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69166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58--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58--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金聖圭刻意在宿舍門口等了一會,確定弟弟們沒有人跟下來才慢慢走到附近的小區公園裡,在便利商店買了瓶酒,一口一口慢慢喝。
  看著天上的星星,苦笑。
  這什麼狀況呢?
  李重燁相信他,將孩子們交給他,然後他搞成現在這樣。
  帶領一個隊真的好難。
  坐在給孩子們玩耍的鞦韆上兩腳一蹬一蹬,讓鞦韆小幅度的跟著一晃一晃,金聖圭搖搖頭,吹著夏日有些悶熱的夜風把酒慢慢喝完,看著不遠處大樓上層宿舍的窗戶滅燈,這才踏著緩慢的腳步走回去。
  宿舍裡靜悄悄的,孩子們都睡了,只有玄關留了盞燈,金聖圭看到客廳已經鋪好一床棉被,還留了幾件羽絨外套在一邊,看來是怕他半夜會冷。
  探頭瞄了眼房間,F三人躺地舖、下舖睡著H兩人,不能說完全照他的話做了,但也不能說孩子們沒聽話。
  慢吞吞鑽進孩子們給鋪好的位置,金聖圭又嘆了口氣。
  這個情況,他還能怎麼辦。
  「……聖圭哥。」
  南優賢的聲音伴著沒有刻意輕巧的腳步聲出現在背後,金聖圭身子稍稍往旁邊歪斜靠上牆:
  「還不睡?」
  「哥,不能告訴我嗎?」南優賢在他背後停下、然後金聖圭被他擁進了溫暖的懷抱裡:「社長拜託你的事,東雨哥的事……我也能幫忙啊。」
  「幫忙讓浩沅說我更偏心?」金聖圭自嘲,難得沒有掙扎,乖順的讓南優賢抱著,南優賢橫在他身前的手臂上浮著青筋足以顯現力量之大,卻沒有弄疼他,大部分都是在克制自己,看著南優賢用力過大到微微顫抖的手臂,金聖圭鬼使神差的低下頭輕輕咬了一口。
  初出道時還有著嬰兒肥的臉蛋,現在已經鍛鍊出一身令人羨慕的好身材,肌肉線條不只是擺著好看,硬梆梆的十足男人味。
  「東雨被Anti攻擊一段時間了。」金聖圭壓低了音量,原本社長只是讓他多注意點張東雨的狀態,必要時幫忙攔截,但他的注意力卻全放在南優賢身上,也不能怪知情的李浩沅說他偏心:「公司還在查,東雨他們不想說,就讓我也裝不知道。」
  「……知道了,我也會裝不知道……」
  南優賢討好似的,用鼻尖在他頸側蹭著,小狗般的撒嬌動作成功讓金聖圭整個人放鬆下來,軟軟的攤在他懷裡。
  「還有…社長有意要把三個團合併,以七人組的形式再次出道活動。」李重燁安排了合作舞台,給了新歌,讓他們搬宿舍,沒有一項不是在試水溫,試粉絲的反應、也試試他們七人的配合度。
  「不過大概被我搞砸了吧,應該要維持隊內氣氛的隊長卻成了破壞團結的主因。」金聖圭自嘲的笑笑:「明天我會跟阿爸說的,七人組不行。」
  「好,你說的都好。」南優賢偷偷的、輕輕的,在金聖圭脖子上印下一個吻。
  那厚厚的雙唇在沒有受到阻礙後顯得雀躍,放肆的印下了更多個吻,環著人的雙手也收緊,讓金聖圭的被貼緊了南優賢的胸膛,金聖圭都能從一開始的小心翼翼偷偷摸摸到這放開了手腳的撒嬌裡感覺到南優賢心情的飛越,背後緊貼的胸膛傳來南優賢的心跳正緩緩加速。
  金聖圭將自己沒有掙扎的原因歸咎於吹了半晌夜風、喝了瓶酒,但心底自己知道,他捨不得,他果然還是貪戀著這股溫暖。
  「…好了,去睡吧。」
  「我也睡這。」南優賢說著,掀開被子一起鑽了進來:「我體溫高,給圭哥取暖。」
