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霜院*

關於部落格
風華霜院實體書完整庫存清單請看網誌置頂文
  • 69166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55--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實體書開放訂購!台灣區請點↓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hExKtFFbQ3qwsOb3X0jmcyeoX3en9QghS3Tpzo_XsDQ/viewform
 
大陸香港區請上淘寶店 艾子不是矮子
目前尚未上架,一周內上架
 
慶祝實體書開放預購,今天更新加量啦~~
 
[infinite]指尖上的心跳55--南圭(副烈洙/亞東)偽現實
  一團七個人一起強制休息了兩天倒是讓他們把龍俊亨的那首新曲「漂亮的你」提前錄完,被金聖圭打了個巴掌的事,南優賢當天回到宿舍就先低頭道歉,桃花眼裡漾著水水的光,低頭保證會盡快康復的樣子讓金聖圭只能嘆氣。
  額外的兩天休息時間讓南優賢的身體算是稍微好了些,但一當回歸舞蹈練習,沒完全好的腸胃毛病又再次復發,一會兒好一會兒壞,等著他們的海外舞台迫在眉梢,即使知道這是仗著年輕在消耗身體的本錢他們也只能咬著牙繼續。
  舞蹈實力高出一截的李浩沅與張東雨兩人總在老師離開後擔任起督導的位置,一個一個、一遍一遍盯著所有人的舞蹈直到沒有一絲誤差,直到預定出國的前一天都在練習。
  看著鏡子裡,南優賢那不正常的出汗量與過分蒼白的臉色,金聖圭只能強迫自己挪開視線,沒有心軟也沒有休息,一旦放鬆,等著取代他們的人多的是,演藝圈就是這麼殘酷。
  由於隔天還得上飛機,這天他們並沒有像前些日子偶爾練到凌晨才回宿舍,指針剛過十一點就被經紀人送回宿舍,耳提面命讓他們好好休息,金聖圭搶著最前頭洗了澡,窩在床上放鬆全身上下痠痛的肌肉,腸胃炎還沒好的南優賢留在廚房弄著什麼他也不想知道,F三人一起在浴室裡洗了很久他也沒去留意,當金明洙被李成鐘推進房間的時候金聖圭其實都已經快睡著了。
  「明洙哥,坐下來吧,我給你擦。」
  「嗯……」
  兩人在地鋪那半邊窸窸窣窣,金聖圭張開一只眼,模模糊糊的看到李成鐘正給金明洙的膝蓋上藥。
  他們好不容易練起來的蠍子舞,被李浩沅、張東雨兩人近乎斯巴達式的訓練每天趴地彈起好不容易才學會的蠍子舞,為了練這個,幾個人的膝蓋上都是不同程度的擦傷,他自己也是紅腫一片都破了皮,洗澡時碰到熱水特別疼。
  金明洙縮著腦袋喊疼,李成鐘漂亮的長指抹著藥膏輕輕塗在傷口上。
  金聖圭動了動,覺得膝蓋也疼了起來,上舖靜悄悄的沒有人,浴室那還有水聲繼續傳出來,當李成烈也推門進來,金聖圭翻身起來向李成鐘伸出手:
  「藥膏給我,我也擦一點。」
  將藥膏攢在手心裡,金聖圭慢吞吞的走到廚房,看著那一包南優賢最近賴以維生的麥片,伸手掏了幾片嚼。
  乾的,一點點天然麥香的甜味,軟軟的。
  手指上沾了一點麥粉,金聖圭也沒想到洗掉,背靠著流理台慢慢滑坐到地上。
  就是在這個位置,就是這個姿勢這個高度,身體還記得被南優賢擁抱的記憶。
  金聖圭低笑一聲,轉開藥膏藥想給自己擦藥。
  白嫩的指尖沾上微黃的藥膏與剛剛偷吃了一點麥片而殘留的麥粉混在一起,金聖圭看著指尖,慢慢的想著是否該洗掉重來。
  「……哥,我幫你吧。」
  一隻手伸到自己眼前,南優賢的手只有手掌特別白,粉絲們的照片裡經常能看到,彷彿他天生帶了一雙白手套一樣,順著骨節明顯、充滿男子氣概的手往上看,是髮梢還在滴著水的南優賢。
  南優賢的臉色因為水氣蒸暈而有著紅潤,但他削瘦的臉龐卻說明了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有多差。
  金聖圭看著,看著,伸出手,把手上那其實不能用的藥膏給抹到南優賢沒有受傷的臉上,就像生日時被抹奶油一樣滑稽。
  南優賢沒有躲也沒有擦,只是慢慢的眨著他那雙水水的桃花眼,拉下金聖圭的手握在手心裡,另一手從金聖圭手裡還開著蓋口的藥膏條上沾了點藥。
  他矮下身、蹲下、最終雙膝跪在金聖圭面前,安靜的近乎虔誠的,為金聖圭紅腫的膝蓋上藥。
  「……痛!」
  金聖圭痛的縮瑟著。
  南優賢給他的傷口呼了口氣。
  「痛痛飛走了。」
  很幼稚,金聖圭卻笑不出來。
  南優賢彎下腰,在他膝蓋傷口旁邊輕輕親了一下,很輕,很快,嘴唇的柔軟與溫度卻那麼鮮明。
  金聖圭伸手輕輕推了一下南優賢的肩膀將他推開,閃躲著視線鑽回房裡。
 
