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5

    累積人氣

  • 6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21--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南優鉉跟著傻笑:
  「聖圭哥的六十秒真的超好聽,那歌聲,哇,不是開玩笑的。」
  「唱一段,唱一段!」
  凹不過主持人起哄,金聖圭拿著水瓶當做麥克風,清唱了幾句六十秒,然後他就發現自己掉進某種奇怪的氛圍裡,兩個主持人一臉戲謔不安好心的看著他。
  「噢噢,就是這段吧。」
  「感情太豐富了都想哭了嗚嗚嗚。」
  「一定是因為拿了一位太感動在舞台上哭成那樣……」
  「不對,不是因為一位啊,聽說還沒有拿就哭了……」
  「噢、那我們可憐的聖圭到底是因為什麼才哭的呢……」
  兩個人一搭一唱,金聖圭哭笑不得的拿著水瓶坐下也不是繼續站著也不是,南優鉉適時的站起來把金聖圭壓回椅子上:
  「我我!我來爆料!」
  「呀!南優鉉!」
  金聖圭緊張的想阻止,聽到有料可爆的主持人可不會裡他,一人壓肩膀一人捂嘴巴讓金聖圭一點反抗也做不了。
  「快說快說,說得好我們就認同你會做藝能!」
  「沒問題。」南優鉉歡快的出賣金聖圭:「聖圭哥想到喜歡的人啦!」
  「誰誰誰!」
  「這可是大新聞!頭條啊!」
  金聖圭緊張的眼睛都瞪大了,可就是扭不動也發不了聲音,只能唔唔唔的彰顯自己的反對。
  南優鉉把雙手做出V字型的花瓣模樣托著下巴裝可愛:
  「就是我啊,聖圭哥最喜歡我了!」
  南優鉉說的是實話,超級大實話,可兩個主持人根本不相信,一起發出了被欺騙的聲音:
  「欸吚!!」
  「我不在他身邊他可是很寂寞的。」
  南優鉉繼續舌燦蓮花、口若懸河,倆主持人見沒戲這才放開被壓制的金聖圭。
  金聖圭心臟加速的都快跳出來了,兩手握拳小力的敲了敲南優鉉的手臂:
  「呀,你怎麼可以這樣。」
  南優鉉只是用甜出蜜一樣的臉朝他笑。
  「好吧讓我們跳過這個話題。」鄭敦亨放過這個被南優鉉弄的沒營養的話題,往下進行錄製:「下一個話題是,喔喔,成為大話題的吻痕啊。」
  「概念是更加性感的誘惑,聖圭呀,吻痕是這邊?還是這邊?」劉大俊比了比自己脖子的兩邊。
  金聖圭遲疑了一會,還是側過臉,把曾經有過深紫色吻痕的左頸側露出來:
  「大概是這個位置……」
  倆主持人比對了下他們兩個的脖子,一邊吐槽劉大俊的脖子比起金聖圭那細白雪嫩根本就是不能看,然後繼續圍攻金聖圭。
  「吻痕是真的對不對?聽說不是特效化妝啊?」
  「我們聖圭不是單身嗎?誰有這個資格給你咬呢?」
  金聖圭手足無措只能乾笑,腦子裡一片空白,還沒想出個好答案出來,南優鉉又歡快的舉手:
  「我我我!我咬的!」
  「呀!南優鉉!」
  「喔喔喔!犯人就在這裡!」
  「咬一次!咬一次!就用跟當時一樣的姿勢吧!來來,現場示範!」
  「等一下!不能這樣啊!」
  金聖圭試圖阻止的同時南優鉉已經很配合的坐到地板上伸直雙腿,拉住金聖圭:
  「當時就是這樣啊,聖圭哥坐在我身上。」
  南優鉉手一使勁,弱不經風的金聖圭失去平衡,只能被他抱住。
  「呀,南優鉉──」
  抗議的話還沒完,南優鉉一口氣吹在他頸側讓他不由得一哆嗦就停了話,只聽到南優鉉在他耳邊細語:
  「噓,哥配合就好了。」
  然後頸側就感覺到南優鉉那豐厚的唇瓣貼了上來。
  「姿勢就這樣,然後大家都知道的嘛。」
  南優鉉邊說話,帶著體溫的雙唇一邊在頸側的皮膚上磨蹭,金聖圭被挑逗得全身燥熱,又害羞又不敢動,接下來的對話基本都沒聽進去,等到主持人終於玩夠了才被南優鉉扶著坐回椅子上,雪白的皮膚從臉頰一路紅到耳根,害羞到抬不起頭來。
