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694644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59第一部完--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59第一部完--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哥!聖圭哥!」
  金明洙急切的聲音有點不真切,金聖圭回過神時發現自己已經被拉起來坐到一邊的空椅上,金明洙在哭,張東雨也在哭。
  「別哭了。」金聖圭低聲說:「都別哭了。」  「都都、都是因為我──」張東雨哭的打嗝,如果不是被李浩沅拉著可能也跟金聖圭剛才一樣會直接軟倒在地:「小、小章魚──」
  不知道張東雨在說什麼,也沒有心情細想,金聖圭擺擺手,癱在椅子上看著還在急救的方向。
  手腕還在疼,南優賢還有那麼大力量,一定沒事的。
  「優賢……」
  嘴唇有點發抖,連他的名字都發不好音,金聖圭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想去南優賢身邊,卻被醫護人員阻止,讓他回去椅子上等。
  他需要我,他那麼用力的抓著我。
  可是金聖圭只能回到椅子上,只能看,看著,看著,金明洙聲音帶著哭腔,又搖搖他:
  「哥,你也別哭,不要哭啊……」
  睜著眼,沒有理金明洙,只覺得臉上濕濕的,看來金明洙說的沒錯,他哭了。
  「都別哭……」金聖圭邊說邊搖搖頭,把腿蜷縮起來,把臉埋到雙膝中間:「誰都…別哭……」
  他聽到張東雨跑出去,李浩沅也追去了。
  「成烈……」
  「聖圭哥,我在。」
  「去看著浩沅跟東雨,不要出事了。」
  「好。」
  於是金聖圭又聽到李成烈也跑出去了。
  等了很久,經紀人把金明洙跟李成鐘先送了回去,金聖圭搖頭,堅決表示要留下,看著南優賢脫離險境,被送到病房,金聖圭搬了張椅子坐在床邊,握住南優賢這時候顯得無力的手。
  「優賢,怎麼樣……」
  南優賢搖搖頭,唇角勾起的弧度小的無法稱之為笑容,也無法讓他頰邊小小的酒窩顯現。
  「哥,你回去吧。」
  「不,我在這陪你。」
  南優賢臉色很糟,還帶著一些脫落的不乾不淨的彩妝,金聖圭輕輕拍著他,卻被掙脫了緊握的手,南優賢自己拉了被子,裹的只剩頭在外面。
  「哥,回去吧,明天還上舞台。」
  「我不回去。」
  兩人固執的互望,最後南優賢翻了個身,把背影留給金聖圭沒再說話,金聖圭猶豫猶豫著喊了他,沒得到回應,也就不知道該再怎麼開口了,慢吞吞的去衛浴間裡擰來一條毛巾端來一盆水,想給南優賢擦擦臉,再走出來卻發現南優賢已經睡著了。
  金聖圭輕輕的將他扶回正躺的姿勢,發現他的睡相還是那麼緊繃,兩道英氣的眉往中央促攏,顯得那麼僵硬,暖暖的溫毛巾緩緩擦著臉南優賢也沒醒,金聖圭慢慢給他擦掉臉上殘餘的彩妝,卸去了額外的色彩後才發現南優賢臉色蒼白的嚇人。
  「哥……」
  一聲低喃,嚇的金聖圭收了手,再仔細一看,南優賢還沉沉的睡著,只是夢話,金聖圭直到被嚇的加速的心跳平復下來這才伸出手隔著被子輕輕拍他,想給他一點安心感,想告訴南優賢,他還在。
  「哥…不要走……」
  看吧,還是捨不得我走。
  「……我愛你……」
  金聖圭秉住呼吸,緩緩彎下腰,雙唇輕輕碰了下他的。
  沒有人知道,偷偷的吻。
  不會被別人發現,只有他自己知道,偷偷的放縱一下在心底還喜歡著南優賢的心情。
  我也愛你。
  不久前被南優賢緊握過的手腕上紅腫已經消退,只剩下淡淡的紅痕,可是南優賢手臂因用力而浮現筋脈、肌肉鼓起的畫面都還印在金聖圭眼裡腦裡,螁不去。
  趴在南優賢病床邊,聽著他呼吸的聲音,緩緩解開緊繃的神經之後,金聖圭也有點睏了,眨著眨著眼,跟著也睡了,淺淺的呼吸聲交互相容在病房裡,時間安安靜靜的走到後半夜,睡著了的金聖圭沒有發現躺在病床上的南優賢不安穩地翻動起來,鼻翼發出微弱的哼哼聲,直到驚醒過來,一身冷汗。