  「……浩沅會覺得我更偏心。」金聖圭推了兩下推不動他,有些自暴自棄的放棄了:「算了,也不差這一次。」
  有床不睡硬要睡地舖的兩人隔天早晨都有些腰痠背痛,看向睡了一陣子地舖的F三人,不由得都帶上了點敬佩,金聖圭更是堅定了這樣下去不行,要麼分家,要麼買床。
  今天也是特別合作舞台的行程,按照節目組發給的排練預訂表,七人可以過了中餐再到,於是金聖圭連繫了經紀人,讓H兩人早上先去趟醫院,他自己則是跑一趟公司向李重燁匯報,F三人以及落單的南優賢則得到了短暫的空閒時間,好寶寶F三人自覺跑練習室練習,南優賢牌黏皮糖黏上金聖圭就拔不掉了。
  金聖圭向李重燁匯報時南優賢都很乖的站在一旁只是聽,沒有插嘴,李重燁聽完只是點點頭,沒有對七人組這個計畫的存亡表示定論,反而交給他們一台小型的隨身攝影機,讓他們拍個幾分鐘合作舞台的花絮。
  受到前一天晚上的爭吵影響,待機室裡壓抑的像是空氣都要結冰,平常鬧騰的七人沒一個燥動,安靜的彩排完安靜的等正式錄影等直播,一個個拿著手機安靜的滑。
  南優賢看著手邊那台一手就能端好的隨身攝影機,估摸著大概要等上台前才有機會拍了,時間慢慢流著接近正式預錄,由粉絲自行組織的食物應援晚餐也送進待機室,幾人端起晚餐正要吃,經紀人就來通知他們補點妝然後先去預錄採訪跟正式舞台。
  南優賢抓著這個大家都在走動看起來挺熱鬧的機會一把拿起小攝影機對準自己。
  「喔喔──大家好我是V的南優賢,現在是特別舞台的待機室喔,非常感謝大家給我們送來好吃的食物,雖然馬上要去預錄了要回來才有時間吃,我就替我們成員們大家都先吃一口。」
  說著,筷子往每一道菜都夾了一口送進嘴裡,一邊吃一邊咂吧嘴一邊評價著好吃好吃,最後一筷子是往標明給張東雨的特別便當裡伸去夾了個小章魚出來。
  「唉一估,東雨哥還有小章魚可以吃,好久沒吃真的好想念他們家小章魚的味道啊。」一大口將整隻小章魚送進嘴裡,南優賢笑著對攝影機揮揮手:「謝謝你們的食物,我們等一下會全部好好吃掉的!謝謝!愛你們!」
  簡短的幾分鐘算是交代了花絮,南優賢切掉畫面將攝影機交給經紀人,跟上其他幾人補妝的腳步,然後魚貫朝採訪區走去。
  七人站成前後三排,南優賢站在金聖圭正背後,看著他捧著麥克風跟主持人對話,內容都是套好了的,李重燁早上都跟金聖圭交代過要怎麼回答。
  「歡迎!由三個男團、七個不同魅力的男人組成的特別舞台!」
  V、H、F分別打了招呼後,活力滿滿的主持人接連拋出問題,金聖圭也按照對好的套路答,南優賢聽的心不在焉,只覺得這陣子稍微安定了些的腸胃似乎又有要造反的趨勢。
  「最近給我們展現了充滿無限魅力的特別舞台,如果要給你們的組合取一個名字的話?」
  這個是李重燁重點提醒了金聖圭務必要乖乖回答的問題之一,計畫著的七人組的名字很有可能在這個時候就定型並在粉絲們的腦海裡打下第一印象,雖然金聖圭不認為這個七人組的活動有實現的可能,還是乖乖的照李重燁給取好的名字回答了。
  「七人的話……感覺所有事都能做到了呢,力氣一下子就湧上來了,所以……無限?Infinite?英文是不是比較帥氣?」
  「就是說呢,像這樣帥氣的合作舞台不是什麼時後都能看見的,作為特別舞台登場不參與排行榜真是太可惜了。」
  金聖圭呵呵兩聲,笑的人畜無害:
  「組成七人組似乎真的挺不錯呢,這樣就不會再跟成員搶一位了,你說是不是?優賢?」
  南優賢跟著乾笑兩聲,他覺得他的胃火辣辣的在燒。
