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SJ]藝生賀‧雲間絕景--圭雲/賢藝 激H 純肉

  「哈啊、哈啊啊……嗯哼…嗯……圭賢啊……」
  低沉嗓音最後叫出口的名字讓曹圭賢下腹繃緊,腰往前一頂,將自己推進了那個潮濕溫暖的小穴裡。
  身下的人被壓制著,上身趴在潔白的床單上,下半身卻雙膝大開的跪著,白嫩的臀部因此而高高翹起,讓曹圭賢可以輕鬆掌握著進攻的節奏。
  細緻白嫩的肌膚泛著淺淺的水光,不愛運動不喜陽光連身材都靠節食來控制的身體幾乎沒有多餘的贅肉,背脊因趴跪的姿勢拉出了漂亮的曲線,緊繃的肌肉不止讓他的身影看起來可愛又可憐,一併也同時在絞緊著體內夾帶著高溫入侵的凶器。
  「嗯哈啊啊啊──」被人一口氣直插到底,經過充分放鬆的後穴雖然沒有緊窒到造成撕裂傷,但是一瞬間被填滿、被撐開、被侵犯的感覺,讓金鐘雲沒得選擇的發出了高聲淫叫。
  「啊、啊啊啊……哈啊……」最為擅長的抖音,在這裡得到了最高的發揮,聲音飽滿,轉折處直像要滅頂般的細緻,下一瞬間又再次往高峰攀上,一聲一聲層層疊疊的高音裡充滿著情慾的熱氣。
  「嗯嗯…圭…嗯啊啊……」連身上人的名字都喊不全,金鐘雲小小的雙手幾乎是用盡全身力量般,手背上浮起的筋脈彰顯著力量之大,緊緊抓著白色床單,將那純潔的顏色弄得一團亂。
  曹圭賢一邊持續著猛衝,同時伸出手去,從頸後開始,順著脊椎往下,指尖貼著滲出薄汗的滑嫩肌膚,慢慢的滑動著,僅僅只是指尖的微小接觸也能發現金鐘雲在指尖滑過後腰處時全身都發著顫──不是敏感處,卻因為他的撫觸而成了另一種敏感到發顫的快感。
  這讓曹圭賢總是對挑逗他樂此不疲。
  「哥……真有這麼爽嗎……」刻意壓低了聲音,刻意發出被評為性感的低沉嗓音,在金鐘雲耳邊吹氣。
  緊咬著自己的高溫內壁立刻狠狠的緊縮了起來,讓曹圭賢舒服的發出了混著痛苦與快感的喘息。
  每當害羞或激動,金鐘雲總是會不自覺的收緊,讓在他體內的曹圭賢被強烈到幾乎要失控的快感侵蝕,每每都要緊咬牙關才能忍住那要奔騰而出的快感,不因這種刺激就直接宣洩在金鐘雲體內──爽是很爽,但他還想再更多折磨下金鐘雲,要是洩了,可就享受不到了……
  「哥是妖精啊……」曹圭賢真心的這麼嘆息,在金鐘雲光裸的背上落下一吻。
  「哈啊哈……」被他握著腰,金鐘雲隨著他的衝刺發出意義不明的喘息,一張巴掌大的小臉早就泛上深深的粉紅色,鳳眼裡水光流轉,只差再一步就會淌出,光是要抓住自己的清醒就已經無暇回答曹圭賢的問題。
  覺得被漠視了,曹圭賢一下子從輕柔的吻轉成了發狠般的一咬。
  「呀啊啊──」被迫拉高的嗓音蘊含著沙啞原色,衝突的美感聽在耳裡,只能打從心底讚嘆真是藝術般的嗓音。
  曹圭賢低低的笑著。
  「哥,很舒服吧?這樣咬……」輕輕舔吮自己剛咬出來的咬痕,在光裸的背上印著兩排明顯的深紅色牙印,簡直就像是貼上了,這個人只屬於他曹圭賢,的標籤。