  這節目要怎麼播啊──
  金聖圭內心小小的吶喊完全是不必要的擔心,節目播出後在粉絲裡掀起了一陣熱潮,金聖圭一直只有耳聞,沒有實際體會過的CP粉一個一個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來,隨便打上關鍵字搜尋,求交往求出櫃求現場LIVE什麼露骨的話都說得出來,看得金聖圭那是一邊擔心國家幼苗一邊又擔心V的形象。
  想問南優鉉是不是已經料到事情會這樣發展,又臉皮薄的一個字也不知道該怎麼吭出聲,只好自己默默的看新聞看各種消息,不只南圭,連南key、龍圭什麼奇怪的配對都有,真是現在的女孩子都在想什麼……
  與金聖圭滿腦子尷尬與害羞不同,這時候南優鉉拉上了金起范兩人又在路邊喝酒談心。
  一杯一杯接著喝,南優鉉只差沒有直接把酒瓶拿起來灌,金起范看得出來,這次南優鉉要講的話大概他清醒時講不出來,只好用酒先麻痺一下神經,於是在南優鉉灌掉兩瓶燒酒顯得有些微醺時停下了倒酒的動作。
  「說吧,這次又怎麼了。」
  「節目…播了……」被酒精麻痺了些神經,南優鉉半趴在桌上,玩著手中的空酒杯:「之前錄的…一周偶像……」
  「V出演的?然後?」
  「…我……你有沒有看啊……」南優鉉把臉貼上桌子,手伸長了跟金起范要酒,他覺得他還是不夠醉、說不出。
  「沒看,但是看到新聞了,很曖昧啊,你們倆。」金起范也不小氣,給他倒了滿滿一杯:「吻痕也是你咬的,他喜歡的人也是你,怎麼,是公司叫你做CP了嗎?」
  「才不是!」南優鉉中氣十足的嚷嚷之後,又特沒膽的小聲下去:「公司雖然有說讓做但聖圭哥應該已經忘了吧……」
  看著手上的酒,仰頭喝盡,伸手要酒、喝盡、要酒、喝盡,南優鉉一口氣又乾了三杯酒,呼出的氣都有酒味了。
  「這樣喝酒,你嗓子還要不要啊。」
  金起范暫時收起酒瓶,南優鉉噘著嘴趴回桌上。
  「聖圭哥是我的!才不是什麼龍圭、希圭!」嚷嚷著,臉卻埋在手裡只讓金起范看他的頭頂:「想…想說他是我的,所以那樣做了。」
  「喔,還以為是公司指示的…原來只是你嫉妒啊。」
  「誰嫉妒!」南優鉉的反駁在金起范冷靜的眼神下縮了回去又趴回桌上:「對啦我嫉妒……聖圭哥、是我的…是V的啊……」
  「你這毛病真的要改。」金起范聳聳肩拿過他手上的酒杯給他倒滿再塞回去他手裡:「喝吧。」
  南優鉉一臉要哭不哭,接過酒杯,豪爽的再乾。
  「喝吧,今天我買單。」金起范直接把酒瓶給他:「安心就冷淡,喜歡就依賴……嘖嘖,你毛病真多。」
  「要你管……」南優鉉抓起不合時宜亮起訊息的手機,嘟著嘴把李成烈發來的遊戲邀請給已讀不回。
  「是是、不要我管,只要我陪你喝酒。」
  「再一瓶……」
  「……阿姨,這裡再來兩瓶燒酒!」
  當南優鉉喝成一攤泥,好朋友金起范也只能擔起送他宿舍的重責大任,把人從車上揣下來、扛進電梯、拉到門口,金起范覺得自己也該去鍛鍊肌肉了。
 
 
 
------------
又見周偶wwwww
吻痕AvA
非常徹底的利用了~~
 
雖然現在大家都一片的罵花花T_T
可是我還是愛花花T_T
 
下章繼續虐圭哥←看我都捨不得虐花花讓他有得吃又有得抱過的超爽就知道我有多愛他
 
二哥快要出場了
亞東兩個戲份不太平均唔唔
要想辦法鬧點事給他們嗯
 
啊啊啊今天的機場照真是幸福的可以去死了OAQ
圭哥就那樣把下巴擱在花花肩膀上啊啊啊啊
 
明後天出門泡溫泉
不在家~所以不更新昂~
但是會回留言!!!!
大家快跟我聊天~~~~~~~~~~>W<
我們下周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