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694644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54--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54--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七個人打打鬧鬧嘻嘻哈哈的再次練到半夜,南優賢說著讓大家都先洗都先睡他最後收拾的貼心話,關了燈之後偷偷摸摸的在浴室吃藥,但他並不知道搶了第一個順序洗澡也是第一個躺下的金聖圭並沒有睡,而是透過他沒有關上的浴室門縫隙,將一切看在眼裡。
  金聖圭不吭不聲的回到床上,等到南優賢洗好躺下、等到幾個孩子都發出均勻的呼聲才用著手機的微光爬起來翻看南優賢的包。
  白色的藥袋上沒有病名,只寫著藥劑的名稱跟作用,止吐、止瀉、中和胃酸……回想南優賢這兩天故意錯開時間吃飯的舉動,金聖圭輕易推測出他是消化系統的毛病又復發了。
  又沒吃好也沒睡好,還特別早起給所有人弄早餐。
  金聖圭嘆了口氣。
  南優賢其實隱瞞的很好,如果不是他即使在這個尷尬的情況中也還是忍不住一直看他根本就不會發現,其他幾個孩子就是,一點也沒發現南優賢看似紅潤的臉色只是因為運動而發熱、看似自己吃了很多卻其實手指尖在微微發抖……
  金聖圭小心翼翼將藥袋放回南優賢的包裡,裝做什麼也沒有的躺回床上。
  既然南優賢不想拖累其他人,也還知道要去看醫生,那他也只能相信南優賢真的能照顧好自己。
  更何況他現在又能用什麼立場去關心他。
  是他自己將南優賢推開、拒絕南優賢的靠近,也該控制自己不要再靠過去。
  金聖圭這個晚上睡的並不好,總是睡睡醒醒,尤其聽著上舖南優賢翻來覆去的聲音,更是放不下心,天邊才剛有一點點亮光的時候,上舖的人輕手輕腳爬下來離開房間。
  金聖圭覺得自己真是夠了。
  偷偷跟著爬起來,趴在地上、躲在門邊看南優賢一邊準備他們的早餐,一邊只吃了一點麥片、配著溫水吃藥,沒有料到有個叫李成烈的冒失鬼從溫暖被窩裡爬起來要上洗手間,從背後被人狠狠的踢了一下屁股。
  「哇!」這是被踢的直接往前趴到地上進入南優賢視線的金聖圭。
  「啊!」這是踢到金聖圭之後跌了四仰八叉跟地板親密接觸的李成烈。
  「嚇!」這是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失手摔了杯子的南優賢。
  「哥!你為什麼趴在這!」李成烈委屈的大叫,一邊手腳並用的鑽進浴室去解放。
  金聖圭丟臉的從地上爬起來,對上南優賢的目光,縮著腦袋,一句不發的躲回房間──他看到了,南優賢匆匆忙忙將藥袋藏進口袋不想被他們發現。
  他知道南優賢也知道他看到了。
  早餐桌上李成烈興奮的追問金聖圭之所以趴地板的理由,金聖圭一言不發嘴巴緊的比不張的蚌殼還緊,最後還是金明洙拉了拉李成烈的袖子才讓他安靜下來。
  南優賢的視線在金聖圭身上打量,金聖圭眼裡的關心他不是沒有看到,金聖圭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失落他也不是沒有感覺,但金聖圭只是默默的低下頭,於是他也只是一言不發的轉過身去收拾鍋碗瓢盆,逃避著一切能逃避的,慢吞吞走在最後面一起去練習室。
  今天他依然用邊煮邊吃飽的理由來不吃早餐,但其實他只喝了小半碗麥片,肚子餓的荒卻也一個勁的反胃,腸胃炎中最好的做法其實就是別再折騰胃,可是為了練習量他不得不每天都強迫自己即使會吐也得吃一點,連續幾天接近絕食,其實他快撐不下去了,為了跟上其他六人的舞蹈進度,自己都感覺到手腳偶爾不由自主的顫抖。
  隨著Before the dawn的音樂來到高潮,七人背對背圍成一圈,往下雙手趴地,模仿蠍子尾刺那樣的抬起一腿,接著是該使勁站起的拍子,忍住胃部突然湧上的疼痛,南優賢兩手一軟,愣是沒能站起來反而往下趴了下去。
  「優賢!」金聖圭最先反應過來,蹲到南優賢身邊,伸手扶他。
  「抱歉,重心沒放對,再來一次。」南優賢笑著眨眨眼,推開金聖圭的手站起來蹦蹦跳跳:「果然是重點舞蹈,真的很難!」
  南優賢站上自己的走位定點,卻發現其他六人沒有跟著動,好奇的回過頭一笑:
  「你們怎麼了?休息嗎?」
  只見五個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辦,金聖圭咬著下唇站起來,走到他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逞強!」金聖圭皺著眉,眉眼裡的情緒南優賢分不出是憤怒多一些還是慌亂多一些:「你只是在拖累我們所有人!」
  「我──」
  「你連你自己臉色發白手腳顫抖都看不到嗎!」
  南優賢看向前面的鏡牆,確實,如金聖圭所說他的臉色糟到不能再糟,一向帶著豐潤水光的唇現在也只有一片慘白,心虛的咬住下唇,撇開眼不說話。
  「練舞到這裡為止。」金聖圭抓著他的手拉到牆邊把他按在長椅上,喊來在外面的經紀人把他送去醫院。
  金聖圭堪比墨汁的黑臉色讓五個弟弟沒一句話的乖乖遵從,自知理虧的南優賢也心虛的低著頭乖乖跟在經紀人後面離開練習室。
  看著南優賢垂頭喪氣的背影,金聖圭再次藉著握拳的動作將指甲刺進掌心,微微的刺痛就好像剛剛打在南優賢臉上的那股力量反彈。
  很痛。
  他知道的,南優賢想要自己承擔起來,不想拖累他們,可是一天比一天蒼白的臉色不是南優賢笑一笑就能帶過,合作舞台的時間一天天在逼近,沒有練不好舞該怎麼辦,只有死都要練起來的這一條路。
  V、H、F的第一個合作舞台,也是第一個海外舞台,無論如何不能毀了。
  金聖圭黑著臉帶頭收拾東西,冷著聲音下令:
  「到錄音室集合,接下來先練歌跟錄音,編舞等優賢復原再開始。」他不知道他現在氣的,是南優賢逞強到這個地步,還是他自己懦弱到不等南優賢撐不下去就不敢以隊長的身分命令他休息。
  看剩下五個孩子乖乖的收拾,金聖圭心裡的負罪感又更重了一點。
  希望南優賢能盡快好起來的原因究竟是舞台很重要,還是自己的私情更多一些,他分辨不出來。
  「走了。」推開練習室的門,金聖圭看著外頭的太陽,卻只能皺起眉,沒有心情欣賞。
 
 
-----
想要實體書的舉手!
順便報上地區 港/台/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