   §§§
 
  第一次以藝人的身分來到機場,音樂特輯節目邀請的藝人幾乎一半以上都是同時段的飛機,機場裡滿坑滿谷的年輕女孩,舉著被戲稱為大砲的長距離鏡頭單眼,瞄準每一輛經過的車。
  他們還沒有見識過這麼大的場面,保母車靠近暫停區的時候,南優賢聽到金明洙低聲問金聖圭,猜猜有多少是來看他們的,金聖圭張望了下外頭,笑著打趣回應,只要不是Anti來就行,聽到這話坐在他隔壁的張東雨不明顯的打了個冷顫,再隔一個坐位的李浩沅立刻拍了拍張東雨的肩膀。
  南優賢一邊忍著胃部傳上的絞痛,一邊把這奇怪的互動看在眼裡。
  七人下車,與金明洙猜測的相去不遠,看清他們樣貌後放下大砲的不在少數,但還是讓南優賢心情很好,對著還舉著的相機頻頻拋愛心,覺得只是看到粉絲身體就好了一半。
  「哥!我們也是有粉絲的!」開心的從後面趴到金聖圭肩膀上,比著一個V字牌,突如其來的身體接觸讓金聖圭整個身體都僵了,南優賢也感覺到了這份僵硬,歡快的語氣一下子停頓,沉默籠罩了七個人。
  「……放開。」
  南優賢訕訕的收回手。
  金聖圭抬頭,朝那個粉絲笑著揮了揮手,然後頭也不回的跟著經紀人往前走。
  「你跟聖圭哥怎麼了?」沒有眼見力的李成烈用他優越的大長腿追上南優賢,勾肩搭背:「吵架了?晚上要不要換房間?」
  晚上的房間分配是猜拳定的,李成烈跟金聖圭,南優賢跟張東雨,金明洙跟李浩沅,而老么李成鐘很好運的搶到了單人房。
  南優賢苦笑著搖搖頭,慶幸自己現在戴著墨鏡。
  「不用了,哥應該不想看到我。」
  還在腸胃炎中的南優賢自然是沒能享受飛機餐,餓著肚子飛到陌生的國度,一下機就搭上電視台安排的箱型車趕到公演場,他們這種半紅不紫隨時可能被淘汰的小團只能搶著大熱一線藝人來之前趕緊先彩排、彩排後乖乖到後面的待機室等後開場,待機室裡等著他們的是一整桌香噴噴的粉絲食物應援,一看到吃的F三人歡脫的好像一瞬間活了過來。
  張東雨也在第一時間跑到桌邊,抄起一個飯盒仔細看著上面的應援貼紙。
  「男神…L……」念出上面的站名後,張東雨哈哈哈的笑開:「是L的粉絲呢!我們都沾光啦!」
  將貼著自己名字的飯盒拿起來,放到一邊,張東雨又拿起南優賢的飯盒:
  「優賢啊,你能吃嗎?」
  南優賢壓著肚子搖搖頭:
  「吃不了了,你吃吧,我喝點東西就好。」
  「耶!你的看起來特別好吃!那我就不客氣啦。」
  七個人的晚餐粉絲們硬是準備了十幾人份,最後剩下貼著張東雨名字的飯盒跟一些伴菜經紀人幫忙收了,讓他們動動身子不要吃太撐跳不了舞了。
  吃飽喝足的別上麥克風、動動手腳,南優賢捧著溫水吃藥後七人一起來到舞台邊,第一個上場的是剛出道的H,然後是F然後是V跟金聖圭Solo,最後當金聖圭獨自一人留在舞台上時,其他六人再跑上台,帶來兩隻合作舞台。
  武林幫他們準備的很豐富但節目卻無法撥給他們這麼長的時間,於是H跟F的舞台、V跟金聖圭Solo的舞台分別做了混音,將這兩段表演壓縮在五分鐘內,才爭取到完整後面的兩首歌的空間。
  金聖圭將六個孩子召集到身邊,拍拍他們的肩膀:
  「我們要好好做,這是第一次的海外舞台,也是第一次的合作舞台,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看著孩子們乖乖點頭,金聖圭也點點頭。
  「好,記得,身體火熱、頭腦冷靜,加油!」
  「加油!」
  H率先在工作人員指示下登上舞台,金聖圭強迫自己將視線集中在舞台上,才能遺忘南優賢的存在,但是南優賢似乎像是不讓他遺忘似的,就是湊過來站到他身邊。