  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採訪結束,接著就輪到他們的正式預錄,南優賢覺得很不妙,真的很不妙,胃裡像是塞滿了石頭,又鼓又漲又痛。
  透過鏡子看了看自己的臉,除了蒼白點以外看起來都還好,找上化妝師給自己補了點腮紅,南優賢掐了下大腿肉,硬提起精神跟著走上舞台,順利的話可以一次過,不順利的話大不了也就是幾次而已,撐過去就行。
  刀群舞,在這個名號的背後是練習過無數次直到閉著眼睛也能跳完全曲,直到與另六人氣息融為一體,不需要看也知道其他人的一舉一動,各自站在自己的走位上,誰都沒有落下一拍,直到激烈的群舞在李成烈的失誤下喊停重來,幾個人看了看眼神,似乎都有點知道,目光紛紛在南優賢身上走了一圈。
  俊俏的臉龐掛著汗水,明明七人都是一樣的舞,就只有他像是剛從水池裡打撈上來似的。
  金聖圭皺了皺眉,揮揮手讓孩子們就位,從頭再來,讓李成烈專心別再亂看別人,沒有人再把注意力放在南優賢身上,幾個人的動作都是十足到位,連一個角度的誤差都沒有,所有人心中務求的是一次過。
  曲子流洩著經過了一次副歌、二次副歌,七人踩著節拍背對背圍成一圈、順著李浩沅的說唱往下趴下,最高難度的重點舞蹈讓七人的心都提的高了,他們聽的倒、感覺得到,七人圍成的圈當中,有一人的呼吸早就亂了。
  心中默數著拍子,抬腿、踢擊,七個呼吸順利的拉高、站起,靜靜的站立著那不到一秒的喘息時間,沒有人失誤。
  曲子的最後由金聖圭重複唱著合音,曲子的最後一個音符也完成,聽到場邊傳來的Cut指示為止,他們之中傳出一聲身體撞擊舞台的悶響,台下的粉絲已經先爆出了驚慌失措的尖叫。
  粉絲們尖叫的原因六人心裡有數。
  「優賢!」金聖圭最先衝上,摻起倒地不起的南優賢蜷縮在舞台上的身體:「胃痛嗎?腸胃炎又變嚴重了嗎?」
  剛剛經過熱舞的身體一點也不暖,頻頻發抖,額上蹭蹭冒著冷汗,一列白齒狠狠咬著下唇硬生生咬退了除了妝容之外的所有血色,南優賢雙手抱著胃,一句話也說不出。
  金聖圭配著的耳戴式麥克風還沒有關,他的聲音一出,台下又是一片騷動,南優賢腸胃炎的消息原本封鎖的很好,忽然得知這個事實粉絲們無法冷靜的又哭又叫。
  「聖…圭哥……我……」南優賢咬著牙才擠出的聲音也透過耳麥傳了出來,節目組趕緊切了收音但已經有些亡羊補牢的味道了。
  「不要說話!不要說話!」
  金聖圭想將他抱起來,卻發現自己的力量根本辦不到,只能半拉半就的讓他倚靠在自己身上慢慢拖著走,南優賢額上涔涔冷汗不住往下滴落,兩眼有些對不準焦距,才走了幾步就虛軟的跌下去,雙手胡亂揮舞中緊緊抓住了金聖圭的手腕。
  「聖圭哥,我來。」李成烈竄上一步,有些吃力的將南優賢抱起,想扯開南優賢的手卻只是搓紅了金聖圭的手腕也沒成功掰開哪怕一只手指。
  「沒關係,就這樣走。」不顧手腕傳來的痛,金聖圭知道南優賢用這樣的力量在宣洩疼痛。
  李成烈邁開長腿,金聖圭一路小跑跟著上了保母車,經紀人開車直奔醫院急診室,看著南優賢被抬上病床、推進急診間,金聖圭跟著跑進,直到醫護人員拉開南優賢的手,金聖圭這才摀著被捏到發紅的地方,慢慢靠在牆邊滑坐在地板上,看著醫護人員急救的動作覺得似乎在另一個世界一樣遠。
 
--------
對不起我懶癌發作(躺平在地上)
實體書預購已經結束了
感謝各位
 
其中 藍藍 missingu_0717@yaho.com.tw 你的mail錯誤無法通知你
盡快來信告知正確的mail喔
謝謝!!!
 
於是......我繼續懶懶的躺回床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