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5

    累積人氣

  • 6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原諒我1--鮭魚+L南3PH

  「那是你親哥你認識他二十幾年一定有辦法啊──」南優賢都快急哭了,可,他也知道,金明洙說的沒錯,就算是金明洙這個親弟、是他這個愛人,金聖圭生起氣來六親不認,甚至,因為親而更難消火。
  金明洙任南優賢拉著自己的手搖搖晃晃,又嘆了口氣,其實從他們倆人只敢跟在背後走就可以知道,其實兩個一樣怕金聖圭。
  原本十分期待的三人約會就在金聖圭的低氣壓中,對金聖圭決定的事情大到下一個景點小到點餐內容,兩個小的一句話都不敢吭聲的絕對服從,不過,還是從那裡面可以感覺的到金聖圭生氣歸生氣,還是疼他們。
  例如說對攝影沒有興趣的金聖圭竟然知道美術館有個國際攝影展正在展期中,金明洙一進去就一頭栽進了不想離開,例如說點上了桌子的菜滿滿的都是南優賢最愛吃的菜色,南優賢吃的兩眼水汪汪,嘴裡心裡都塞得滿滿。
  可是金聖圭的臉色還是始終如一的黑,南優賢偷瞄了幾次都不敢說話,只好含著眼淚吃完又心暖又害怕的晚餐。
  兩人亦步亦趨的跟著金聖圭進入今晚投宿的飯店房間,大片落地窗外是美麗的海景,兩張雙人床已經被併在一起,成了足夠大三個人一起使用的尺寸。
  金聖圭在房間裡先巡了一圈,小心謹慎的個性讓他連窗戶是否如飯店所說是防窺視的都確認了之後,才指著浴室:
  「你們,先洗澡。」然後自己掛上細框的金邊眼鏡坐到落地窗邊的大沙發上打開平板電腦瀏覽今天的金融趨勢。
  被點名的兩只小的什麼也沒多想,用像是後面有獅子在追一樣的速度蹦進浴室,浴室裡跟房間一樣有著大面的落地窗,經過金聖圭檢查,他們很開心的拉開窗簾邊洗澡邊欣賞窗外美麗的海景──才怪。
  窗外的美景是美景,窗簾也是拉開的沒錯,但他們卻沒有心情欣賞,南優賢站在水幕下終於撲在金明洙懷裡哭出來。
  「洙洙怎麼辦啦,我不敢跟圭哥說話……」
  金明洙一邊給他抹沐浴乳,一邊敲他的額頭:
  「誰讓你笨!一大早惹火圭哥。」
  「我笨,我笨嘛。」南優賢抽著鼻子,讓金明洙幫他搓洗全身:「所以你聰明,你幫我想辦法啊……」
  「哥也真是……出來玩就不要黑著臉嘛……」金明洙也只敢在背後說說金聖圭,一點也不敢當面造次:「黑著一張臉除了我們又沒別人看見……」
  「洙洙……」南優賢哭哭啼啼,乖乖站好讓金明洙幫他搓洗敏感的地方──太習慣被他們兩兄弟服侍著洗澡,就算金明洙的手握著他軟軟的粉色小肉柱搓洗也還是毫不驚慌不害羞的繼續哭。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洗乾淨點洗香一點,洗好去蹭蹭我哥,看他會不會消點氣……」金明洙仔細的幫南優賢連頂端包覆的皮層都翻開來清洗,一邊分析:「哥應該沒有一開始那麼生氣了,不然根本不會跟我們說話……」
  「真的嗎?圭哥不生氣了?」南優賢用手揉眼睛,一沒留神手上沾了泡沫一起進眼睛裡,反而哭得更凶。
  「不是不生氣,只是沒那麼生氣,小時候我也沒少惹他。」金明洙一邊翻開他眼皮小心沖水,一邊小力打了下他的手:「別亂揉。」
  眼裡的泡沫讓金明洙溫柔的用清水清洗完畢,南優賢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滴溜溜打起轉來:
  「洙洙……」