  「哥,東雨哥怪怪的。」
  小聲的耳語差點要被音樂掩蓋,金聖圭詫異的回頭看了眼南優賢,又看了眼台上勁歌熱舞的H。
  「哪裡?」
  「全部。」南優賢想了想,又補充:「他有點緊繃。」
  金聖圭細細看著笑得很開心、全心全意享受舞台的張東雨,皺起眉:
  「知道了,我會多注意一點。」
  不到五分鐘的四組舞台很快過去,金聖圭一身黑色勁裝站在舞台正中,唱出六十秒的最後一句歌詞,餘音繞樑,燈光轉暗,六個孩子趕緊上台站成一線,當龍俊亨作曲的漂亮的你前奏響起,燈光也再次打亮,觀眾這才看出來他們七人穿的是完整的一系列舞台服,黑色的微龐克風,貼身包裹著七具年輕的身軀,透出一點頹廢一點性感與完全的誘惑。
  漂亮的你這首歌他們選擇了較為靜態的表演形式,站在原地自由的舞動身軀,僅在歌曲高潮時展現出彷彿複製貼上的完美群舞,舞步簡單卻給人強烈的深刻印象,重節拍的最後一個音收尾後,響起的是Before the dawn的前奏。
  與漂亮的你這首新歌不同,Before the dawn是V不久前才活動過並且得到一個一位的曲子,前奏剛出,觀眾的尖叫便透過耳機傳進他們耳裡,明明是語言不通的海外國家,卻能看到用韓文拼寫著名字的應援版。
  七人版本的Before the dawn,不需要伴舞群也能填滿舞台,白色的直燈光閃爍著配合快節奏的拍子落在他們身上,七人在舞台中央散開站位,心跳都是加速的,緊張著。
  七人同時開口唱出第一段主旋律,舞曲從整齊劃一的像刀一樣整齊的群舞開始,曲子的原唱者V兩人定位為合作舞台的主唱,一個溫醇一個清澈的不同嗓音或帶領或鋪墊的與另外五人配合。
  快節拍卻有節制的編舞裡加上了許多看似緩慢實際上像行雲流水般流暢的動作,曲子中間重新編曲加入Rap,由Hip-pop拿手的H張東雨將之完美消化,搭配走位複雜的舞蹈動作又強烈又深刻。
  F的主唱金明洙擔上第二段歌詞的開頭,單薄又微帶磁性的特殊音色辨識度極高,帥的人神共憤的臉龐在刻意繃緊的表情中被大螢幕一滴不漏的轉播,這是在主打青春洋溢熱情的F的活動中所看不到的L的新的面貌。
  老么李成鐘溫軟輕柔的唱著歌詞「Why」營造出帶著一點點幽怨一點點怨懟的氣氛,七人雙手向兩側攤開彷彿就像在詢問為什麼,合唱著在結束之前必定將愛人帶回身邊的希冀,中間參雜著李浩沅的強烈Rap。
  隨著曲子即將來到高潮,七人踏著拍子,背對背站成了圓。
  苦練又苦練,練到膝蓋擦破了皮,忍著連走路都會刺痛的傷口繼續練舞,就是為了舞台上的這一瞬間。
  背對著背讓他們看不到彼此,可是配合過幾百幾千次的練習,就算閉上眼睛只聽呼吸聲也知道,其他六人就在自己身後。
  聽著李浩沅的Rap,七人同時蹲下、側身、揮手、趴下。
  抬腿,踢。
  膝蓋傳上的刺痛七人都一樣,繃緊了表情,嚴肅而凝重的,彷彿七人一體般,雙手撫撐著地板彈起,展現出凌厲的七隻蠍子。
 
-------
 
實體書已開放預購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實體書開放訂購!台灣區請點↓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hExKtFFbQ3qwsOb3X0jmcyeoX3en9QghS3Tpzo_XsDQ/viewform
 
大陸香港區請上淘寶店 艾子不是矮子
目前尚未上架,一周內上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