  「…唔…哈啊……」被痛覺咬回了一點理智,金鐘雲潔白的貝齒輕輕咬了咬自己的下唇,連喘幾口才應聲:「痛死了,你這混帳……」同時,清澈的淚水也順著眼角滑了出來,然後被金鐘雲絲毫不留曖昧的抹掉。
  「是嗎?哥的身體可不是這麼說的喔。」曹圭賢往金鐘雲翹高的嫩臀上拍了兩掌,清脆的巴掌聲顯的煽情異常:「是痛還是舒服……」
  還深深侵入在金鐘雲體內的部位隨著話聲快速的抽動起來。
  「我們馬上就知道了。」硬到發漲的炙燙肉刃一點也不憐香不惜玉的往那妖媚的身體裡爆衝。
  「嘎啊啊──哈啊、太──啊啊──」被新一波衝撞的力道逼著又趴了回去,身體緊緊的繃著,下意識仰頭的動作讓脖子那完美的線條盡數展露在曹圭賢眼底。
  那是曹圭賢所認定的、只屬於他的金鐘雲的美麗模樣。
  金鐘雲總是繃緊了全身的力量來承受他的入侵,身後小穴努力吞吐著他衝刺的炙燙部位,粉橘色的入口在這時候總是會泛成絳紅色,彷彿代替有著一大堆堅持的本人在告訴曹圭賢他有多激動,濕潤的體液從前方同樣激動的地方被分泌,然後順著身體的曲線將兩人都弄的黏滑一片、在純白床單上留下氣味過於鮮明的乳白色印子。
  那雙以男人來說過分小巧的雙手狠狠的蹂躪著床單,將整潔的純白擰成一團亂,曹圭賢一點也不懷疑力量在隊上數一數二的那雙小手如果是抓在他身上,留下的抓痕恐怕不是一兩天就能癒合的程度──這是金鐘雲從不說出口、曹圭賢也從不戳破的,金鐘雲的體貼。
  「啊、哈啊、啊……」聲音,令曹圭賢深深著迷的聲音,一點也不曾讓人質疑藝術聲音這個藝名的貼切程度的嗓音、為SuperJunnior獻唱無數好歌的嗓音,這個時候只屬於他曹圭賢,而且,是連壓著他的人的名字都叫不全的,曖昧、激動、只有他能聽見的令人血脈噴張的甜膩呻吟。
  「嗯嗯……」金鐘雲捏緊了眉頭,早就扭著腰配合他衝刺的頻頻顫抖著的身子逐漸陷入迷亂,只順應本能不斷扭動、絞緊著體內入侵的男人,鳳眼張著卻沒有焦距,喘息一聲短過一聲、一聲高過一聲、一聲急過一聲:「圭…賢……啊……」
  曹圭賢很壞。
  他自己都承認他很壞。
  從金鐘雲的種種反應,他知道他深愛的哥哥已經快到頂點了,他抓緊了金鐘雲的腰,狠狠頂到深處,讓金鐘雲發出一個破碎的氣音之後,明明只要再多一點點的刺激就能讓他攀上高潮,曹圭賢卻在這時選擇急速的後撤,完全退出金鐘雲的身體。
  硬繃著的下身染滿兩人濕漉漉的體液,抵在入口處就是不往前,曹圭賢咬牙繃著衝動,接著──空等不到下一輪刺激的金鐘雲全身大幅度的抖著,明明已經被他這樣耍弄過許多次,還是回過頭來,用委屈的眼神看著他。
  那雙鳳眼裡積蓄的淚水早就潰堤,小臉上滿是濕潤水光,誘人的粉色厚唇微張並稍稍噘起,抖著、發出混著哭腔的呻吟:
  「混…帳……」
  曹圭賢只能說,金鐘雲永遠搞不懂這種時候的咒罵,對進攻的一方來說,只是另類的讚美跟誘惑。
