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704585

    累積人氣

  • 6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15--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已經疲軟的男性象徵在黏膩的精液潤滑下從後穴滑出,期間金聖圭哼哼唧唧幾聲,小力的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南優鉉低下頭想把金聖圭被他扯開的睡衣撈回來,但視線裡最先看到的是沾染的兩人腿間的腥紅血液。
  「聖圭哥──唔。」
  才叫了一聲,還來不及說後面的話,金聖圭快速用雙手摀了他的嘴,哭的紅潤的鼻頭還在一抽一抽,一點氣勢也沒有的命令:
  「不要說話,然後放開我。」
  南優鉉吶吶的鬆了手,金聖圭搶過睡衣內褲,轉頭往浴室直奔,途中踉蹌的跌了幾次,南優鉉只敢在原地看,也來不及上去扶。
  浴室門被大力關上,南優鉉看看相對還穿得很整齊的自己,就近先用廚房的水源給自己擦拭了下,一邊很自覺的收拾地面上曖昧的紅色、白色水痕。
  「南優鉉!」
  金聖圭中氣十足的尖吼從浴室傳來,南優鉉趕緊到門口立正站好。
  「是!聖圭哥,我在這裡。」
  「拿藥來。」金聖圭將浴室門開了一小縫,伸出手、平攤向上。
  「是!馬上來。」將醫藥箱裡所有外用的藥看了一輪,最後挑了管一般外傷通用的軟膏遞給金聖圭。
  金聖圭收回手,似乎也是在細看藥品說明,幾秒後哼一聲再次關上浴室門。
  南優鉉正襟危坐在金聖圭床上等著金聖圭出來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好不容易等到金聖圭拿著毛巾邊擦邊不太平穩的走進來,還沒開口又被藥膏給敲了頭頂。
  「拿回去放。」
  「是!」
  等他手腳俐落的收了藥再回來,金聖圭已經躺好準備睡了。
  「聖圭哥。」南優鉉趴在床邊,小心翼翼的搖了搖他,不敢大力,可憐兮兮。
  「做什麼?」金聖圭頭也沒回,淡淡的問。
  南優鉉揣測著金聖圭的心情應該沒有自己想像的糟,偷偷掀開被子一角:
  「今天可以跟哥一起睡嗎……」
  「呀!誰才是被強上的那一個,你裝什麼可憐!」金聖圭咬牙翻起身,滿臉只剩下窘迫跟無奈:「髒死了,去洗澡!」狠瞪南優鉉一眼。
  「是!」南優鉉就差沒有手舞足蹈了,在他聽來金聖圭已經同意只要他洗乾淨就讓他上床一起睡,衝去浴室又想快又不敢洗不乾淨的花費二十來分將自己搓洗乾淨,當他偷偷摸摸的摸上金聖圭的下舖時,金聖圭早已經往牆邊移動、給他讓出了足夠一人躺的位置。
  「聖圭哥──」
  「閉嘴。」
  南優鉉只好乖乖閉嘴,直硬硬的躺著,連碰都不敢碰到金聖圭一下,誰讓放肆的人是他。
  隔天早上南優鉉是被打醒的。
  金聖圭毫不留情的連續幾下巴掌拍在他身上:
  「去拿藥。」
  金聖圭的聲音有些啞,南優鉉迷茫的眼神還沒睜開完全都只顧黏在金聖圭臉上看,金聖圭又是一個枕頭砸在他臉上。
  「去拿藥。」金聖圭重複說了一次,扶著腰慢慢往浴室走。
  南優鉉蹦起來,想要扶他,還沒抓上手就被揮開。
  「我沒事。」金聖圭回頭瞪了他一眼,細細的瞇瞇眼沒有眼線助威,在南優鉉眼裡看來就像永遠沒睡飽一樣可愛,當然,在金聖圭明顯心情不好的情況下他不敢說什麼。
  一邊去翻醫藥箱一邊偷看金聖圭,原本就白嫩的皮膚過了一夜更是白的像紙,可卻只有臉頰紅通通的泛著不正常的粉紅色,南優鉉猶豫了一下,把體溫計跟著外用藥一起遞給金聖圭。
