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5

    累積人氣

  • 6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EXO]喜歡的人是你25--魂蛋/勳興

  鹿晗還坐在病床上,純白的病人服配上他原本就白皙透亮的膚色,看起來簡直像要消失一樣。
  「沒事,只是情緒波動大了點……」鹿晗很率性的將瀏海往腦後順了順,額頭正中,一個由數個圓形組合成的異能印記讓人不得不注目:「沒想到我也是異能者,而且能力還不錯。」
  將手往前伸,不遠處的花瓶騰空飛起。
  「念力,聽說是下意識移動了自己的身體所以從十二樓摔下來也沒事。」把花瓶又放回原處,鹿晗翻身下床:「走吧,回家。」
  兩人併肩走在回家路上,天空淺淺地下起小雨來,鹿晗順路買了幾瓶燒酒,張藝興也不知道該不該阻止他,悄悄偷看著鹿晗的臉色,想,鹿晗會情緒失控應該是跟吳世勳有關吧。
  「……藝興。」
  「嗯?怎麼了?鹿哥。」一轉頭,發現鹿晗皺眉盯著自己看,張藝興看看被小雨淋得有些水濕痕跡的鹿晗,再看了兩眼自己,發現了是有不對勁的地方。
  明明是一起走著,也沒打傘,雖然只是小雨但鹿晗身上的衣服已經吸了水氣顯出半濕透的樣子,髮梢也微微滴著水,而他身上卻還是乾爽的一點水分也沒有。
  身周旋著的清風這時候似乎在彰顯存在一般,呼的颳成一陣強風,將靠近張藝興周圍的雨水全都吹的遠了。
  鹿晗看得目瞪口呆,張藝興自己也傻愣了一會。
  「興爺,這是你的異能嗎?」
  「不是啊!」張藝興趕緊交代了今天發生的怪風,鎖骨中央的獨角獸確實安安靜靜,一點變化也沒有,這股清風也完全不受他控制。
  鹿晗試探性地碰了碰那隻獨角獸,的確不燙手,安安靜靜,張藝興身邊的風確實不像是獨角獸發出來的。
  兩人併肩走回家,鹿晗先去洗了澡暖暖被雨淋濕的身體之後扔了瓶酒給已經爬到上鋪的張藝興:
  「陪我喝。」
  「喔……」張藝興這才第二次喝酒而已,上次喝的還是適合初學者的甜酒,燒酒才泯一口就覺得嗆,鹿晗坐在下舖,其實兩人彼此看不見,張藝興直覺,鹿晗有話跟他說,於是捧著酒瓶等鹿晗開口。
  下舖傳上的開瓶聲很快已經來到第三瓶,張藝興有點擔心鹿晗,偷偷探頭瞄了眼,又悄悄把身子縮回來。
  如果鹿晗不想讓他看到眼淚,他當然會當作沒看到。
  當張藝興把燒酒當挑戰似一口一口慢慢喝掉一半,鹿晗的聲音才緩緩的從下鋪傳上來,有點黏糊有點慢,但還很清醒。
  「公司不讓我說,但是藝興,我覺得你應該要知道。」
  「那時候頂樓除了我,吳世勳也在。」
  「我約他上來,他就來了。」
  「我開口之前他就先說他喜歡你。」
  「我知道,我知道他喜歡你。」
  「我說,我只是要做個了結,讓他給我幫個忙。」
  「他不肯。」
  「不過其實我也只是想讓他狠狠的拒絕我而已,呵。」
  「他無意間就做完了,是不是很棒的一個人?」
  「我只是好羨慕你啊,藝興。」
  房間裡的東西,微微震動起來,鹿晗的聲音稍微停下,張藝興聽到他在深呼吸,看來,異能也是這麼爆發的。
  「我們稍微說了一點話。」
  「他,他真的很喜歡你。」
  「反正,就像你聽到的那樣,我的異能爆發。」
  「頂樓上所有東西都在飛,包括我跟他……然後那時候,刮了一陣強風。」
  「我是被風吹下去的。」
  「我的異能是念力不是風。」
  不是鹿晗,那只剩一個人了。
  張藝興身周的清風又稍稍地變大了些,在房間裡掀起一陣舒適的涼風,然後又稍稍變小了些,只繞著張藝興轉。
  「我沒跟公司說風的事。」
  「因為公司也不告訴我他怎麼了。」
  「……我醒來的時候在醫院,公司讓我不要把他說出去,讓我說出事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在頂樓。」
  鹿晗呼了一口氣。
  張藝興聽到他開了第四瓶酒。
  張藝興把喝剩的半瓶酒放到一邊,手往空中去碰觸那股繞著自己轉的風:
  「是你嗎……世勳……」風沒有回答,只是再度變小,變回連頭髮也吹不起的清風。
  「藝興。」鹿晗說到這裡,喝得太多又太快,已經有些口齒不清:「我真的真的好羨慕你啊……」
  酒瓶落地的清脆聲音讓張藝興探頭看了下,鹿晗軟倒在床上,第四個酒瓶子裡還剩下一些的酒液隨著瓶子滾動在地板上留下不規則的水痕。
  對於鹿晗的真心告白其實張藝興也沒辦法說什麼,把吳世勳讓給他,恐怕是做不到,先不說吳世勳喜歡的對象,光是他自己現在懵懵懂懂的曖昧就是一大問題,可鹿晗卻能做到,壓抑了喜歡的心情,放棄喜歡的對象,雖然有些狼狽,可張藝興卻覺得現在醉倒在床上的鹿晗是他看過最帥的鹿晗。
  「我也很羨慕你,總是那麼豪爽、率直……」張藝興擰來毛巾給鹿晗擦了擦臉:「謝了,鹿哥,我會好好想想。」
  默默把瓶子給收了、地給擦了、把鹿晗放床上給蓋好棉被了,進浴室前,稍稍扭捏了下,對著空氣說:
  「那個,世勳,我要洗澡了,你能暫時離開我嗎……」
  小小的涼風在身周打了個轉,沒跟著進浴室。
  「……我很快洗好。」
  張藝興紅著臉關上浴室門,這天晚上入睡,總覺得,就像是被吳世勳給牢牢抱緊在懷中。
  醉到睡的鹿晗又是隔天一早起床才盥洗,但精神卻很好,神情也颯爽明朗,讓張藝興放了心,也更佩服鹿晗拿得起放得下的真男人性格。
 
------
這文的實體書還有一些~
想收的人可以連繫我喔~~
 
擔心鹿哥墜樓的人~
我說過了別擔心了吧~~
你們該擔心的是奶包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