  一把將趴跪許久的金鐘雲拉起、讓他跨坐到自己身上,將那粉色的小穴對準還沒完全閉合的入口,稍稍頂入一些,讓後穴只能淺淺含著圓滑的傘狀頂端,金鐘雲被挑逗到極點卻沒能得到發洩的身體本能的就想直接坐下,但卻被曹圭賢抓著腰,卡在原位不讓動彈。
  咒罵不成、自己坐下也被阻擋,金鐘雲氣急敗壞的往曹圭賢肩膀上一搥:
  「你不就是想看我自己動嗎?放開!」諸如想要就自己來、想看哥主動的樣子,這類的話金鐘雲沒少聽,也屢次被曹圭賢得逞,就算再怎麼窘迫害羞,還是會輸給曹圭賢的挑逗而對他的話言聽計從,久而久之,所謂的矜持越來越少。
  體內的慾望叫囂著需要宣洩,反正也不是一次兩次三次在曹圭賢面前主動迎入那巨大的炙燙部位,金鐘雲駝紅著臉就去掰曹圭賢的手。
  「哥,等等啊等等。」曹圭賢很故意,腰往上一頂,沒入約三分之一,頂的金鐘雲一聲哀嚎軟了腿沒了力,又退回到原位只用頂端小力磨蹭:「哥不用自己來,我今天會滿足你……」
  「那還不動。」被折磨到了頂點的金鐘雲盛氣凌人,哭的濕濕潤潤的鳳眼給了他狠狠一瞪──雖然曹圭賢只覺得那是個媚眼。
  曹圭賢往前傾身,咬住眼前在雪白胸膛上艷紅的站立著的乳尖,金鐘雲悶哼一聲,抖著又下意識收縮後穴,但那裡現在卻只有一片空虛,撓癢般的發燙、發熱,身體深處叫囂著渴望。
  曹圭賢滿意的用牙齒蹭著那微硬的肉芽,一邊拉過金鐘雲的手覆上他自己身前滴著乳白色體液的部位:
  「哥,自己先去一次?」大掌包覆著相對小許多的小手,強迫他上下擼動。
  「嗯啊……」先是被突然的刺激引出了一聲低吟,金鐘雲立刻反應過來這就是曹圭賢今天要玩的遊戲──要他自己動手舒服──立刻滿臉通紅、鳳眼圓睜瞪著眼前笑的一臉爽朗的男人:「你、你你你──」
  曹圭賢才不給他在那邊你你你的時間,腰一頂又一退,就讓他哼哼兩聲全身癱軟。
  「哥,你動,我就動喔。」邊說,邊帶著金鐘雲的手撫慰他自己,頂著入口許久的部位,也跟著往內頂入:「哥想要快點的話……動動手我就知道了。」接著很乾脆的放開了箝制著金鐘雲的手,他知道他的哥很聰明,這點提示就足夠他了解了。
  金鐘雲咬牙切齒,但這表情在曹圭賢看來,就只是個傲中帶嬌的媚態而已,除了喜歡還是喜歡,除了心跳加速以外還有被挑逗了的慾望。
  於是按著金鐘雲腰的雙手用力往下一壓,已經經過一輪情事只差沒能宣洩的身體立刻貪婪的將曹圭賢全部吞入。
  「唔嗯──」金鐘雲蹙眉忍耐的表情也是挑戰著曹圭賢的理智線,但是曹圭賢知道還沒有,還沒有,只要再等等,就能看到他的哥,最美的絕景。
  曹圭賢停在金鐘雲體內安分的時間不到三秒便緩緩的抽差起來,緩緩的,非常的緩。
  「嗯、嗯啊啊…哈啊……」被挑逗到頂點的身體極致敏感,曹圭賢每一分移動對金鐘雲來說都是煎熬。
  對情慾食髓知味的身體知道體內那粗大的肉刃能帶給他多高的快感,偏偏曹圭賢又動的夠慢,只給他盈滿的充實感卻不給他急速的滅頂快感。
  「唔……」金鐘雲自己都感覺的到,後穴就像是貪婪的小嘴,不斷一縮一放的吸吮著,由身體深處湧上的渴望讓他貝齒一咬下唇,合著曹圭賢的動作扭動腰臀:「圭賢…哈啊……給哥……」