  雖然收到金聖圭再一記瞪眼,不過金聖圭沒多說便把體溫計給拿過去了,南優鉉知道自己猜對了,金聖圭在發燒,今天還要打歌,還是ToHeart的歌手出道舞台,他可真算是做了件好事啊──一邊遲來的反省,一邊回想昨天緊抱住的金聖圭那癡迷沉醉的模樣,南優鉉甩甩頭,一大早想就回想香豔的畫面對血氣方剛的下半身不太妙。
  翻了兩下體重紀錄本決定暫時不管發胖這個問題,南優鉉打開冰箱把食材們給掏出來,動手弄了桌很久不見的豐盛韓式早餐。
  「南優鉉!」
  才剛擺好桌,金聖圭尖細的喊叫彷彿算好時間的從浴室響起,南優鉉一秒也不敢怠慢馬上衝到浴室門口。
  「是!哥!我在!」必恭必敬的只差沒有敬軍禮。
  金聖圭啪的一聲打開門,沖沖的怒氣讓他那標誌性的八字眉都快要倒飛了,可憐的門板撞在牆上又反彈回來在那邊顫動。
  正想著不知道是要放藥回去還是要扶他去餐桌還是要幫他擦藥還是其他使喚,金聖圭的手比他腦子轉得還要快速抓住他的耳廓往上提起、用力扭轉──俗稱,擰耳朵。
  「你自己看看你幹的好事!」
  「啊啊啊啊哥會痛啊啊啊啊!!」
  「不痛我掐你做什麼!!」金聖圭近乎咆哮的仰起脖子,另一手指向下顎線下方,白嫩纖細的脖子上,一朵混合著鮮豔與暗沉的紫紅色吻痕再明顯也不過:「你瘋了嗎!我們是藝人藝人藝人藝人藝人藝人!知不知道藝人兩個字怎麼寫!留吻痕!留在這麼明顯的地方!今天還要不要上舞台!你說啊你說啊啊啊啊啊!」
  南優鉉也看到了那個在金聖圭左頸側盛開的漂亮色彩,想起自己昨天是怎麼被引誘的受不了的不斷去啃咬同一個地方,想起金聖圭細膩又隱忍的悶哼與喘息,不好,下半身快要起立了。
  趕緊努力把回憶打散,雙手捧著金聖圭的手想要拯救自己的耳朵可是又不敢大力扯,怕把在怒火上的金聖圭惹得更惱:
  「聖圭哥對不起對不起我我我我馬上想辦法,你你你你先去吃早餐,我煮煮煮煮煮好了就在桌上──」痛得連說話都結巴,南優鉉只差沒有跪下求金聖圭原諒。
  怒火中燒的金聖圭看向餐桌,雖然那眼神兇惡的更像是用瞪的,把藥膏跟體溫計大力拍在南優鉉腦門,慢吞吞的走過去,從他緩慢的步伐跟小心翼翼的坐姿南優鉉不難知道他身體很不舒服,可是慫得連上去扶一把都不敢。
  瞄了一眼溫度計,三十八度,是個不太妙但勉勉強強還能動的低燒溫度。
  「聖圭哥…你發燒還…去打歌嗎?」
  南優鉉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小聲的問,雖然不問他也知道金聖圭不會因為這樣就不去。
  「現在沒有時間生病,當然去。」
  金聖圭給他的回答當然也在預料中,他們現在是真的是沒有可以生病的時間。
  「那個,聖圭哥。」南優鉉硬著頭皮在對座坐下、看著金聖圭眼色慢慢的夾菜到金聖圭碗裡:「反正,是遮不住了──要不說是故意咬的吧?增加點舞臺效果……剛好六十秒也是性感概念……」
  越說越覺得底氣不足,金聖圭用筷子檔了他的筷子。
  「我有手,自己會夾。」
  南優鉉乖乖收了筷子吃自己的。
  金聖圭拿了個空碗裝了大醬湯,南優鉉以為他是要自己喝,在那個碗被重重放到自己面前時傻了眼。
  「咬都咬了!不這樣也沒辦法了。」金聖圭惡狠狠的一邊裝第二碗湯一邊咬牙切齒:「──昨天我也有不對。」
  這語氣不像道歉,只是南優鉉還是從金聖圭那蔓延到耳根的薄紅確認了這哥是彆扭的在表達其實他也沒有真的那麼生氣。
  「嘿嘿,聖圭哥。」忍不住就笑了。
  金聖圭抬眼瞪了他一眼,光是今天早上,南優鉉就數不清楚自己到底被瞪了多少次了,這哥是真的喜歡他沒錯吧?這麼兇。
  「哥對我真好。」
  金聖圭臉上的紅暈擴散到脖子了,南優鉉很有眼見力的見好就收。
 
----------
甜蜜(?)的事後早晨
南敏俊xi誰叫你吃誰叫你沒計畫的亂吃
被擰了吧
害羞的圭哥好可愛愛愛愛(萌
如此威武勇猛的小公主
南敏俊xi注定怕老婆

四天連更達成!
明天不更!我要休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