  「……你打什麼歪主意?」
  「不是歪主意啦!」南優賢抱住金明洙,蹭到他耳邊小聲講:「…你先幫我放鬆,等一下我直接撲圭哥做……如果他沒有把我推開就代表不生氣了對不對?」
  「還說不是歪主意。」金明洙頭上一打黑線,的確可以知道金聖圭是不是還在氣頭上,但是他呢?幫南優賢放鬆他一定也會想要,南優賢還真是想前沒想後啊。
  「好嘛……」
  南優賢嘴一扁,很有又要開始哭的架勢,金明洙認栽,將南優賢被洗得香噴噴的身子抱進懷裡,一手攬著腰,另一手順著脊椎往下掰開臀瓣碰觸那隱密的粉穴。
  「嚶……」向來只缺智商不缺撒嬌的南優賢呻吟一聲,抱住金明洙蹭著他:「…幫我……洗……」
  洗澡其實已經洗完,連頭髮都搓乾淨了,金明洙皺眉:
  「你確定?你不是討厭?」
  「……討厭、也要洗啊……」南優賢一張小臉被水蒸氣蒸的暈紅粉嫩,伸長了手把掛在牆上的花灑拿下,塞到金明洙手裡:「……被你們推倒的時候是來不及洗,既然能先準備當然…要洗……」
  「好吧。」金明洙關了水,將花灑取下,只留下水管,托著南優賢白嫩的屁股,兩指輕輕在裡面抽動,感覺到懷裡的人不安份的扭了兩扭。
  小祖宗,拜託別扭了。
  金明洙滿腦子只剩下覺得自己很可憐,幫忙把愛人準備給親哥吃,自己還吃不到。
  兩指在窄穴裡左右翻攪,將南優賢攪的軟成一灘水,掛在金明洙身上哼哼唧唧,直到水管抵上入口、淺淺的伸入一小截,被菊穴咬住。
  光滑的塑膠觸感讓南優賢緊張的抱緊了金明洙。
  「洙洙……水、水開小一點……」
  「嗯,知道,不會弄痛你。」金明洙一手在他背後安撫的拍著,南優賢好不容易藉由親密接觸放鬆的肌肉現在又因為緊張而全身繃緊:「我要開水了。」
  「嗯……」
  懷裡人軟綿綿的應聲,吹在耳邊的熱氣讓金明洙覺得他快要忍不住了,想要當場推倒這個過份的小祖宗,幾次深呼吸把蠢蠢欲動的欲望強壓下去,手指轉開水,將出水量控制在最小。
  「唔──!」溫水灌入後庭,南優賢難受的皺眉,下意識往金明洙身上靠想要躲開,但被金明洙捏著的水管也跟著他前進而前進,一點作用也沒有。
  「嗚……」小虎牙咬住下唇,南優賢一臉脹紅的忍著溫水帶來的不適感,小腹隨著灌入的水逐漸增加也微微膨脹起來:「洙洙…難受……快點……」
  愛人兩眼水汪汪的瞅著自己瞧,金明洙沒忍住,低頭吻住南優賢那張誘人的飽滿厚唇,舌頭推著他尖尖的小虎牙讓他張嘴,竄入他口中交換著彼此的呼吸。
  「嗯……」南優賢乖巧的伏著,仰頭接受來自金明洙的吻,後庭灌入的水量在他放鬆的這一瞬間突然加大,南優賢又驚嚇又難受的立刻扭動起來:「嗯嗯、嗯──」
  金明洙一手死死扣著他的腰,另一手掐著水管,不裡會他的掙扎,短短時間裡南優賢小腹膨漲的微凸,金明洙這才將水管拔出。
  「嗯嗯──」體內的東西被直接拔出,南優賢差點軟了腳,前面微微抬頭的地方蹭著金明洙小腹給彼此繼續升溫,後方被灌入的水沒了阻礙,傾洩而出,鼓脹的小腹隨著水被排出慢慢回到原先的平坦,金明洙將水開大了,沖走那些穢水。
  手指探入裡面小心的按摩著,南優賢乖乖配合讓他再次灌入溫水。
  「嗚嗚……難受……」小祖宗扭著腰扭著屁股,這又痛又曖昧的清洗過程早讓他下腹處又是興奮又是難受,硬挺著卻又發洩不出來,痛一會爽一會的,簡直要瘋,捉著金明洙的肩膀就咬了一口。
  「笨蛋……又要洗又怕難受……忍一下,快好了。」金明洙安撫的拍著他的後腦,肩膀就當貢獻出去了隨便他咬,不只南優賢忍的難受,他也是,平常他早就把人撲倒了,哪還有閒情逸致幫他放鬆幫他洗!