  他一動,曹圭賢更故意,挺腰往上頂入。
  「嗯哈啊……」一頂,頂出金鐘雲甜膩的呻吟,可是這一頂也偏偏只從敏感處邊緣擦過,勾著金鐘雲的情慾,又不給他滿足,美麗的鳳眼給逼的漾出了水光。
  「哥想要……」曹圭賢將下顎枕上金鐘雲的肩膀,鼻間蹭著金鐘雲緊繃到浮起血管的頸側:「我也想要啊……」將手指曲起,然後一指直接彈在金鐘雲硬挺繃直著的下身頂端。
  「呃啊!」又痛、又爽,將快感給大幅度放大,金鐘雲低聲的痛叫,只換來曹圭賢接著往他脖子上一咬,痛覺彷彿連成一線,熱辣的刺激著還滾燙的身體:「唔嗯…嗯哈……」
  幾乎只有氣音的喘息就在曹圭賢耳邊吹拂,曹圭賢終究是年輕力壯的衝動青年,一把將金鐘雲放倒在床上,整個人佔領他上空,劇烈動作牽動兩人緊緊相連的下身,金鐘雲又是一連好幾聲低喘,手指腳趾都蜷了起來。
  「哥,今天算你贏。」曹圭賢傾身在金鐘雲唇上親了親,被金鐘雲略帶疑惑的魅惑眼神再次勾去心神,接著,兩手按住金鐘雲大腿根部往兩邊一壓,正吞食著他分身的後穴一覽無遺,曹圭賢只覺得自己硬到都有些發痛了:「哥要,就接好。」話落,用與剛剛的緩慢完全無法相比的高速往金鐘雲體內衝刺。
  「呀啊啊啊──」金鐘雲立刻爆出一連串近乎尖叫的高聲呻吟,平時會抓在床單上的小手來不及放下,直接狠狠在曹圭賢肩上留下了幾道滲血的指甲印。
  肩上的一點小痛,曹圭賢並不在意,只是壓住金鐘雲,往那咬著自己不放的小穴裡不斷衝刺。
  「哈啊、啊啊──啊──啊啊──」剛剛為了惡質趣味而稍稍停下的中斷時間並沒有讓金鐘雲熱度減退,反而因為這一段空白時間讓金鐘雲的身體對現在重新開始的快感更加敏感:「圭、賢、啊啊──」
  平時會放下、抓著床單免得傷到曹圭賢的手,現在根本無暇思考到這個問題,被海浪一般一波一波不斷襲上的快感侵蝕,金鐘雲繃住了身體,仰躺的姿勢讓他不自覺的挺起了胸,雪白肌膚上的艷紅小點因滲出的薄汗而閃著水光,小圓肉芽渾圓飽滿的型狀讓曹圭賢不用撫觸也知道絕對是硬挺的發漲,隨著金鐘雲身體被晃動而更顯的顯眼、魅惑,簡直就像在告訴身上的男人他有多激動。
  「啊、哈啊──啊──」被男人一下又一下的衝撞,金鐘雲不斷吐出助長情慾的銷魂呻吟,皮膚泛起淡淡的粉紅色,襯著過分纖細的身上流淌的白稠液體,帶上了情色的味道。
  「哥,你好棒……」曹圭賢也不輕鬆,一手卡著金鐘雲修長的長腿高舉在他肩膀位置好讓後穴呈現一個向上的角度,另一手握上金鐘雲腿間不斷滴著體液將兩人相接的下身弄成濕黏一片的粉色肉柱開始上下套弄。
  「哈、哈啊、圭賢──不要──啊啊、啊──」儘管低沉的嗓音被逼上了高音域,這時候不管他喊什麼,曹圭賢都不會停下來。
  大掌包住因身體晃動而跟著一晃一晃的勃發部位,與體內衝刺同步的高速愛撫,讓金鐘雲的呻吟越來越細:
