我感覺良好全都去哪裡了……
  南優賢跟金起范不是龍俊亨那種心思又怎麼樣,他們依然有金聖圭無法介入的地方,金聖圭跟南優賢變親近了又怎麼樣,ToHeart從小就互相相伴至今。
  說著我們是V,到底是想說服誰。
  南優賢也說著我們是V,誰知道是不是只是嘴上說說。
  連喝酒都不找他。
  金聖圭看著時鐘又走過去了十幾分鐘,吸著鼻子去洗了把臉,穿好鞋,慢慢往路邊攤走去,他只是擔心南優賢一個人喝酒會回不了宿舍。
  夜裡的風隨著季節變化已經不像年末時那麼寒冷,金聖圭故意不戴上口罩,這讓他有個很好的藉口可以說鼻子是被風吹紅的,等他放慢腳步走到那個酒攤,藏起身子偷偷的往坐位區找著那個身影,找到了之後覺得自己真是可笑。
  跟南優賢坐在同一張桌子上的不就是那個My范嗎。
  金聖圭沒有進去,站在暗處看著金起范不斷從南優賢手中搶走酒杯的樣子好一會,抽了抽又開始流鼻水的鼻子,慢慢又走回宿舍。
  「他能把你照顧的很好,包括阻止你喝酒、送你回宿舍……」把放在口袋裡的手機拿出來,金聖圭點開龍俊亨的對話框,即使這段時間都是已讀不回龍俊亨依然每天發訊息來,從天冷了要穿衣到直播看到臉色有些差叮嚀要早睡,從要不要一起吃飯到今天粱耀燮在節目裡鬧笑話,從V的專輯唱得很好聽到他作曲的新歌很快能公布。
  金聖圭被凍得有點紅的白細手指在手機螢幕上按了按──改天一起喝酒吧──發送。
  「……到底是為了什麼啊我……」
  把手機放回口袋裡,金聖圭慢慢走回家,慢慢洗了個澡,然後守在窗戶邊看著樓下,直到凌晨,終於看到兩個跌跌撞撞的身影從車上下來。
  裝做被吵醒的樣子從金起范手裡接過走路不穩的南優賢,費勁的把他再一次扔到下舖,趴在床邊看著南優賢不安分的蠕動來蠕動去。
  「我還要喝……我不要、不要…回宿舍……」
  不想回宿舍的理由是什麼?
  「嗯…哥……圭…哥……嗯……」
  不要叫我。
  「起范…我怎麼辦……我……沒有用……」
  金聖圭抿了抿唇,俯下身,在南優賢耳邊吹了口氣。
  「嗯!起范…別鬧……」
  看來是醉了。
  金聖圭小小聲的、幾乎是吹氣般的音量開口:
  「喝酒為什麼不找聖圭哥?我SHINee的行程很忙你不知道嗎?」
  南優賢蠕動的動作突然就停了,半睜著沒焦距的死魚眼盯著趴在他上面的人,金聖圭一顆心都要從嘴裡跳出來了。
  南優賢是醉了?沒醉?醒了?沒醒?說只是開玩笑?要怎麼塘塞過去?叫他快睡覺?乾脆當作沒這回事?
  金聖圭腦子裡還沒選出最佳逃跑路線,南優賢嗚嗚嗚的哭了起來。
  「我沒贏…這麼沒用的樣子怎麼可以讓哥看到…嗚嗚……哥陪我熬夜…哥很累有行程……我…沒拿獎……又沒贏……我沒有用……嗚嗚嗚……哥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沒用……沒臉見哥……嗚……」
  南優賢酒後吐出的真言震驚了金聖圭。
  手機上亮亮的訊息燈吸引了視線,打開來,是龍俊亨的回覆。
  ──聖圭,你終於理我了。想去哪裡喝?我請客。
  金聖圭抓著手機在地板上縮成一團。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
圭哥腦袋一片混亂耶
我是壞人
 
啊啊
就算是自己寫的也還是好心疼花花嗚嗚嗚
不朽的我們花啊O_Q
花花他自尊心很高
也很好強
花花他也想要成長
 
另外就是好久不見的小鑰匙&龍大少又要起作用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