  摀住胸口喘著氣平復跳動有些劇烈的心跳,南優賢對於突然驚醒這件事還有些驚疑不定,就是突然從熟睡中醒了,沒有做夢也沒有被驚擾,就是那麼突然的醒了。
  藉著窗外的微光南優賢環視病房──還沒有真正做到環視一周,目光就已經被趴睡著的金聖圭給全部吸引了。
  床邊的金聖圭沒有被他吵醒,還是軟軟的睡著,一張白軟的臉蛋壓在同樣白軟的棉被上,像是兩團白麻糬,又軟,又可愛,目光無可遏止的全部膠著在金聖圭臉上,這哥,這哥明明是喜歡他的,卻又拒他千里之外,明明拒絕了,卻又像這樣留下來守著他,讓他回不回,讓他別留固執著不肯走。
  抬手碰觸了下金聖圭綿軟的臉頰,趴睡著的那人像是只小動物似的,跟著蹭了蹭他的手指,薄粉唇微微張開,吹出的熱氣將南優賢的指尖捂熱了,將南優賢的心口也一併捂熱了。
  不管不顧,捧起金聖圭的臉,對尖瘦瓜子臉上皺起的不適視若無睹,數不清第幾次吻上這個幾乎要將他禁錮的人。
  「唔唔──」
  睡得好好突然被襲擊,金聖圭下意識掙扎起來,南優賢只用單手就將人牢牢摟抱在懷中,一手依然眷戀不捨的掐著金聖圭線條俐落的下顎不放,指腹磨蹭著軟嫩的臉頰肉。
  距離壓縮到最近,近在咫尺的眉眼因為缺氧難受皺起的模樣細緻到可以分辨出每一次顫抖,強迫對方張開嘴,竄進他口中,在金聖圭下意識咬緊之前就先用手掐著不讓他閉上。
  那雙細長的小眼睛終於睜開視線,眼神裡帶著迷茫與驚恐,似乎不能理解自己所處的狀況,嚅軟的掙扎只是令南優賢更加不想放開他,捧著金聖圭臉頰的手放緩了力道,只將他禁錮在懷中,不再強迫他張嘴,而金聖圭也一如他所猜測的──每每感覺到金聖圭想咬,卻又在牙關合緊前猶豫著張開,放任他在他口中為所欲為。
  這哥捨不得他,在意他,喜歡他,愛他。
  唇齒相依的水聲啾啾,金聖圭還是反抗著,捨不得咬他,卻捨得捶他,雙手握拳在南優賢肩膀上一下兩下的捶打著,只是就憑金聖圭平常不鍛鍊的嬴弱肌肉要令南優賢吃痛放手幾乎是不可能。
  口腔裡透著害怕而顫抖的舌尖不住後退,南優賢自然是蹭上去緊追不捨,舌與舌在窄小的空間內追逐,口腔不過就這麼點大,任金聖圭再怎麼後縮也躲不過,時不時與南優賢擦過、糾纏,像極了只是欲拒還迎,躲不過、閃不開,連反抗都像是迎合,金聖圭委屈的皺著眉嗚嗚咽咽。
  聽見他委屈的聲音,南優賢心口被摀熱的溫度也持續的熱燙,他想說些什麼卻知道說出口也只是被金聖圭拒絕,他想做些什麼,也知道不管做什麼都動搖不了金聖圭堅毅的心。
  他們太了解彼此,都知道不會放棄,於是變成無話可說。
  委屈的情緒像是會傳染,南優賢捧著金聖圭的臉,指腹在那軟軟的白嫩上大力磨蹭,顧不上或許會把金聖圭細嫩的皮膚擦出紅痕,只覺得現在這麼寶貝的捧在手裡的人其實根本捧不住,與情敵無關的,即使金聖圭喜歡的是他,他依然無法將金聖圭留住。
  好想擁有這個人,想要肆無忌憚的抱著他喊他的名字,但現實上他什麼也做不到,只能憑著V的身分隔離情敵,看上去威風凜凜,其實卻是狼狽的一蹋塗地。
  啾的一聲吸吮聲音在兩人唇間被擠壓著發出,不在預期的曖昧聲響讓金聖圭大力掙扎起來,雙手猛的一推,竟奇蹟般的推開了南優賢禁錮著他的手臂,拉出不到十公分的短小距離。
  「優賢你放開──唔唔──」
  不想聽到拒絕,不想讓金聖圭有拒絕的機會,南優賢追上去,雙手一拉將人重新抱回懷裡,鼻尖蹭著鼻尖、不算溫柔的啃咬金聖圭的唇,再度以吻堵住金聖圭即將出口的話。
  他不甘心。
  明明是愛著的卻被推開。
  金聖圭放在他心口上的手,不是擁抱不是相依,依然是不屈不撓的推拒,心裡熱燙燙的溫度往上衝,終於衝破了死守著界線的心防。
  一行清淚滑過蒼白的臉龐,沾濕了近距離緊貼在一起的另一張臉。
  被南優賢突如其來的眼淚嚇住,金聖圭推拒的動作小了,被南優賢抱進懷裡的力道禁錮的更穩,仰著頭只能被動的被吻。
  或許是感覺到金聖圭的抗拒少了,也或許是南優賢累了,緊抱的力量不再那麼壓迫,而是像懷抱著易碎珍品般柔柔的捧著,緊貼的距離讓他們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在綿長的像是永不結束的長吻中兩人紊亂的呼吸慢慢趨於一致,就像是病房中只有一個呼吸一般和諧。