  「呀、哈啊、哈啊、啊……」被頂的滿臉嫣紅、喘息不斷,金鐘雲按在曹圭賢肩上的手指越來越用力,因爆風減肥而纖細到過分的腰無意識的扭著,也不知道是想要更多還是想要從臨近高潮的熱浪中脫逃。
  「太、哈啊…不……」幽深的鳳眼裡基本已經沒了焦距,金鐘雲的呻吟裡混進了鼻音,可他這要哭不哭的樣子,只是讓曹圭賢更想欺負他而已。
  曹圭賢認準了剛剛故意錯開的敏感處,架著金鐘雲的腰腿,任憑他怎麼扭動,每一下都穩穩的撞在點上,偶爾只是稍稍離開就頂回,偶爾也退到只剩頂端還含在體內,然後再次送上強烈的撞擊。
  慾望中心深埋在金鐘雲潮濕溫熱的後穴,最直接的感受著金鐘雲隨著喘息的夾緊、放鬆、抽搐,來自四面八方的緊密包覆讓曹圭賢硬挺的肉刃上早已爆起明顯的經絡,只憑意志力壓著那簡直像致命毒藥般不斷上湧的強烈快感。
  「哥,別哭啊。」很故意很故意的邊說,邊低頭咬了一口金鐘雲已經憋到通紅的鼻尖,掌握著金鐘雲下身的大手也用上了力道,讓指甲在肉上刮過幾道刺激。
  「呀啊啊──」金鐘雲立刻發出了一聲高昂的淫叫,隨著呼吸,後穴緊緊的收縮了起來。
  眼看緊繃到漲紅的肉柱頂端溢出濃稠白液,曹圭賢知道金鐘雲就要挺到頂點,一點也沒放慢的繼續磨擦套弄手中漲挺的肉柱,另一手則用力捏住金鐘雲白嫩的臀瓣,不讓他有任何扭開的機會,更加快速度的往金鐘雲身體深處頂去。
  「不、不、啊、啊啊──呀──啊──」過高的快感將金鐘雲的理智全給淹沒,終是在曹圭賢的入侵下哭了出來,晶瑩的淚水滑過泛成胭脂般顏色的臉頰,洗出了另一種又曖昧又可憐的美感,下半身幾乎被曹圭賢完全抬起的姿勢讓尖叫著噴出的白液弄髒曹圭賢的手之後滴落到自己身上,沾染了胸前挺立的粉色肉芽,當白液緩緩流過、覆蓋乳尖,就像把純潔的美神給汙染了一樣令人興奮。
  「哥──」曹圭賢低吼一聲,再也不保留什麼,不管金鐘雲是不是哭著、是不是幾乎要受不了的推著他,放開心中的野獸,只往名為金鐘雲的誘惑狠狠撞入。
  「圭、啊、啊、哈啊啊──」高潮還沒結束,體內的衝撞變本加厲,沒有停歇的熱浪讓金鐘雲有了再次勃起的錯覺,後穴柔軟迎入入侵者的同時,隨著每一次撞入都更緊的收縮,就像不讓曹圭賢離開一樣貪婪的吸吮著,直到曹圭賢最後一下、完全用力的頂上體內最敏感的快感地帶,金鐘雲再也壓不住喘息:「啊啊啊──」
  喊出聲音的同時,屬於曹圭賢的熱液也在體內爆發,死死壓著那片敏感帶一點也不移開,快感強烈到讓金鐘雲全身都曲起,再無其他選擇的只能緊緊抱住身上把他弄到死去活來的男人。
  「圭賢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被深愛的男人在體內噴發所帶來的高潮將全身的敏感都放大了無限倍,後穴幾下抽搐、咬緊體內的男人,意識被快感帶遠,陷入昏迷的黑暗中。
 
 
 
예성오빠, 생일 축하합니다!
大雲哥你要相信我是愛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