  「洙洙……嗚嗚……」就在金明洙懷疑南優賢是難受過頭退化的只剩下疊字時,這小祖宗又不安份了,一手扶著金明洙肩膀,另一手往下滑到金明洙腿間,用手給他套弄:「洙……洙洙也難受……」
  金明洙深呼吸,深呼吸再深呼吸。
  心一橫把水量擰開了一大截,南優賢驚叫一聲整個人軟了腿跌趴到地上,白嫩的屁股不敢著地高高翹著。
  「你不要亂來!」金明洙硬繃住臉,拔出水管揉著他的肚子讓他把水排出:「我可不敢保證不會先吃了你。」
  金明洙把洗白白洗香香的南優賢留在浴室,套上浴袍衝出浴室在行李裡翻了個東西,看也沒看金聖圭一眼,匆匆忙忙又回去扶起縮成一團情慾高張的南優賢。
  「別動,給你塞一個。」金明洙亮了亮手裡俗稱跳蛋的小型按摩器,手指壓按著經過幾次灌洗後乾乾淨淨的入口:「要放了喔。」
  「嗯……」南優賢知道金明洙放跳蛋的理由,後面即使放鬆好了,如果沒有一直處於被擴張的狀態很快又會縮緊,只好出此下策,不過──
  「洙洙你竟然帶跳蛋來……嗯……」在溫水沖刷下長橢圓型的塑膠製品被推入腸道,南優賢攀著金明洙的手臂喘著氣習慣跳蛋的存在:「本來想做什麼壞事……」
  「跟你出來玩,怎麼可以不帶?」金明洙說的理直氣壯,把遙控器交給南優賢:「給,要不要開震動你自己決定吧。」
  南優賢滿臉通紅的接過,也不穿浴袍,裹了大毛巾就往浴室外跑,留金明洙在浴室裡可憐的自己來。
  「圭哥!」兩眼水汪汪,皮膚也是剛洗好澡的粉嫩色澤,南優賢看著金聖圭的臉色,雖然臉色還是一樣黑但眼神的確和善很多,雖然害怕,還是大著膽子跪到金聖圭腿中間:「幫我…擦頭髮……」
 
------------------------------
這文因為寫不完
又心有不甘
只好先放一半出來
後面當然就是鮭魚然後大小金X花......3P口味略重我知道(?
不過重點是
寫了一半之後我超懶(欸
也許就這樣變坑了也不一定
會發出來只是因為
寫都寫了我不甘願他壓箱底!!!!!!!!!!!
大家就當作這是大小金X花的三合一賀文吧
搞不好寫到圭哥生日都寫不完呢......
.
然後這邊我要說明一下
酥酥給花花弄的那個水洗肚子(什麼
學名(?)叫灌腸
在同性之間那什麼之前最好是先來一下會比較安全衛生
那什麼之後常見的清洗橋段其實也是這個啦
只是比較溫和些 不一定真的灌水進去
用手指引導出來也是行的但通常那樣不太乾淨 還是容易發燒生病
雖然現實上也還是有沒洗就直接推倒的啦
然後因為是小說所以我也常常無視這個常識(?)就是了 小受們身體都鐵打(欸
在這說明也就只是給大家科普一下
畢竟小受們用來接受小攻的洞大家應該都知道是哪裡吧?
生理構造上 那邊存放的是人體的廢物........
我還是到這裡就打住吧
不要破壞大家吃肉的胃口XDDDDD
好奇的人可以自己多查查XDDDDD
查著查著寫肉功力會變強喔(騙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