  其中夾雜著南優賢的抽泣,他不說話,也不解釋,他沒有話說,也沒有能解釋的,他唯一有的只有現在能抱住的金聖圭,他甚至知道他不可能繼續抱下去,隨時,甚至可能是下一秒,金聖圭都有可能會毫不留情的推開他,斬斷他們之間可能發展起來的一切。
  閉上眼睛,連金聖圭的眼睛也不想看,他不想看到裡面可能會有的冷漠冷靜與冷淡,他只想好好感受金聖圭的溫度,連現在能持續多久也不想知道,只想把握能夠相擁的這一瞬間。
  抵在心口上的手終於有了動作,漂亮的指尖帶著猶豫開始移動,南優賢沒有睜眼,一手依然攬著金聖圭的腰,另一手只憑感覺就將金聖圭的手一把抓住,緊緊握在手心,一動不動。
  只要金聖圭不動,就可以延長這個相擁,一秒也好。
  輕咬著嫩唇的小犬齒終於放過那似乎已經有些浮腫的美好唇瓣,稍稍張大些,將金聖圭有點發抖的唇含進嘴裡,舌尖愛憐的舔過被自己咬出來的些微浮腫,小心翼翼的動作像是在贖罪,也像是在渴求,但卻無法不傳遞出他心中的絕望。
  他知道,金聖圭也知道,他們之間只要金聖圭不回頭,就沒有可能。
  小小的哽咽抽泣逐漸放大成無法遏止的大哭,偏偏南優賢又不願意中斷這個吻,抽抽噎噎的吸著氣,一口一口,就像喘不過氣來一樣,剛剛同調了的呼吸被打亂節奏,淚水一滴一滴宛若小雨般打在金聖圭臉上,不管不顧的將他整張臉也染的濕潤。
  就是南優賢再怎麼不願意放開,再怎麼想要貼近金聖圭,生理缺氧的需求還是讓他下意識的放開磨蹭著的雙唇,張口吸氣,也終於讓金聖圭找到機會說話。
  「不要哭了,優賢,不要哭了……」金聖圭的聲音裡也夾著一點哽咽,看著南優賢這麼哭,他怎麼會猜不到這樣哭泣的原因,不是受傷,不是生病,不是在舞台上倒下的自責,只因為他。
  南優賢搖頭,又搖頭,雙手重新捧起金聖圭的臉,指腹貼著軟軟的頰肉不住摩擦。
  「優賢……」金聖圭猶豫著,也撫上南優賢的臉,即使淚水打濕他白嫩的指尖也能夠感受到那壓抑著哭聲卻還是無法遏止落淚的心情。
  「為什麼……」金聖圭還是忍不住問出口,為什麼對他如此執著,壓不住情緒的感染,偷偷的咬著唇,忍住淚水滑下時不由自主的抽氣聲,千萬個慶幸南優賢是閉著眼,才沒有發現他丟臉的也跟著哭。
  不要哭了,不要再哭了,優賢。
  南優賢捧著他臉頰的手輕顫,湊上來又是輕輕的吻,一個兩個三個,連續的啄吻落在臉上、唇上、鼻上,像是要永無止盡的吻下去。
  好久,才聽到南優賢啞著嗓子回答:
  「因為我們相愛。」
  因為我們相愛,因為我們相愛。除了這一句,再也說不出別的了。
  因為相愛,所以應該要在一起,所以不應該彼此錯過,沒有其他理由,只因為我們相愛。
  金聖圭憋不住了,原本,先動心的就是他,先被扯開心事的也是他,硬生生拒絕對方的還是他。
  雙手一展,撲抱住南優賢,跟著不管不顧的大哭起來,他喜歡他,就像南優賢說的,只是他們相愛。
  「哥、聖圭哥──」南優賢慌了手腳,手忙腳亂的抱住突如其來大哭的金聖圭,將人抱在懷裡,小力的給他拍著背,金聖圭將臉埋在他頸窩,看不見表情,卻能聽見他放肆的哭聲、能感覺到肩膀被人哭濕了一塊。
  南優賢微微的顫抖著,還是說了出來:
  「哥,我們在一起吧……拜託,求你了……」
  金聖圭趴在他肩膀上不管不顧的哭,雙手繞過身軀,抓住南優賢背後的衣服在手裡揪成一團。
  兩個人都哭得一蹋糊塗,但南優賢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金聖圭輕輕的點了頭。
  「哥……!」不可置信,將人從懷裡捧起來,一雙細細狐狸眼已然哭得通紅,搭上被吻腫的唇,看上去就是一附被人蹂躪過的樣子,八字眉委屈的皺著也打消不了南優賢想再吻他一次的念頭。
  被南優賢拖上床,近乎霸道的緊擁在懷中,在彷彿沒有結束的長吻中被繃緊了一天神經的疲勞綁架、陷入昏睡,這時候他們還不知道事情已經鬧開,只是隔著一個夢境,彼此相擁。




第一部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